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要闻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学在西电】介四相声社:希望大家今后每天的快乐都比今晚收获的多得多
时间:2024-05-22 10:27:25来源:新闻中心点击:

记者 郭楠楠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这段耳熟能详的贯口《报菜名》,是介四相声社每位同学需要学习掌握的基本功之一。作为民间传统曲艺,相声以说、学、逗、唱四门基本功课为特点,分为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等表演形式。相声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这门跨越千年的传统艺术流传至今,有一群青年,正在用他们的方式让它在西电校园的土壤中生根发芽……

与“介四”命中注定的缘分

“我来就是奔着介四相声社来的!”物理学院研究生于天玮说道。作为一名天津人,或许是骨子里流淌着天生的相声血脉,于天玮从八岁就跟随姥姥姥爷在收音机收听天津相声广播,反反复复,上大学前他就可以仅凭记忆表演一段单口相声。“相声艺术对我的熏陶来源于马三立、侯宝林等老艺术家。”在考上西电后,于天玮通过学校B站社团的直播了解到介四相声社,没有一丝犹豫地加入了相声社的群聊,从此他与“介四”开始了七年之久的缘分。

成杰是电子工程学院一名即将毕业的研究生,谈到加入相声社的初衷,成杰开玩笑道:“我二爷拿片叶子就能吹响,我觉得是家族遗传。”就这样,在初高中时期有过几次京剧表演经验的成杰,在相声社的舞台上又发掘出自己无限的潜力。

图片 4.png

于天玮和成杰搭档表演相声

与他们二人一样,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本科生李宸章与“介四”的缘分也是妙不可言。当时,学校去到李宸章的高中宣讲,他了解到学校有一个相声社团。入学第一天,本无心寻找社团的李宸章恰巧碰到了相声社的学长在做活动,机缘巧合之下,他加入并且还成为介四相声社21级的负责人。无心插柳柳成荫,介四相声社仿佛冥冥之中让这群热爱相声艺术的青年汇聚起来,在相声的舞台发挥他们的光亮。

李宸章表演相声

只要传达快乐,就足够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要想包袱抖得精妙,观众笑得痛快,每次表演的背后都是介四相声社成员们对剧本无数次的打磨、对台词逐字逐句的推敲和排练室里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大保镖》是成杰最为满意的一个剧本,这个剧本的诞生来自他才思泉涌的一个夜晚,讲述的是两个卖奶茶的人自称是武术家,假装保镖的故事。“那天晚上我一口气写了九千字。”成杰把自己一气呵成的剧本发给搭档于天玮看,两人将剧本细节进行修改打磨后,带着这个作品走上了介四相声社癸卯年封箱专场的舞台。“那次的表演出乎意料地成功!”二人回忆道。台下笑声一片,每一个包袱都响了。于天玮想起那个晚上,依旧很兴奋。“那天晚上12点回到宿舍,我在床上躺到5点,一直兴奋得睡不着。演员群里发出我们的表演录像,我躺在床上反复观看。半夜突然还会给成杰发一句,我认为这个动作当时应该这么做,我们俩又进行了整晚的复盘。”后来,《大保镖》的表演视频被B站Up主温大愚转发,获得近6万的播放量。

成杰认为,“剧本的创作一方面取决于灵感,另一方面要关注观众的需求。”校园社团主要服务于学生群体,因此介四相声社的成员在编写剧本时会把西电校园元素融入剧本中。李宸章在写作剧本《文章会》时,传统剧本里原本讲了一个摊煎饼的人自称是书法家的故事,他将内容修改为主角在西电的煎饼店工作,学的是书法专业。相声《大保镖》诸如此类的改编也有很多,他们将剧目中出现的地点名称由“京西北玄平坡下坎的虎岭”改为“陕西省西安市兴隆街道266号,夏之恋的右边……”,如此修改,观众听到与校园生活息息相关的元素,会立即给出反应,从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这样的改编是成功的。“希望大家今后每天收获的快乐都比今天晚上收获的快乐要多得多!”这是介四相声社的口号,也是介四相声社一直在做的事情。

“介四”十周年,有再见也有再见

2024年初,介四相声社的B站官方账号收到了一条私信,一条来自清华大学曲艺队的邀请。“寒假期间,清华大学曲艺队计划来西安寒假实践,邀请我们和西安交通大学曲艺社一起座谈交流。”李宸章说,“我当时以为那是个假号!”虽然是具有戏剧性的开头,但这场线下见面会真的实现了。大家与清华的同学们一起坐在网安大楼的会议室里,聊了社团的基本情况和理念,也讨论了训练方法和培养体系。“那次座谈收获颇丰,我成功添加了十几位清华同学的微信!”李宸章笑着说。“当时我们还设想未来能够与清华曲艺队的同学们合作举办一场演出。这个愿望在介四相声社10周年的专场演出上就要实现了!”

