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校友故事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金乾生:从大学教授到航空管理专家
时间:2010-04-10 10:20:35来源:西安晚报点击:

  核心提示

  2009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让很多外国人知道了位于西安的航空城——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5年来,航空产业在阎良快速发展,很多阎良人对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金乾生充满敬佩和感激之情。作为中国首个国家级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的掌舵人,金乾生对民用航空产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理性、前瞻、睿智、独特的思考和理解,一直鼓舞、支撑着金乾生的航空产业振兴之梦……



  嘉宾简介

  金乾生,男,汉族,大学文化程度,教授。宝鸡岐山人。现任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客座教授。1958年1月出生,1980年1月入党。1981年1月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并留校任教,曾任校长办公室副主任,并到深圳大学挂职锻炼一年。历任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管委会主任助理,西安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2005年11月起任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

  嘉宾语录

  ▲我国的航空之路,要发展还得靠自主创新,离开这个没有别的出路

  ▲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成为知名品牌和世界认可的“西安航展”

  ▲也许正是因为当初我对专业的外行,才有了后来用产业化集群的眼光操控航空产业发展的行为

  ▲我是典型的“宁让累死牛也不能打住车”的一种人

  ▲家人和亲戚都不能从事和我有关联的工作,谁也不要打我的主意

  ▲母亲原来常说的两句话是我一生的座右铭:吃亏是福,吃苦是乐

  金乾生曾是大学教授,是大家眼中不折不扣的学者、文化人。他的工作日程安排得太紧,4月2日下午,记者将他“堵”在了大雁塔北广场附近一家古色古香的宾馆内。这位曾经满脑子装着高教事业的中年男士,用睿智、风趣、幽默的言语,“轻描淡写”地叙述着几十年的人生感悟,以及他拓疆蓝天的梦想、思考和行动。

  整个下午,窗外的天空碧蓝如洗。

  为民用航空产业“修建跑道,插上翅膀” 

  记者:很多国际知名航空企业都在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设立了分支机构,有些还与基地联手共同培养配套生产商,您怎么认识这个问题?

  金乾生:我国每年采购的大型客机都在200架以上,这种需求提供了发展的商机。在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过程中,陕西的航空力量大概占全国的1/4强,从整机制造到大部件、零件配套都非常齐全;从研发到设计,从生产制造到试飞鉴定,整个体系齐全。陕西原有的航空工业基础是一项极大的优势。我们的基本理念,就是结合市场和政府的力量,结合国家和地方的力量,为民用航空产业“修建跑道、插上翅膀”。

  我们要做的是一个整体的高技术产业基地,在航空高科技上要有突破、创新,实现产业的链条衔接,实现产业链上的合理分工。我想,这就是吸引外资的优势吧。

  其实,外资企业很多是相通的,外部的经济情况和格局变了,外商总要找到最适合的投资地方,别的国家不适合就要搬到中国,我们基地的环境优化和服务程度得到了大家认可。5年来,我们的建设工作已初见成效,目前已经有200多家企业在基地内注册,有一定比例的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其中多数是新创立的企业。这充分说明,我们的思路和做法是正确的。

  记者:您曾说过,目前我国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机构将运输业和制造业、服务业协调到一起,形成一个拳头、打一张牌。面对这样的现状,航空事业怎样才能取得更大发展?

  金乾生:我们目前在世界航空制造领域还没有很强的发言权,所以中国的航空之路还很漫长和艰难,要发展还得靠自主创新,离开这个没有别的出路。

  在航空基地建设和发展的这几年,我们深刻体会到中国航空产业的发展是不能被阻挡的。最艰难的在于,我们从体制上还不能更好地适应发展的需要。以前的航空业主要以军用为主,所以,在体制上我们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机构,把运输业、制造业、服务业协调到一起,形成一个拳头,打一张牌。如今,飞行的需求在不断增长,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的客流量已经超过1000万人次,机场越来越像火车站。这说明从公务到私人,对于航空的市场需求都在与日俱增。因此,我们根据产业发展规律和发展需求,在航空发展上打造“一基地四园区”的空间发展格局。只有形成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互动的良性循环,才能打造出国际上独一无二的航空产业集群,才能在这个领域中取得巨大发展。  

  要让普通游客能从空中俯瞰壶口瀑布

  记者:2009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是想让更多人来关注中国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关注并推介航空基地,是否达到了预期效果?

