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要闻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西电往事】怀念毕德显、黄席椿、茅于宽教授
时间:2017-01-03 14:17:54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

前言: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怀念毕德显、黄席椿、茅于宽教授

■马澄波

毕德显,1952年由大连大学带全系师生(毕是系主任)到张家口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毕德显任雷达教授会主任,分校后调任雷达学院,即南京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黄席椿,西安交通大学教授,解放前曾任同済大学、浙江大学教授,解放后长期在交大工作,曾参与筹建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并兼任教务长, 曾任交大系主任、副教务长,是天线、电波方面知名专家,在电磁学方面造诣很深,是全国电波学会、通信学会副主任。

茅于宽,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留美回国后,曾在总参通信部工作一段时间,后调张家口通信学院,曾任电磁工程系主任,长期担任中国电子学会天线专业委员会主任。

毕德显、黄席椿二位教授去世已二三十年,茅于宽教授去世已九年,我长期从事电磁场与天线方面教学与科研工作,以上几位老师的教导和指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已老了,趁现在脑子尚未完全糊涂时写上一些回忆,按我接触到的人先后写,但有交集。

毕德显教授

1955年我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无线电系学习,进校不久,就知道雷达教授会主任毕德显是全国电子领域三位一级教授之一(另二位是清华大学孟昭英、华南工学院冯秉诠),他在美国得到博士学位又在美工作了几年,回国后在中央大学任教授,全国解放前,他不愿去台湾,绕道到达大连,当时大连己解放,他任大连大学电机系与电信系主任,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在张家口成立,毕德显和全系师生并入通信工程学院,一起过来的学生有保铮、戴树荪、强伯涵等。学院工程方面分三个系:无线、有线、雷达,系的领导都是老干部,不少是从事过部队通信的干部,毕徳显教授任雷达教授会主任,这些在全国都是新专业,有许多专业、专业基础课要开设,毕教授数理功底深厚,知识渊博,不少新课他首先讲,效果很好,带起一批年青教师。

我是无线系学员,本科期间听不到毕主任的课,1957年年初我向班主任建议,利用无线电节(当年按苏联定的波波夫无线节是5月6日)活动,请毕主任给我们作报告,王熙钲主任请示毕主任,毕欣然答应,在5月上旬一星期天上午,我同王主任一起去毕主任家接他,进门后他很客气的请我们坐下,他老父亲为我们倒茶,陪毕主任走来的路上他问了不少有关学习的问题,我们在系办公室(日本人占领时的平房)前小广场上排队坐在帆布小凳上,毕主任站着讲(放了凳子, 他不坐) 他讲无线电发展史, 谈到雷达发展和应用, 也提到编码和信息论概念, 尽管有些内容不懂其机理,他的报告增加了我们的知识面和特别是分析问题的方法和思路,报告结束后我送他回家,到家后他告我以后有问题可直接找他不必先打报告(以后从未单独和毕主任见过面)。

六十年代初,为提高从事电磁场与天线领域的教师的理伦水平,毕德显教授为我们讲高等电磁理论,他讲课时思路清晰,书写一些关键题目及公式,不讲烦琐的推导,把分析方法、章节间联系讲得很透彻,阅读有关参考书(当时主要参看塔姆著的《电学原理》)时发现毕主任一次课的内容的主线清晰贯穿了几个章节,留下自已阅读内容和需自己推导的有关公式相当多,这进修提高很有好处。

由于毕主任自身任务重,给我们讲了几次后由其他教师担任,那位教师讲课效果远不如毕主任,我们许多听课者深深感到毕主任在电磁理论上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1963年我到重庆雷达学院天线教研室(当年从西安分出的,后调整后大部分天线教师回西军电)进修雷达天线,当年该天线教研室师资力量很强,两位主要带头人是茅于宽、沈铁汉二位老师,该教研室经常开一些学术讨论会,会上常有激烈的争论,每当茅、沈老师各为一方时,必请毕德毕教授参加,因茅、沈都敬佩毕教授,毕相当于“仲裁”, 一次关余割平方波朿天线的近似计算问题,茅、沈有分岐,请了毕教授,会上争论有些言辞很激烈,因是近似计算方法,毕教授不可能对方法的对错作出评价,但他对学术争论有关问题发表了看法,我还记得他当时说话的大意:学术上正确的意见你说话声音小还是正确的,错误的意见你声音最大还是错误的。这句话我至今牢记。这是我最后一次接触毕德显教授。

