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要闻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西安办学一甲子|蒋炳煌:自强不息 爱国为民
时间:2018-05-02 11:26:01来源:新闻中心点击:

前言:军令如山!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学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响应国家号召,放弃从河北张家口迁址北京的原定计划,献身大西北建设,西迁古城西安,自此开启了扎根西部育人育才的办学征程,这是西电历史上具有分水岭意义的重要一步。2018年,学校在西安办学已整整60周年。在这纪念与回望历史的日子,学校决定策划举办“牢记国家使命,古城再显担当”系列活动。为此,宣传部新闻中心特推出“西安办学一甲子”专栏,专访迁址西安之后学校建设发展的主要参与者和见证者,挖掘搜集相关历史资料。通过与他们的对话,追寻学校在西安砥砺奋进的足迹,梳理学校为陕西发展所做的贡献,展现西电人始终服从国家战略、服务地方发展的责任担当。欢迎师生校友提供线索,我们将安排专人进行采访。联系人:付一枫,联系电话:81891713,邮箱:news@mail.xidian.edu.cn

蒋炳煌:自强不息 爱国为民

■记者 吴华

经历过战争年代的炮火,做过无线电报务工作,25岁结缘西电,见证了西电发展壮大的一个个脚印,他用青春挥洒革命的热血,用经历伴随西电的成长,用信念灌注自己的一生。听年近90岁的老西电人、我校原副校长蒋炳煌讲述迁校故事……

记  者:您是1945年参加革命的老八路,经历过枪林弹雨,做过战争年代被誉为“千里眼顺风耳”的报务工作,能讲讲您来西电前及与西电结缘的故事吗?

蒋炳煌:我是1945年5月参加革命的。当时359旅部队由延安南下,到了我的家乡湖南,我就参军了,在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杨支队做文书、宣传员。8月份北返过了长江,就调到359旅旅部报务训练班学习,教员就是旅部电台的队长,老红军。

学习这几个月,部队一直在打仗,只能一边走,一边利用休息时间学习,器材都很简陋,我们十几个学生走在路上,背包一扔,膝盖当桌子用,左手大拇指当电键用,铅笔短得手实在拿不住了,就用小木棍一绑,继续练习。

直到1946年1月毛主席到重庆谈判,签订了重庆协定,我们的部队才在河南省光山县王窑村驻扎下来。那时日本已经投降,蒋介石实施了谈判,却在暗地里蓄势发动内战。我们在那里驻扎了半年,国民党30万部队把我们包围在了一个狭小区域,物资匮乏,生活十分困难。但是当年如果不在报务队学习而在连上做文书,我可能早已牺牲了。

经过6个月的学习我们就毕业了。1946年6月25日,内战正式爆发,我们那天中午出发开始了“中原突围”。部队离开时给老乡说是去演习,因为必须悄悄进行,大张旗鼓是突围不出去的。日本虽已投降,但仍有一些残渣余孽,一些碉堡也还在。走到半道我才知道那不是演习。一直走到9月底,才到达甘肃庆阳的西峰镇。

这3个多月我们经历了最危险、最艰苦的时期。几乎没有一晚能安定地住下休息。有时正做饭,饭还没熟就打起来了,每人火速盛碗夹生饭,边吃边走,吃完的碗就往路边一放。敌人有飞机、汽车,一直撵着我们,后面追,前面堵。途径陕南,我们看到哪座山高就爬哪座,下了一座再上另一座,日日如此。原本从河南直线行军到延安只需半个月的路程,我们走了3个多月。

困难的时候,被围在山上,坡陡,没法架电台,我们就清理出一小点平地,放上电台,和延安直接联系,和毛主席直接联系。本来一个旅不应该受毛主席、受中央军委指挥,但那时没办法,因为我们同中原军区已经失掉了联系。这两三千人最终能突围出来,全靠中央指示,一旦联系不上中央,一摸瞎,那就真完了。因此,报务工作异常重要。

那时掉队的很多,上山过河,两天鞋底就磨烂了,掉队的都是脚磨破的,又在夏天,伤口很容易溃烂,很多人就跟不上了。我还记得过荆紫关的情境。那天敌人4个师包围了我们,早上起来,我们两个主力团在前面走,他们走过的时候,敌人有意放过去了,后面就剩我们一个团,一上山就打起来了。我们就在山上开山辟路,周遭是密集的炮弹、子弹,旁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地倒下……能活着从山上下来,是十分幸运的。这段经历,刻骨铭心。