  金乾生:通过去年举办的通用航空大会,我们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去年西洽会时,我们谈定的项目是12个,总投资20多亿。通用航空大会举办后,要求在我们基地发展的项目源源不断,今年西洽会我们已经有19个项目将要落户基地,总投资接近50个亿,投资额比去年翻了一番还多。这都要归功于我们成功举办了2009通用航空大会。其实,早在大会准备阶段时,我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全力以赴地做筹备工作。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为航空基地在世界范围内做一次优秀的营销,并告诉全世界,我们西安具备这样的能力和实力。事实证明,我们成功了,我们不仅把通用航空大会做成了航空基地的品牌,也做成了“西安航展”的品牌,并且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记者:您希望通过利用通用航空把陕西的航空旅游做起来,这个想法的初衷是什么?

  金乾生:这个想法的灵感来源于我在美国的一次考察。我在美国大峡谷发现,那里有一个游玩项目是乘坐直升机横穿大峡谷,看着就觉得新颖、刺激,试过之后才真正体验到了大峡谷的磅礴气势,让人感慨不已。那会儿我就想,西安有这么丰富的旅游资源,为什么我们没有想到开发这样的航空旅游项目呢。

  现在,我们正在打造一个航空旅游项目。第一步是在阎良航空科技馆,游客可以首先从参观中了解航空知识,第二步就是飞行体验,游客花两三百元进行一次飞行体验,体验过程中有专业教练驾驶,有兴趣的话游客还可以在起飞后亲自体验驾驶。两三百元的价格,只是很多旅游景点的一张门票钱,但在我们这里就能体验一把飞行的乐趣,我们就是要做让老百姓消费得起的航空旅游。当然,这些只是个开头,最终的目的是把飞行旅游的优势和地面旅游资源结合起来,希望在陕西开辟一种新的旅游方式,这就是我们航空旅游的第三步。我们计划在今年内将这个项目开展起来,飞行路线初定为蒲城-韩城-壶口-蒲城,从空中以别样的视角俯瞰景点,俯瞰西安、渭南、延安等地的山山水水。到时候,在西安体验过航空旅游的游客,一定会对这个有着上千年文明历史的古城,多一份全新的、别样的认知和感受。

  当年的航空外行以产业链的眼光规划基地发展  

  记者:5年前,您刚到航空基地时,陕西航空产业的未来对您而言或许还只是一张蓝图,当蓝图逐渐变为现实,您有怎样的感触?

  金乾生:5年前,我从高新区来到航空基地,带领一群年轻人从零开始。这一路走来,航空基地不仅拓展了发展空间,而且形成了崭新的发展模式。阎良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变成名副其实的航空城,参与基地建设的所有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回首这5年,我也曾有过迷茫和不知所措的时候。来航空基地前,我和航空的关系最多就是出差坐飞机,可以说当年来航空基地时,我绝对是这个领域的外行。在高新区12年的工作经历给了我无限的自信,可真正接触到这个领域后,我才发现真的太难了,和我以前做的工作完全不同。

  我在这里也是边学习边成长的,刚来时我最怕的事是和航空领域的专业人士开会,因为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为了能尽快投入工作,我多听、多记、多思考,不断请教和学习。现在看来,其实当初的“无知”也并非坏事,古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许,正是因为当初我对专业的外行,才有了后来我用产业化发展的眼光来审视航空领域的行为,并最终改变了整个业态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令人欣喜的结果。

  记者:如果再给您一次选择的机会,您还会来航空基地吗?

  金乾生:当初来基地的时候我就觉得风险很大。航空是个非常特殊的行业,能否干出成绩的几率各占50%。来航空基地后,的确感到这里的工作不好干,很多次,我差不多产生了想放弃的念头,但我属于典型的“宁让累死牛也不能打住车”的那种人。对于正在发展中的航空基地,无论是从个人感情还是工作的责任感上,我都放不下,所以,就一直坚持到现在。今天,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依然会坚持最初的选择,因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

  获得荣誉是为了更好地营销和推介航空基地  

  记者:2007年,您曾被评为陕西省首届“十大杰出品牌人物”,2008年航空基地又荣获“全国十大最具投资价值开发区”的美誉,这些荣誉给您带来了什么?