二十年后一次学术年会间歇,我同沈铁汉教授二人散步,沈说“当年同老茅争论时,我有些说得过头也伤人,还是应按毕主任说的平心静气讨论问题。”并让我向茅教授转达他的歉意(今年谢希仁教授告诉我:沈铁汉教授已去世两年。)

文革中毕教授受到迫害,老伴自杀,1973年吴健雄、袁家骝回国访问和周总理会面时,提出想见毕德显,毕才脱离审查,到京和袁、吴见了面(因毕德显和袁家骝是同窗好友,当年袁家骝、吴健雄在美国旅行结婚,借了一辆小车,硬拉上毕德显、张捷迁两人同行,毕、张两人当了一个星期的灯泡)。

毕德显教授1992年去世,去世前他要把一生的积蓄六万元全部捐给学校,他的好友孟昭英教授劝阻:“你还有个患精神病的儿子 ”。

毕德显教授长期担任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副院长,在教学科研上贡献突出,曾评为总参谋部优秀共产党员,通院为他塑了铜像。

茅于宽教授

茅于宽在西南联大求学时就是一位思想进步有正义感,敢于直言的学生,很快加入共产党。他留美回国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工作一段时间调入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从事天线与电波传播教学与科研工作。1958年他与保铮等参加气象雷达研制工作,对总体方案设计起了重要作用,他设计了该雷达的天线并亲自参加加工制作,该气象雷达的研制成功茅于宽功不可没。

茅教授为人正直,不隐瞒自已的观点,就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他常发表抨击江青对中央的极左派不满的言论。在担任六系主任及全国天线学会主任工作期间,他能包容各种不同观点和意见,团结国内知名的老专家,也尽力培养年青的一代,在学术争论时,即使对方说了一些伤感情的话,他能克制自已不说影响团结的话,二十年后沈铁汉教授为当年争论中说过一些过激言论而向茅表示歉意,我向茅转达了沈的歉意,茅说他不计較,说那时我们尚年轻,我也是急性子的,讨论前田主任专门打了招呼:你是党员,发言时注意团结。所以自已比较克制。

恢复研究生招生后,电磁场与微波技术第一批博士点在西安只有交通大学一个点,博士导师只有黄席椿教授一人,六系(电磁场工程系) 77班两名茅教授硕士生郭英杰、龚书喜报考, 二人成绩都很好, 黄席椿原来只取一名, 为此他和我(他是系主任, 我是分管研究生和科研的副主任)一起找黄席椿教授,希望黄把两名都录取, 为減轻黄的负担茅提出愿作黄的副导师。最后黄同意录取二名,后来郭、龚都取得可喜的成果,郭英杰为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龚书喜为我校天线与微波技术国防重点实验室主任。

茅教授知识面广, 对新技术敏感, 在移动通信亊业初露苗头时,他就感到基站天线是大有发展前途的。他关心把技术用于生产实践, 支持周朝栋老师等人的意见, 帮助一个只生产銅管等电视机拉桿天线的工厂, 提升为生产通信天线的工厂, 並把研究生和本科生输送到工厂, 经过工厂锻炼和自已的努力, 其中杨华、吴中林成为颇有规模两个上市通信公司的董事长。八、九十年代六系毕业生在天线与微波作出巨大贡献 。

黄席椿教授

1981年在昆明的天线年会期间和黄席椿教授才熟识,年会结束返程时因水災铁路中断,黄老原定的火车不能走,他有事急于返西安,临时买不到飞机票,我把原订上的机票让给黄老,並帮他处理火车票,我在昆明多等了几天,回西安后为机票、火车票报銷我多次到他家,因他是电磁领域国内知名专家,我和刘其中常向他请教问题,凡他熟悉的内容回答很详细,直到你理解为止。后来研究生和学术活动和黄教授来往比较多,有时他来电话,我去他家,他也讲解放前他求学和后当同济大学、浙江大学教授,坐火车奔跑上海、杭州两边上课的情形。他很羡慕西电在天线、微波、电波领域有一大批中青年人才,他希望能调给交大几个。他也关心西电这一学科的建设。

黄席椿教授给我最深的印象是:治学严谨;积极培养年青的科技人才。我看过他写的书稿,文字和标点符号都清晰的落在方格內,电磁场方程的矢量及上下标都标得清楚准确,在评审我的一篇论文时,对有些公式他自已作了推导,标点符号用错的他都标出,对于大师级人物这样认真评审文章令人感动。黄老这样认真的工作态度决定了他在招研究生时名额不多,我们希望同时录取郭英杰、龚书喜确实难为了他,因关爱人才,在身体有病的情况下他还是同意取二名。