到延安后,毛主席在杨家岭八路军大礼堂接见了我们。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毛主席。他在台上讲话,我离得很近,看得清清楚楚。

在延安休整了半个多月以后,部队东渡黄河,去了山西。我们这些报务员毕业后就分散到部队各电台,我一直在359旅,开始是学员,后来就成了报务员、电台队长。1951年调到了新疆独立骑兵师,开始做电台队长,然后是通讯科副科长,之中也到外省学习。1953年我又回到新疆,到军区通讯处做参谋、组长。一直到1954年11月,我来到张家口通讯兵学院(西电前身)学习和工作。25岁那年我来到西电,如今马上90岁了,与西电结缘65年啦。

记  者:您还记得初到西电时学校的情况吗?

蒋炳煌:我是1954年11月8日来到张家口的学校,算是第二期。张家口时期是学校从服务战争需要转向服务国防需要,从专科向大学过渡的重要时期。张家口是塞外重镇,条件十分艰苦,冬天零下30多度。我们是部队院校,组织演习的时候,冻得实在受不住,手里的铅笔都握不住,装备也很差。但对我们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说,已经很好了。许多来自大城市的老师刚开始很不适应,但大家都带着一种崇高的使命感,怀着满腔热情投入工作,没有丝毫怨言。

其实这和我当时在部队中原突围差不多。那时我就是要把该发出去的电报千方百计地发出去,把要收的都收回来,绝不能有错别字。报务错了就要了命,不光是自己的命,整个部队的命都得毁在你手里。所以到学校以后,这份责任感始终没有变。纵观西电校史,从王铮将军的报讯队,到毛主席为学校的几次题词,都在指引教育我们,这样的精神应该传承下来。

1954年,学校接到命令,要迁校西安支援大西北建设。我们毅然响应国家的号召,放弃原定迁址北京的计划,于1958年举校内迁西安。这是学校发展历程中一个大的转折点。

学校1958年6月下旬从张家口开始搬迁,8月中旬搬到了西安。这前前后后有很多人和事值得我们回味,这些故事都体现和凝聚了一点——学校的办学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从张家口迁校时我们学校学生有2000多人,教师1100多人,加上家属和子女共约4000人,教学设备物资有近1000吨,这样一个大摊子从张家口全部搬到西安,组织工作异常复杂,搬迁任务相当艰巨,学校党委提出绝不能耽误教学,不能提前放假,且要按时开学。

当时运送物资设备用了100多个车皮,物资好办,是死的,搬上车就行了。人员分了6批,其中有3批是专列。张家口到西安有1500多公里,我们自己在专列上安装了有线广播,还在行车中开展了唱歌表演、读报等文娱活动。

第一批人员6月下旬抵达西安,还比较顺利,我们是最后一批,8月10日出发,途径洛阳下起了大雨,铁路路基桥梁受到了损坏,我们这600多人在洛阳西站停了3天,在第二天,洛阳市政府组织我们其中300多人到洛阳拖拉机厂参观,参观的过程中突然发了洪水,参观中止,大家赶忙跟厂里的工人一起在工厂周围搭建防洪堤,告一段落后,我们向防汛指挥部要求参加抢险,因为我们是部队,作风建设很好,防汛指挥部就同意了。

当时我们先在南关帮助抢险,后来又到距离我们十几里地的粮库护粮,大家全部跑步前进,无论男女,都跑得一身大汗,到了粮库后开始背粮、修堤、拉土,干了整整一天,没有一个人叫苦。最后这批专列家属和小孩比较多,一部分家属也参加了路基抢修。当时我带着两个孩子,就让别人帮忙看着孩子,下车参加了抢修。现在回想起来,大家毫无怨言不怕苦累的场景很让人难忘。

我们搬到西安时,学校老大楼已建好,但设备还没完全安装到位,道路也没有修好,建筑物周围随处可见土堆和建筑垃圾,操场也不平……这怎么办?那时也没有这么多民工,一是找不来,二是请不起,所以,大家下了车放下背包,立马投入到担土、平地、清理垃圾等艰难的建校劳动中。领导带头,全校参与,经过20多天热火朝天的劳动,学校的主干道修好了,大楼周围地面平整了,几十万册图书开箱上架了,设备安装好了,垃圾也消失了……

从凉爽的张家口到西安这个夏日“火炉”,本来就不太适应,再加上紧张的劳动,是非常辛苦的,但大家看上去却都是兴高采烈、斗志昂扬,在全校师生的努力下,9月1日按时开学了。这其中充分体现了我们特有的西电精神。

记  者:迁校之后的几年,学校迎来了怎样的发展?您认为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西电精神得到了怎样的体现?