  金乾生:其实我并不认为这是荣誉,有的荣誉我甚至至今也说不清全称,但是我非常乐意接受这些荣誉,因为每一次荣誉背后,都是对我们航空基地最好的营销和肯定。

  从2005年离开高新区来航空基地报到时起,我就把自己和基地牢牢拴在一起了,我的成功就是基地的成功,我的荣誉也是基地给予的。我还有个任务就是在各种场合努力推销航空基地,让大家知道在西安的阎良有一个国家级的航空产业基地,这个基地很适合发展航空产业。

  记者:您是从高校出来的学者型领导干部,曾多年在高新区负责产业发展和战略研究工作,有人说在开发区运营管理、产业发展研究和实践领域,您是名副其实的专家,对此您怎么认识?

  金乾生:曾在高校工作的经历是我这一辈子都脱不掉的印记。航空基地是一个特殊的开发区,要把这里的工作做好,要求我既要懂航空更要懂经济和管理。可我是学计算机出身的,这显然不符合要求。好在我的性格是迷上什么就不得了的那种,只要我想学,什么困难都难不倒我。

  有人说我是开发区运营和管理方面的专家,也许与我在高新区十几年的工作经历分不开。我35岁离开学校去高新区工作,十几年来,我是看着高新区一天天变化发展的,尤其是当年高新区进行二次创业的时候,大范围进行调研和规划,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些知识和经验一直影响我到现在。正是有了前面的积累和储备,在航空基地发展的问题上,我一直给脑子里面灌一些商业的思维,更多地思考如何使我们拥有的技术和人才变成一种资源,通过商业和市场的方式发挥出来。

  我觉得正是因为知识有限,所以才要拼命学习;正是因为不想落后,所以才对新事物有了高度的敏感;正是因为想在这个领域成就一番事业,所以才会不断努力。

  工作压力大时通过书法或唱歌调整状态 

  记者:听说您的书法很不错,也擅长古体诗的写作,这些是您的爱好吗?

  金乾生:嗯,都是我的爱好。书法不敢说好,因为西安的书法家实在太多了。我学书法很晚,是在高校当了老师后才开始练习的,那时学校有书法兴趣小组,经常组织笔会,培养了一些兴趣和爱好。后来到开发区工作,因为工作太忙,很长时间就不再练习书法。2005年我到航空基地后,在工作压力很大、面临困难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又捡了起来,也是一种个人的放松和调整吧。

  对古诗的爱好由来已久,但上学时家里人不支持我学文科,所以一直挺遗憾的。对文学的爱好一直没有丢下,有时兴致来了就写写诗。

  其实,我还有个爱好是唱歌,电视剧《三国演义》的主题曲是我的拿手曲目。在学校工作时,唱歌比赛多次拿过奖,美声、民族、通俗都行。后来从选手当成了评委,大家不让我参赛了。平时工作压力大时,我会练练书法唱唱歌,我在基地的办公室里就练过字,工作遇到困难时总得找个方法排解一下。每年春节前,我也会写春联送给同事们,礼轻情意重嘛。

  妻子是和睦家庭里的“纪委书记”

  记者:家人支持您的工作吗?您的孩子对航空事业感兴趣吗?能否简单谈一谈你的家庭情况。

  金乾生:家人对我的工作是很支持的,我给家人和亲戚说,都不要从事和我有关的工作,谁也不要打我的主意。我家是个很民主的家庭,儿子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民营企业,现在从事工业产品的创意设计。儿子和我关系特别好,他上初中时就开始以“老金”称呼我,上大学后还时常和我以“哥们儿”相称。他尊重我的工作,我也尊重他的人生选择,80后的年轻人,总是到社会上摔打摔打才能成才的。

  我爱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而且对我要求特别严格(笑),她是我家的“纪委书记”,亲戚朋友如果有和我工作相关的事情想找帮忙,首先过不了她这一关。我有时会心地笑,在单位有同事和纪委的监督,在家有儿子和“家庭纪委书记”的监督,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幸福,乐此不疲地享受这两种监督。(金乾生脸上的笑容告诉记者,他在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有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

  吃亏是福,吃苦是乐 母亲的话是一生的座右铭 

  记者:从您的简历中能看出,从大学教授到今天的航空管理专家,经历了人生几次重要的身份变换,有没有哪件事情让您至今难以忘记?