为了西电电磁场学科建设,电磁场学科必须有博士导师,领导决定申报青年英才梁昌洪,但必须有现任博士生导师推荐,1985年12月下旬,我带上梁昌洪有关材料到黄席椿教授家,说明梁各方面成果,希望他作梁昌洪博士导师的推荐人,此时黄老得重病(事先不知他得病),黄老先生说:“梁昌洪情况我知道,我同意推荐他为博士导师,我病了,现在手写字都困难,我让汪文秉老师代笔,我看后签名。” 过几天我从汪文秉老师处取来推荐信,此时黄席椿老先生已住医院。

1986年1月8日黄席椿教授病逝,1月8日是让人悲痛的日子,十年前的1月8日是敬爱周总理去世的日子,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听到周总理去世消息,令人悲胸裂,热泪流。知道黄老的去世的消息,我和刘其中趕到黄老家看望师母,追悼会上我校老教师王一平、蔡希尧、叶尚辉都来吊唁,我和刘其中、梁昌洪送了花圈,许多西电老师对黄先生很有感情,沒想到十几天前和黄先生见面成为永诀。他病重去世前几天还为西电推荐人才,哀乐响起,我想起此事,泪流满面。

黄席椿去世后,交大这一博士点沒有导师,西南交大任朗教授是博士导师但沒有博士点,后任朗挂到交大的点,郭英杰、龚书喜师从任朗直至毕业。

结言

毕、黄、茅三人中我最熟悉的是茅于宽教授,长期在他手下工作,比较了解,说话较随便。黄席椿教授认识交往只有五年,这几年由于工作关系接触较多,我们谈得融洽,尽管他是重量级人物,没有一点架子。毕德显教授是我入校后最崇敬的老教授,他的学问及为人令人敬佩,我和他工作上沒有交往,自从给我们班作报告接送他之外再也沒有单独找过他。三位先辈已远去,他们为囯家、为西电都作出贡献,十分怀念他们。

下一条:这就是我们的西电,风雪弥漫,长征路上过雄关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西电往事】怀念毕德显、黄席椿、茅于宽教授
发布时间:2017-01-03 14:17:54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我要评论: 0

前言: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怀念毕德显、黄席椿、茅于宽教授

■马澄波

毕德显,1952年由大连大学带全系师生(毕是系主任)到张家口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毕德显任雷达教授会主任,分校后调任雷达学院,即南京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黄席椿,西安交通大学教授,解放前曾任同済大学、浙江大学教授,解放后长期在交大工作,曾参与筹建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并兼任教务长, 曾任交大系主任、副教务长,是天线、电波方面知名专家,在电磁学方面造诣很深,是全国电波学会、通信学会副主任。

茅于宽,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留美回国后,曾在总参通信部工作一段时间,后调张家口通信学院,曾任电磁工程系主任,长期担任中国电子学会天线专业委员会主任。

毕德显、黄席椿二位教授去世已二三十年,茅于宽教授去世已九年,我长期从事电磁场与天线方面教学与科研工作,以上几位老师的教导和指引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已老了,趁现在脑子尚未完全糊涂时写上一些回忆,按我接触到的人先后写,但有交集。

毕德显教授

1955年我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无线电系学习,进校不久,就知道雷达教授会主任毕德显是全国电子领域三位一级教授之一(另二位是清华大学孟昭英、华南工学院冯秉诠),他在美国得到博士学位又在美工作了几年,回国后在中央大学任教授,全国解放前,他不愿去台湾,绕道到达大连,当时大连己解放,他任大连大学电机系与电信系主任,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在张家口成立,毕德显和全系师生并入通信工程学院,一起过来的学生有保铮、戴树荪、强伯涵等。学院工程方面分三个系:无线、有线、雷达,系的领导都是老干部,不少是从事过部队通信的干部,毕徳显教授任雷达教授会主任,这些在全国都是新专业,有许多专业、专业基础课要开设,毕教授数理功底深厚,知识渊博,不少新课他首先讲,效果很好,带起一批年青教师。