蒋炳煌:1958年到1961年是学校的大发展时期。我们从学生2000多人,教职工1000多人,发展到全校近10000人,学生最多的时候达到8000多人,当然说老实话学生数量的激增是受1958年大跃进影响,已超出自身能够承载的能力。当时我们国家很困难,发生了自然灾害,粮食、食用油、肉、副食品这些全面紧张,加上学校人多,肝炎、痢疾等疾病时有发生,还有的同志因为营养不良导致浮肿,在这样一种灾害、困难面前,我们该怎么办?

是减人,让学生回家,还是靠上级,问国家要?这两条路我们都不走。既不能耽误学生学习也不能张口向国家要,我们选择自己动手,自强奋斗!我们自己办农场、办牧场、挖鱼池,养猪……

1960年,我们在咸阳郊区办了一个2000亩的农场,在大荔办了一个5500多亩的农场,在草滩渭河边也办了农场,在丈八沟挖了一个30亩的鱼池,还在陕北洛川办了牧场,养了3900多只羊,学校内部提倡各个食堂养猪、种菜,全部依靠自己劳动。

记得在陕北养羊的牧场,放牧的就是一位名叫杨苏的红军少校,当时不管是领导还是干部,大家都齐上阵,说干就干。就这样,我们陆续完成任务,3万多斤粮食、5万多斤花生,还有一部分肉、副食品,西电人依靠自己的双手补充了供给,克服了困难,使我们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基本未受影响,一直正常运转下来。

学校在1958年至1961年之间发展很快,除了师生数量的增长,我们还由4个系发展到7个系,由几个专业发展到20多个专业,同时,学校将三分之一的人力、物资分出去,在重庆建了一所雷达工程学院,另外还筹建了一个1000人规模的工厂为科研服务,就是现在学校西边的904厂。只要国家有需要,我们说分就分,说建就建,响应号召立竿见影,可见,西电人始终服从国家战略、服务地方发展,“艰苦奋斗、自强不息,求真务实、爱国为民”的西电精神在实际工作中传承了下来,并发挥着促进、指导作用。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精神,学校才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铸造了“西军电”辉煌。我国第一部气象雷达、我国第一套流星余迹通信系统、我国第一台可编程雷达信号处理机、我国第一台毫米波通信机、我军第一台塔型管空腔振荡器、我军第一台塞绳电报互换机、我军第一套三坐标相控阵雷达……在遭遇技术封锁的困难时期,西电却创造了我国电子与信息技术领域十余个“第一”。西电精神已经融入了西电人的血液,并带领着西电人直面困难,一往无前。

记  者:您认为西电精神产生的根源在哪里?时值学校在西安办学60周年,您认为新时期我们应如何更好地传承西电精神?

蒋炳煌:我们学校的根在部队,她诞生的直接原因是培养革命战争急需的通信技术人才,是由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亲手创建的、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的第一所工程技术学校。从创建到发展壮大,成为部队通信工程技术人才的摇篮,一直备受中央领导人的关怀。应该说,西电精神是在艰苦环境当中,在我们党、我们军队直接哺育下的长期过程中形成的。我们学校经历过长征精神的洗礼,延安精神的滋润,延续着中国高校最长的红色根脉。如果把党比作母亲,西电就是直接吸吮母亲乳汁长大的孩子。红色基因是西电这所中国高校最鲜明的特点。

学校迁址西安已经一个甲子,我们学校的发展跟我们国家一样,有起伏,但是总的来说,是向好的方向一步一步迈进。为什么困难情况下我们还能够取得成绩,还能获得发展,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停下艰苦奋斗的脚步,始终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如今在新时代,我们西电人更要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以新的面貌迎接新的挑战,完成新的时代使命。在这个过程中,引导我们的学生和教师不忘初心,传承弘扬好西电精神,对于发挥师生个人最大的能动性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应该抓住学校西安办学60周年这个契机,在回望历史的同时,认认真真总结学校的办学经验,梳理好我们为国家为地方作出的实实在在的贡献,讲好我们的西电故事,激励一代代西电人不忘初心,不懈前行。