  金乾生:最难忘的,是我从学校去高新区工作。那是一次非常艰难的抉择。以前,我在学校大都从事理论研究,到开发区变成了真刀实枪地干,那次选择是足以影响我一生的变化。如果没有当初的大胆抉择,也许不会有今天的我。

  记者:在您的成长和工作中,受谁的影响最大?

  金乾生:应该是我已故的母亲吧。我母亲是一个字都不认识的农村妇女,但是她常说的两句话却是影响我一生的座右铭。她生前经常告诉我说:“吃亏是福,吃苦是乐。”小时候,我很难理解这两句话,后来长大后才发现,这是典型的辩证法思想。如果没有小时候在农村受的那些苦——为了生计,我学过木工、裁缝、油漆工……也许我就不会那么迫切地想上大学,想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如今再回首看那些吃苦受难的日子,我觉得那是我人生中一笔最宝贵的财富。正是那时的经历,历练出了我性格上的韧劲,我感恩生活给我的所有馈赠。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采访过程中,记者深深感受到,这位出身贫苦农家,但却自强不息、勤于学习、勇于钻研的航空基地负责人,之所以能在5年内率领一帮同事,迅速将航空基地建设成“产业链完善、集群效应凸显”的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与其善于总结、大胆尝试、高瞻远瞩、科学决策的战略性思维方式和思辨逻辑密切相关,更与其善于管理、开拓进取的优秀团队息息相关。我们祝愿睿智、饱学、风雅而不乏幽默的金乾生,能带领航空基地这支“潜力股”队伍,为西安、陕西乃至我国航空事业的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

  新闻链接

  一基地四园区:“一基地”即国家航空产业基地。“四园区”分别指阎良航空制造园,重点发展整机制造、大部件制造、关键技术研发和零部件加工;蒲城通用航空产业园,重点发展通用飞机的整机制造、零部件加工、飞行员培训、航空俱乐部、航空旅游博览等通用航空产业项目;咸阳空港产业园,重点发展民用飞机维修、定检、大修、客改货、公务机托管、零部件支援、航空物流等项目;宝鸡凤翔飞行培训产业园,主要从事飞行员训练及航空相关的业务培训活动。

  来源: 西安晚报   2010-04-08

上一条:Teleopti叶城:优质服务引领呼叫中心排班软件发展
下一条:86级颜建:20年东化 20年服务——专访东化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颜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金乾生:从大学教授到航空管理专家
发布时间:2010-04-10 10:20:35来源:西安晚报点击:我要评论: 0

  核心提示

  2009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让很多外国人知道了位于西安的航空城——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5年来,航空产业在阎良快速发展,很多阎良人对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金乾生充满敬佩和感激之情。作为中国首个国家级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的掌舵人,金乾生对民用航空产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理性、前瞻、睿智、独特的思考和理解,一直鼓舞、支撑着金乾生的航空产业振兴之梦……



  嘉宾简介

  金乾生,男,汉族,大学文化程度,教授。宝鸡岐山人。现任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客座教授。1958年1月出生,1980年1月入党。1981年1月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并留校任教,曾任校长办公室副主任,并到深圳大学挂职锻炼一年。历任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管委会主任助理,西安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2005年11月起任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管委会主任。

  嘉宾语录

  ▲我国的航空之路,要发展还得靠自主创新,离开这个没有别的出路

  ▲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成为知名品牌和世界认可的“西安航展”

  ▲也许正是因为当初我对专业的外行,才有了后来用产业化集群的眼光操控航空产业发展的行为

  ▲我是典型的“宁让累死牛也不能打住车”的一种人

  ▲家人和亲戚都不能从事和我有关联的工作,谁也不要打我的主意

  ▲母亲原来常说的两句话是我一生的座右铭:吃亏是福,吃苦是乐

  金乾生曾是大学教授,是大家眼中不折不扣的学者、文化人。他的工作日程安排得太紧,4月2日下午,记者将他“堵”在了大雁塔北广场附近一家古色古香的宾馆内。这位曾经满脑子装着高教事业的中年男士,用睿智、风趣、幽默的言语,“轻描淡写”地叙述着几十年的人生感悟,以及他拓疆蓝天的梦想、思考和行动。

  整个下午,窗外的天空碧蓝如洗。

  为民用航空产业“修建跑道,插上翅膀” 

  记者:很多国际知名航空企业都在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设立了分支机构,有些还与基地联手共同培养配套生产商,您怎么认识这个问题?