我是无线系学员,本科期间听不到毕主任的课,1957年年初我向班主任建议,利用无线电节(当年按苏联定的波波夫无线节是5月6日)活动,请毕主任给我们作报告,王熙钲主任请示毕主任,毕欣然答应,在5月上旬一星期天上午,我同王主任一起去毕主任家接他,进门后他很客气的请我们坐下,他老父亲为我们倒茶,陪毕主任走来的路上他问了不少有关学习的问题,我们在系办公室(日本人占领时的平房)前小广场上排队坐在帆布小凳上,毕主任站着讲(放了凳子, 他不坐) 他讲无线电发展史, 谈到雷达发展和应用, 也提到编码和信息论概念, 尽管有些内容不懂其机理,他的报告增加了我们的知识面和特别是分析问题的方法和思路,报告结束后我送他回家,到家后他告我以后有问题可直接找他不必先打报告(以后从未单独和毕主任见过面)。

六十年代初,为提高从事电磁场与天线领域的教师的理伦水平,毕德显教授为我们讲高等电磁理论,他讲课时思路清晰,书写一些关键题目及公式,不讲烦琐的推导,把分析方法、章节间联系讲得很透彻,阅读有关参考书(当时主要参看塔姆著的《电学原理》)时发现毕主任一次课的内容的主线清晰贯穿了几个章节,留下自已阅读内容和需自己推导的有关公式相当多,这进修提高很有好处。

由于毕主任自身任务重,给我们讲了几次后由其他教师担任,那位教师讲课效果远不如毕主任,我们许多听课者深深感到毕主任在电磁理论上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1963年我到重庆雷达学院天线教研室(当年从西安分出的,后调整后大部分天线教师回西军电)进修雷达天线,当年该天线教研室师资力量很强,两位主要带头人是茅于宽、沈铁汉二位老师,该教研室经常开一些学术讨论会,会上常有激烈的争论,每当茅、沈老师各为一方时,必请毕德毕教授参加,因茅、沈都敬佩毕教授,毕相当于“仲裁”, 一次关余割平方波朿天线的近似计算问题,茅、沈有分岐,请了毕教授,会上争论有些言辞很激烈,因是近似计算方法,毕教授不可能对方法的对错作出评价,但他对学术争论有关问题发表了看法,我还记得他当时说话的大意:学术上正确的意见你说话声音小还是正确的,错误的意见你声音最大还是错误的。这句话我至今牢记。这是我最后一次接触毕德显教授。

二十年后一次学术年会间歇,我同沈铁汉教授二人散步,沈说“当年同老茅争论时,我有些说得过头也伤人,还是应按毕主任说的平心静气讨论问题。”并让我向茅教授转达他的歉意(今年谢希仁教授告诉我:沈铁汉教授已去世两年。)

文革中毕教授受到迫害,老伴自杀,1973年吴健雄、袁家骝回国访问和周总理会面时,提出想见毕德显,毕才脱离审查,到京和袁、吴见了面(因毕德显和袁家骝是同窗好友,当年袁家骝、吴健雄在美国旅行结婚,借了一辆小车,硬拉上毕德显、张捷迁两人同行,毕、张两人当了一个星期的灯泡)。

毕德显教授1992年去世,去世前他要把一生的积蓄六万元全部捐给学校,他的好友孟昭英教授劝阻:“你还有个患精神病的儿子 ”。

毕德显教授长期担任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副院长,在教学科研上贡献突出,曾评为总参谋部优秀共产党员,通院为他塑了铜像。

茅于宽教授

茅于宽在西南联大求学时就是一位思想进步有正义感,敢于直言的学生,很快加入共产党。他留美回国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工作一段时间调入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从事天线与电波传播教学与科研工作。1958年他与保铮等参加气象雷达研制工作,对总体方案设计起了重要作用,他设计了该雷达的天线并亲自参加加工制作,该气象雷达的研制成功茅于宽功不可没。

茅教授为人正直,不隐瞒自已的观点,就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他常发表抨击江青对中央的极左派不满的言论。在担任六系主任及全国天线学会主任工作期间,他能包容各种不同观点和意见,团结国内知名的老专家,也尽力培养年青的一代,在学术争论时,即使对方说了一些伤感情的话,他能克制自已不说影响团结的话,二十年后沈铁汉教授为当年争论中说过一些过激言论而向茅表示歉意,我向茅转达了沈的歉意,茅说他不计較,说那时我们尚年轻,我也是急性子的,讨论前田主任专门打了招呼:你是党员,发言时注意团结。所以自已比较克制。