人物简介:

蒋炳煌,男,1929年1月出生,湖南湘阴人,1945年5月参加革命,194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之初,先后在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杨支队(359旅南下支队)、359旅工作;1951年6月在新疆独立骑兵工作;1953年5月在新疆军区司令部工作;1954年11月后在本校工作,1981年1月任副校长,1989年12月离休,享受正厅级待遇。离休后继续发挥余热,先后任离退休党委委员,55号楼支部书记、支部宣传委员等职务。

上一条:西电研究组在国际知名期刊ACS Nano发表论文
下一条:西电通院李云松教授荣获陕西省五一劳动奖章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西安办学一甲子|蒋炳煌:自强不息 爱国为民
发布时间:2018-05-02 11:26:01来源:新闻中心点击:我要评论: 0

前言:军令如山!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学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响应国家号召,放弃从河北张家口迁址北京的原定计划,献身大西北建设,西迁古城西安,自此开启了扎根西部育人育才的办学征程,这是西电历史上具有分水岭意义的重要一步。2018年,学校在西安办学已整整60周年。在这纪念与回望历史的日子,学校决定策划举办“牢记国家使命,古城再显担当”系列活动。为此,宣传部新闻中心特推出“西安办学一甲子”专栏,专访迁址西安之后学校建设发展的主要参与者和见证者,挖掘搜集相关历史资料。通过与他们的对话,追寻学校在西安砥砺奋进的足迹,梳理学校为陕西发展所做的贡献,展现西电人始终服从国家战略、服务地方发展的责任担当。欢迎师生校友提供线索,我们将安排专人进行采访。联系人:付一枫,联系电话:81891713,邮箱:news@mail.xidian.edu.cn

蒋炳煌:自强不息 爱国为民

■记者 吴华

经历过战争年代的炮火,做过无线电报务工作,25岁结缘西电,见证了西电发展壮大的一个个脚印,他用青春挥洒革命的热血,用经历伴随西电的成长,用信念灌注自己的一生。听年近90岁的老西电人、我校原副校长蒋炳煌讲述迁校故事……

记  者:您是1945年参加革命的老八路,经历过枪林弹雨,做过战争年代被誉为“千里眼顺风耳”的报务工作,能讲讲您来西电前及与西电结缘的故事吗?

蒋炳煌:我是1945年5月参加革命的。当时359旅部队由延安南下,到了我的家乡湖南,我就参军了,在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杨支队做文书、宣传员。8月份北返过了长江,就调到359旅旅部报务训练班学习,教员就是旅部电台的队长,老红军。

学习这几个月,部队一直在打仗,只能一边走,一边利用休息时间学习,器材都很简陋,我们十几个学生走在路上,背包一扔,膝盖当桌子用,左手大拇指当电键用,铅笔短得手实在拿不住了,就用小木棍一绑,继续练习。

直到1946年1月毛主席到重庆谈判,签订了重庆协定,我们的部队才在河南省光山县王窑村驻扎下来。那时日本已经投降,蒋介石实施了谈判,却在暗地里蓄势发动内战。我们在那里驻扎了半年,国民党30万部队把我们包围在了一个狭小区域,物资匮乏,生活十分困难。但是当年如果不在报务队学习而在连上做文书,我可能早已牺牲了。

经过6个月的学习我们就毕业了。1946年6月25日,内战正式爆发,我们那天中午出发开始了“中原突围”。部队离开时给老乡说是去演习,因为必须悄悄进行,大张旗鼓是突围不出去的。日本虽已投降,但仍有一些残渣余孽,一些碉堡也还在。走到半道我才知道那不是演习。一直走到9月底,才到达甘肃庆阳的西峰镇。

这3个多月我们经历了最危险、最艰苦的时期。几乎没有一晚能安定地住下休息。有时正做饭,饭还没熟就打起来了,每人火速盛碗夹生饭,边吃边走,吃完的碗就往路边一放。敌人有飞机、汽车,一直撵着我们,后面追,前面堵。途径陕南,我们看到哪座山高就爬哪座,下了一座再上另一座,日日如此。原本从河南直线行军到延安只需半个月的路程,我们走了3个多月。

困难的时候,被围在山上,坡陡,没法架电台,我们就清理出一小点平地,放上电台,和延安直接联系,和毛主席直接联系。本来一个旅不应该受毛主席、受中央军委指挥,但那时没办法,因为我们同中原军区已经失掉了联系。这两三千人最终能突围出来,全靠中央指示,一旦联系不上中央,一摸瞎,那就真完了。因此,报务工作异常重要。