  金乾生:我国每年采购的大型客机都在200架以上,这种需求提供了发展的商机。在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过程中,陕西的航空力量大概占全国的1/4强,从整机制造到大部件、零件配套都非常齐全;从研发到设计,从生产制造到试飞鉴定,整个体系齐全。陕西原有的航空工业基础是一项极大的优势。我们的基本理念,就是结合市场和政府的力量,结合国家和地方的力量,为民用航空产业“修建跑道、插上翅膀”。

  我们要做的是一个整体的高技术产业基地,在航空高科技上要有突破、创新,实现产业的链条衔接,实现产业链上的合理分工。我想,这就是吸引外资的优势吧。

  其实,外资企业很多是相通的,外部的经济情况和格局变了,外商总要找到最适合的投资地方,别的国家不适合就要搬到中国,我们基地的环境优化和服务程度得到了大家认可。5年来,我们的建设工作已初见成效,目前已经有200多家企业在基地内注册,有一定比例的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其中多数是新创立的企业。这充分说明,我们的思路和做法是正确的。

  记者:您曾说过,目前我国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机构将运输业和制造业、服务业协调到一起,形成一个拳头、打一张牌。面对这样的现状,航空事业怎样才能取得更大发展?

  金乾生:我们目前在世界航空制造领域还没有很强的发言权,所以中国的航空之路还很漫长和艰难,要发展还得靠自主创新,离开这个没有别的出路。

  在航空基地建设和发展的这几年,我们深刻体会到中国航空产业的发展是不能被阻挡的。最艰难的在于,我们从体制上还不能更好地适应发展的需要。以前的航空业主要以军用为主,所以,在体制上我们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机构,把运输业、制造业、服务业协调到一起,形成一个拳头,打一张牌。如今,飞行的需求在不断增长,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的客流量已经超过1000万人次,机场越来越像火车站。这说明从公务到私人,对于航空的市场需求都在与日俱增。因此,我们根据产业发展规律和发展需求,在航空发展上打造“一基地四园区”的空间发展格局。只有形成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互动的良性循环,才能打造出国际上独一无二的航空产业集群,才能在这个领域中取得巨大发展。  

  要让普通游客能从空中俯瞰壶口瀑布

  记者:2009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是想让更多人来关注中国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关注并推介航空基地,是否达到了预期效果?

  金乾生:通过去年举办的通用航空大会,我们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去年西洽会时,我们谈定的项目是12个,总投资20多亿。通用航空大会举办后,要求在我们基地发展的项目源源不断,今年西洽会我们已经有19个项目将要落户基地,总投资接近50个亿,投资额比去年翻了一番还多。这都要归功于我们成功举办了2009通用航空大会。其实,早在大会准备阶段时,我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全力以赴地做筹备工作。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为航空基地在世界范围内做一次优秀的营销,并告诉全世界,我们西安具备这样的能力和实力。事实证明,我们成功了,我们不仅把通用航空大会做成了航空基地的品牌,也做成了“西安航展”的品牌,并且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记者:您希望通过利用通用航空把陕西的航空旅游做起来,这个想法的初衷是什么?

  金乾生:这个想法的灵感来源于我在美国的一次考察。我在美国大峡谷发现,那里有一个游玩项目是乘坐直升机横穿大峡谷,看着就觉得新颖、刺激,试过之后才真正体验到了大峡谷的磅礴气势,让人感慨不已。那会儿我就想,西安有这么丰富的旅游资源,为什么我们没有想到开发这样的航空旅游项目呢。

  现在,我们正在打造一个航空旅游项目。第一步是在阎良航空科技馆,游客可以首先从参观中了解航空知识,第二步就是飞行体验,游客花两三百元进行一次飞行体验,体验过程中有专业教练驾驶,有兴趣的话游客还可以在起飞后亲自体验驾驶。两三百元的价格,只是很多旅游景点的一张门票钱,但在我们这里就能体验一把飞行的乐趣,我们就是要做让老百姓消费得起的航空旅游。当然,这些只是个开头,最终的目的是把飞行旅游的优势和地面旅游资源结合起来,希望在陕西开辟一种新的旅游方式,这就是我们航空旅游的第三步。我们计划在今年内将这个项目开展起来,飞行路线初定为蒲城-韩城-壶口-蒲城,从空中以别样的视角俯瞰景点,俯瞰西安、渭南、延安等地的山山水水。到时候,在西安体验过航空旅游的游客,一定会对这个有着上千年文明历史的古城,多一份全新的、别样的认知和感受。

  当年的航空外行以产业链的眼光规划基地发展  

  记者:5年前,您刚到航空基地时,陕西航空产业的未来对您而言或许还只是一张蓝图,当蓝图逐渐变为现实,您有怎样的感触?