恢复研究生招生后,电磁场与微波技术第一批博士点在西安只有交通大学一个点,博士导师只有黄席椿教授一人,六系(电磁场工程系) 77班两名茅教授硕士生郭英杰、龚书喜报考, 二人成绩都很好, 黄席椿原来只取一名, 为此他和我(他是系主任, 我是分管研究生和科研的副主任)一起找黄席椿教授,希望黄把两名都录取, 为減轻黄的负担茅提出愿作黄的副导师。最后黄同意录取二名,后来郭、龚都取得可喜的成果,郭英杰为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龚书喜为我校天线与微波技术国防重点实验室主任。

茅教授知识面广, 对新技术敏感, 在移动通信亊业初露苗头时,他就感到基站天线是大有发展前途的。他关心把技术用于生产实践, 支持周朝栋老师等人的意见, 帮助一个只生产銅管等电视机拉桿天线的工厂, 提升为生产通信天线的工厂, 並把研究生和本科生输送到工厂, 经过工厂锻炼和自已的努力, 其中杨华、吴中林成为颇有规模两个上市通信公司的董事长。八、九十年代六系毕业生在天线与微波作出巨大贡献 。

黄席椿教授

1981年在昆明的天线年会期间和黄席椿教授才熟识,年会结束返程时因水災铁路中断,黄老原定的火车不能走,他有事急于返西安,临时买不到飞机票,我把原订上的机票让给黄老,並帮他处理火车票,我在昆明多等了几天,回西安后为机票、火车票报銷我多次到他家,因他是电磁领域国内知名专家,我和刘其中常向他请教问题,凡他熟悉的内容回答很详细,直到你理解为止。后来研究生和学术活动和黄教授来往比较多,有时他来电话,我去他家,他也讲解放前他求学和后当同济大学、浙江大学教授,坐火车奔跑上海、杭州两边上课的情形。他很羡慕西电在天线、微波、电波领域有一大批中青年人才,他希望能调给交大几个。他也关心西电这一学科的建设。

黄席椿教授给我最深的印象是:治学严谨;积极培养年青的科技人才。我看过他写的书稿,文字和标点符号都清晰的落在方格內,电磁场方程的矢量及上下标都标得清楚准确,在评审我的一篇论文时,对有些公式他自已作了推导,标点符号用错的他都标出,对于大师级人物这样认真评审文章令人感动。黄老这样认真的工作态度决定了他在招研究生时名额不多,我们希望同时录取郭英杰、龚书喜确实难为了他,因关爱人才,在身体有病的情况下他还是同意取二名。

为了西电电磁场学科建设,电磁场学科必须有博士导师,领导决定申报青年英才梁昌洪,但必须有现任博士生导师推荐,1985年12月下旬,我带上梁昌洪有关材料到黄席椿教授家,说明梁各方面成果,希望他作梁昌洪博士导师的推荐人,此时黄老得重病(事先不知他得病),黄老先生说:“梁昌洪情况我知道,我同意推荐他为博士导师,我病了,现在手写字都困难,我让汪文秉老师代笔,我看后签名。” 过几天我从汪文秉老师处取来推荐信,此时黄席椿老先生已住医院。

1986年1月8日黄席椿教授病逝,1月8日是让人悲痛的日子,十年前的1月8日是敬爱周总理去世的日子,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听到周总理去世消息,令人悲胸裂,热泪流。知道黄老的去世的消息,我和刘其中趕到黄老家看望师母,追悼会上我校老教师王一平、蔡希尧、叶尚辉都来吊唁,我和刘其中、梁昌洪送了花圈,许多西电老师对黄先生很有感情,沒想到十几天前和黄先生见面成为永诀。他病重去世前几天还为西电推荐人才,哀乐响起,我想起此事,泪流满面。

黄席椿去世后,交大这一博士点沒有导师,西南交大任朗教授是博士导师但沒有博士点,后任朗挂到交大的点,郭英杰、龚书喜师从任朗直至毕业。

结言

毕、黄、茅三人中我最熟悉的是茅于宽教授,长期在他手下工作,比较了解,说话较随便。黄席椿教授认识交往只有五年,这几年由于工作关系接触较多,我们谈得融洽,尽管他是重量级人物,没有一点架子。毕德显教授是我入校后最崇敬的老教授,他的学问及为人令人敬佩,我和他工作上沒有交往,自从给我们班作报告接送他之外再也沒有单独找过他。三位先辈已远去,他们为囯家、为西电都作出贡献,十分怀念他们。

责任编辑:付一枫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