从2014年建社到今年,于天玮和成杰作为介四相声社的“黄金一代”,一路见证了相声社的成长。刚进社团时,相声艺术在校园中的受众并不多,随着“德云女孩”涌入大众视野,介四相声社的成员数量逐渐增多,他们也在摸索中不断地更新介四相声社的社团培养模式。于天玮介绍道,“我们会设置周活、团课,还会开设一些解放天性的课程,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在快乐的过程中学会表演。即使最终有人会因为一些原因无法上台,但是只要能在介四‘玩儿’得开心,那也算是一种收获。”

即将研究生毕业的成杰,到了快要和介四相声社说“再见”的时候。回想起刚上大一时社团老师说过的话,成杰记忆犹新。“大学,第一是交朋友,第二是培养你在同一时间段处理不同事务的能力。多年之后,你也许会忘记课堂上学习的内容,但朋友仍然会联系,这种能力也会伴随你一生。”最近,成杰面对研三毕业答辩、找工作、相声社演出等各种事情同时涌来,但对他来说处理这些已经得心应手。

今年是介四相声社建社10周年,专场演出选定在了5月25日。当邀请最初创建社团的负责人学姐观看演出时,他们得知那一天也刚好是学姐的生日。在北京工作的学姐许诺,一定会赴约。再见见这群学弟,再见见自己的青春,也与介四相声社再见。

如果那天,你刚好有时间,欢迎你走进南校区大学生活动中心小剧场,去了解这群可爱的同学,与介四一起收获快乐。

上一条:【幸福西电】西电获“2021—2023年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先进单位”称号
下一条:【陕西日报】赓续红色基因 培育时代新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学在西电】介四相声社:希望大家今后每天的快乐都比今晚收获的多得多
发布时间:2024-05-22 10:27:25来源:新闻中心点击:我要评论: 0

记者 郭楠楠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这段耳熟能详的贯口《报菜名》,是介四相声社每位同学需要学习掌握的基本功之一。作为民间传统曲艺,相声以说、学、逗、唱四门基本功课为特点,分为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等表演形式。相声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这门跨越千年的传统艺术流传至今,有一群青年,正在用他们的方式让它在西电校园的土壤中生根发芽……

与“介四”命中注定的缘分

“我来就是奔着介四相声社来的!”物理学院研究生于天玮说道。作为一名天津人,或许是骨子里流淌着天生的相声血脉,于天玮从八岁就跟随姥姥姥爷在收音机收听天津相声广播,反反复复,上大学前他就可以仅凭记忆表演一段单口相声。“相声艺术对我的熏陶来源于马三立、侯宝林等老艺术家。”在考上西电后,于天玮通过学校B站社团的直播了解到介四相声社,没有一丝犹豫地加入了相声社的群聊,从此他与“介四”开始了七年之久的缘分。

成杰是电子工程学院一名即将毕业的研究生,谈到加入相声社的初衷,成杰开玩笑道:“我二爷拿片叶子就能吹响,我觉得是家族遗传。”就这样,在初高中时期有过几次京剧表演经验的成杰,在相声社的舞台上又发掘出自己无限的潜力。

图片 4.png

于天玮和成杰搭档表演相声

与他们二人一样,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本科生李宸章与“介四”的缘分也是妙不可言。当时,学校去到李宸章的高中宣讲,他了解到学校有一个相声社团。入学第一天,本无心寻找社团的李宸章恰巧碰到了相声社的学长在做活动,机缘巧合之下,他加入并且还成为介四相声社21级的负责人。无心插柳柳成荫,介四相声社仿佛冥冥之中让这群热爱相声艺术的青年汇聚起来,在相声的舞台发挥他们的光亮。