  金乾生:5年前,我从高新区来到航空基地,带领一群年轻人从零开始。这一路走来,航空基地不仅拓展了发展空间,而且形成了崭新的发展模式。阎良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变成名副其实的航空城,参与基地建设的所有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回首这5年,我也曾有过迷茫和不知所措的时候。来航空基地前,我和航空的关系最多就是出差坐飞机,可以说当年来航空基地时,我绝对是这个领域的外行。在高新区12年的工作经历给了我无限的自信,可真正接触到这个领域后,我才发现真的太难了,和我以前做的工作完全不同。

  我在这里也是边学习边成长的,刚来时我最怕的事是和航空领域的专业人士开会,因为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为了能尽快投入工作,我多听、多记、多思考,不断请教和学习。现在看来,其实当初的“无知”也并非坏事,古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许,正是因为当初我对专业的外行,才有了后来我用产业化发展的眼光来审视航空领域的行为,并最终改变了整个业态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令人欣喜的结果。

  记者:如果再给您一次选择的机会,您还会来航空基地吗?

  金乾生:当初来基地的时候我就觉得风险很大。航空是个非常特殊的行业,能否干出成绩的几率各占50%。来航空基地后,的确感到这里的工作不好干,很多次,我差不多产生了想放弃的念头,但我属于典型的“宁让累死牛也不能打住车”的那种人。对于正在发展中的航空基地,无论是从个人感情还是工作的责任感上,我都放不下,所以,就一直坚持到现在。今天,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依然会坚持最初的选择,因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

  获得荣誉是为了更好地营销和推介航空基地  

  记者:2007年,您曾被评为陕西省首届“十大杰出品牌人物”,2008年航空基地又荣获“全国十大最具投资价值开发区”的美誉,这些荣誉给您带来了什么?

  金乾生:其实我并不认为这是荣誉,有的荣誉我甚至至今也说不清全称,但是我非常乐意接受这些荣誉,因为每一次荣誉背后,都是对我们航空基地最好的营销和肯定。

  从2005年离开高新区来航空基地报到时起,我就把自己和基地牢牢拴在一起了,我的成功就是基地的成功,我的荣誉也是基地给予的。我还有个任务就是在各种场合努力推销航空基地,让大家知道在西安的阎良有一个国家级的航空产业基地,这个基地很适合发展航空产业。

  记者:您是从高校出来的学者型领导干部,曾多年在高新区负责产业发展和战略研究工作,有人说在开发区运营管理、产业发展研究和实践领域,您是名副其实的专家,对此您怎么认识?

  金乾生:曾在高校工作的经历是我这一辈子都脱不掉的印记。航空基地是一个特殊的开发区,要把这里的工作做好,要求我既要懂航空更要懂经济和管理。可我是学计算机出身的,这显然不符合要求。好在我的性格是迷上什么就不得了的那种,只要我想学,什么困难都难不倒我。

  有人说我是开发区运营和管理方面的专家,也许与我在高新区十几年的工作经历分不开。我35岁离开学校去高新区工作,十几年来,我是看着高新区一天天变化发展的,尤其是当年高新区进行二次创业的时候,大范围进行调研和规划,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些知识和经验一直影响我到现在。正是有了前面的积累和储备,在航空基地发展的问题上,我一直给脑子里面灌一些商业的思维,更多地思考如何使我们拥有的技术和人才变成一种资源,通过商业和市场的方式发挥出来。

  我觉得正是因为知识有限,所以才要拼命学习;正是因为不想落后,所以才对新事物有了高度的敏感;正是因为想在这个领域成就一番事业,所以才会不断努力。

  工作压力大时通过书法或唱歌调整状态 

  记者:听说您的书法很不错,也擅长古体诗的写作,这些是您的爱好吗?

  金乾生:嗯,都是我的爱好。书法不敢说好,因为西安的书法家实在太多了。我学书法很晚,是在高校当了老师后才开始练习的,那时学校有书法兴趣小组,经常组织笔会,培养了一些兴趣和爱好。后来到开发区工作,因为工作太忙,很长时间就不再练习书法。2005年我到航空基地后,在工作压力很大、面临困难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又捡了起来,也是一种个人的放松和调整吧。

  对古诗的爱好由来已久,但上学时家里人不支持我学文科,所以一直挺遗憾的。对文学的爱好一直没有丢下,有时兴致来了就写写诗。

  其实,我还有个爱好是唱歌,电视剧《三国演义》的主题曲是我的拿手曲目。在学校工作时,唱歌比赛多次拿过奖,美声、民族、通俗都行。后来从选手当成了评委,大家不让我参赛了。平时工作压力大时,我会练练书法唱唱歌,我在基地的办公室里就练过字,工作遇到困难时总得找个方法排解一下。每年春节前,我也会写春联送给同事们,礼轻情意重嘛。

  妻子是和睦家庭里的“纪委书记”

  记者:家人支持您的工作吗?您的孩子对航空事业感兴趣吗?能否简单谈一谈你的家庭情况。

  金乾生:家人对我的工作是很支持的,我给家人和亲戚说,都不要从事和我有关的工作,谁也不要打我的主意。我家是个很民主的家庭,儿子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民营企业,现在从事工业产品的创意设计。儿子和我关系特别好,他上初中时就开始以“老金”称呼我,上大学后还时常和我以“哥们儿”相称。他尊重我的工作,我也尊重他的人生选择,80后的年轻人,总是到社会上摔打摔打才能成才的。

  我爱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而且对我要求特别严格(笑),她是我家的“纪委书记”,亲戚朋友如果有和我工作相关的事情想找帮忙,首先过不了她这一关。我有时会心地笑,在单位有同事和纪委的监督,在家有儿子和“家庭纪委书记”的监督,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幸福,乐此不疲地享受这两种监督。(金乾生脸上的笑容告诉记者,他在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有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

  吃亏是福,吃苦是乐 母亲的话是一生的座右铭 

  记者:从您的简历中能看出,从大学教授到今天的航空管理专家,经历了人生几次重要的身份变换,有没有哪件事情让您至今难以忘记?

  金乾生:最难忘的,是我从学校去高新区工作。那是一次非常艰难的抉择。以前,我在学校大都从事理论研究,到开发区变成了真刀实枪地干,那次选择是足以影响我一生的变化。如果没有当初的大胆抉择,也许不会有今天的我。

  记者:在您的成长和工作中,受谁的影响最大?

  金乾生:应该是我已故的母亲吧。我母亲是一个字都不认识的农村妇女,但是她常说的两句话却是影响我一生的座右铭。她生前经常告诉我说:“吃亏是福,吃苦是乐。”小时候,我很难理解这两句话,后来长大后才发现,这是典型的辩证法思想。如果没有小时候在农村受的那些苦——为了生计,我学过木工、裁缝、油漆工……也许我就不会那么迫切地想上大学,想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如今再回首看那些吃苦受难的日子,我觉得那是我人生中一笔最宝贵的财富。正是那时的经历,历练出了我性格上的韧劲,我感恩生活给我的所有馈赠。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采访过程中,记者深深感受到,这位出身贫苦农家,但却自强不息、勤于学习、勇于钻研的航空基地负责人,之所以能在5年内率领一帮同事,迅速将航空基地建设成“产业链完善、集群效应凸显”的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与其善于总结、大胆尝试、高瞻远瞩、科学决策的战略性思维方式和思辨逻辑密切相关,更与其善于管理、开拓进取的优秀团队息息相关。我们祝愿睿智、饱学、风雅而不乏幽默的金乾生,能带领航空基地这支“潜力股”队伍,为西安、陕西乃至我国航空事业的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

  新闻链接

  一基地四园区:“一基地”即国家航空产业基地。“四园区”分别指阎良航空制造园,重点发展整机制造、大部件制造、关键技术研发和零部件加工;蒲城通用航空产业园,重点发展通用飞机的整机制造、零部件加工、飞行员培训、航空俱乐部、航空旅游博览等通用航空产业项目;咸阳空港产业园,重点发展民用飞机维修、定检、大修、客改货、公务机托管、零部件支援、航空物流等项目;宝鸡凤翔飞行培训产业园,主要从事飞行员训练及航空相关的业务培训活动。

  来源: 西安晚报   2010-04-08

责任编辑:root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