李宸章表演相声

只要传达快乐,就足够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要想包袱抖得精妙,观众笑得痛快,每次表演的背后都是介四相声社成员们对剧本无数次的打磨、对台词逐字逐句的推敲和排练室里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大保镖》是成杰最为满意的一个剧本,这个剧本的诞生来自他才思泉涌的一个夜晚,讲述的是两个卖奶茶的人自称是武术家,假装保镖的故事。“那天晚上我一口气写了九千字。”成杰把自己一气呵成的剧本发给搭档于天玮看,两人将剧本细节进行修改打磨后,带着这个作品走上了介四相声社癸卯年封箱专场的舞台。“那次的表演出乎意料地成功!”二人回忆道。台下笑声一片,每一个包袱都响了。于天玮想起那个晚上,依旧很兴奋。“那天晚上12点回到宿舍,我在床上躺到5点,一直兴奋得睡不着。演员群里发出我们的表演录像,我躺在床上反复观看。半夜突然还会给成杰发一句,我认为这个动作当时应该这么做,我们俩又进行了整晚的复盘。”后来,《大保镖》的表演视频被B站Up主温大愚转发,获得近6万的播放量。

成杰认为,“剧本的创作一方面取决于灵感,另一方面要关注观众的需求。”校园社团主要服务于学生群体,因此介四相声社的成员在编写剧本时会把西电校园元素融入剧本中。李宸章在写作剧本《文章会》时,传统剧本里原本讲了一个摊煎饼的人自称是书法家的故事,他将内容修改为主角在西电的煎饼店工作,学的是书法专业。相声《大保镖》诸如此类的改编也有很多,他们将剧目中出现的地点名称由“京西北玄平坡下坎的虎岭”改为“陕西省西安市兴隆街道266号,夏之恋的右边……”,如此修改,观众听到与校园生活息息相关的元素,会立即给出反应,从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这样的改编是成功的。“希望大家今后每天收获的快乐都比今天晚上收获的快乐要多得多!”这是介四相声社的口号,也是介四相声社一直在做的事情。

“介四”十周年,有再见也有再见

2024年初,介四相声社的B站官方账号收到了一条私信,一条来自清华大学曲艺队的邀请。“寒假期间,清华大学曲艺队计划来西安寒假实践,邀请我们和西安交通大学曲艺社一起座谈交流。”李宸章说,“我当时以为那是个假号!”虽然是具有戏剧性的开头,但这场线下见面会真的实现了。大家与清华的同学们一起坐在网安大楼的会议室里,聊了社团的基本情况和理念,也讨论了训练方法和培养体系。“那次座谈收获颇丰,我成功添加了十几位清华同学的微信!”李宸章笑着说。“当时我们还设想未来能够与清华曲艺队的同学们合作举办一场演出。这个愿望在介四相声社10周年的专场演出上就要实现了!”

从2014年建社到今年,于天玮和成杰作为介四相声社的“黄金一代”,一路见证了相声社的成长。刚进社团时,相声艺术在校园中的受众并不多,随着“德云女孩”涌入大众视野,介四相声社的成员数量逐渐增多,他们也在摸索中不断地更新介四相声社的社团培养模式。于天玮介绍道,“我们会设置周活、团课,还会开设一些解放天性的课程,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在快乐的过程中学会表演。即使最终有人会因为一些原因无法上台,但是只要能在介四‘玩儿’得开心,那也算是一种收获。”

即将研究生毕业的成杰,到了快要和介四相声社说“再见”的时候。回想起刚上大一时社团老师说过的话,成杰记忆犹新。“大学,第一是交朋友,第二是培养你在同一时间段处理不同事务的能力。多年之后,你也许会忘记课堂上学习的内容,但朋友仍然会联系,这种能力也会伴随你一生。”最近,成杰面对研三毕业答辩、找工作、相声社演出等各种事情同时涌来,但对他来说处理这些已经得心应手。

今年是介四相声社建社10周年,专场演出选定在了5月25日。当邀请最初创建社团的负责人学姐观看演出时,他们得知那一天也刚好是学姐的生日。在北京工作的学姐许诺,一定会赴约。再见见这群学弟,再见见自己的青春,也与介四相声社再见。

如果那天,你刚好有时间,欢迎你走进南校区大学生活动中心小剧场,去了解这群可爱的同学,与介四一起收获快乐。

责任编辑:冯毓璇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