那时掉队的很多,上山过河,两天鞋底就磨烂了,掉队的都是脚磨破的,又在夏天,伤口很容易溃烂,很多人就跟不上了。我还记得过荆紫关的情境。那天敌人4个师包围了我们,早上起来,我们两个主力团在前面走,他们走过的时候,敌人有意放过去了,后面就剩我们一个团,一上山就打起来了。我们就在山上开山辟路,周遭是密集的炮弹、子弹,旁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地倒下……能活着从山上下来,是十分幸运的。这段经历,刻骨铭心。

到延安后,毛主席在杨家岭八路军大礼堂接见了我们。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毛主席。他在台上讲话,我离得很近,看得清清楚楚。

在延安休整了半个多月以后,部队东渡黄河,去了山西。我们这些报务员毕业后就分散到部队各电台,我一直在359旅,开始是学员,后来就成了报务员、电台队长。1951年调到了新疆独立骑兵师,开始做电台队长,然后是通讯科副科长,之中也到外省学习。1953年我又回到新疆,到军区通讯处做参谋、组长。一直到1954年11月,我来到张家口通讯兵学院(西电前身)学习和工作。25岁那年我来到西电,如今马上90岁了,与西电结缘65年啦。

记  者:您还记得初到西电时学校的情况吗?

蒋炳煌:我是1954年11月8日来到张家口的学校,算是第二期。张家口时期是学校从服务战争需要转向服务国防需要,从专科向大学过渡的重要时期。张家口是塞外重镇,条件十分艰苦,冬天零下30多度。我们是部队院校,组织演习的时候,冻得实在受不住,手里的铅笔都握不住,装备也很差。但对我们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说,已经很好了。许多来自大城市的老师刚开始很不适应,但大家都带着一种崇高的使命感,怀着满腔热情投入工作,没有丝毫怨言。

其实这和我当时在部队中原突围差不多。那时我就是要把该发出去的电报千方百计地发出去,把要收的都收回来,绝不能有错别字。报务错了就要了命,不光是自己的命,整个部队的命都得毁在你手里。所以到学校以后,这份责任感始终没有变。纵观西电校史,从王铮将军的报讯队,到毛主席为学校的几次题词,都在指引教育我们,这样的精神应该传承下来。

1954年,学校接到命令,要迁校西安支援大西北建设。我们毅然响应国家的号召,放弃原定迁址北京的计划,于1958年举校内迁西安。这是学校发展历程中一个大的转折点。

学校1958年6月下旬从张家口开始搬迁,8月中旬搬到了西安。这前前后后有很多人和事值得我们回味,这些故事都体现和凝聚了一点——学校的办学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从张家口迁校时我们学校学生有2000多人,教师1100多人,加上家属和子女共约4000人,教学设备物资有近1000吨,这样一个大摊子从张家口全部搬到西安,组织工作异常复杂,搬迁任务相当艰巨,学校党委提出绝不能耽误教学,不能提前放假,且要按时开学。

当时运送物资设备用了100多个车皮,物资好办,是死的,搬上车就行了。人员分了6批,其中有3批是专列。张家口到西安有1500多公里,我们自己在专列上安装了有线广播,还在行车中开展了唱歌表演、读报等文娱活动。

第一批人员6月下旬抵达西安,还比较顺利,我们是最后一批,8月10日出发,途径洛阳下起了大雨,铁路路基桥梁受到了损坏,我们这600多人在洛阳西站停了3天,在第二天,洛阳市政府组织我们其中300多人到洛阳拖拉机厂参观,参观的过程中突然发了洪水,参观中止,大家赶忙跟厂里的工人一起在工厂周围搭建防洪堤,告一段落后,我们向防汛指挥部要求参加抢险,因为我们是部队,作风建设很好,防汛指挥部就同意了。

当时我们先在南关帮助抢险,后来又到距离我们十几里地的粮库护粮,大家全部跑步前进,无论男女,都跑得一身大汗,到了粮库后开始背粮、修堤、拉土,干了整整一天,没有一个人叫苦。最后这批专列家属和小孩比较多,一部分家属也参加了路基抢修。当时我带着两个孩子,就让别人帮忙看着孩子,下车参加了抢修。现在回想起来,大家毫无怨言不怕苦累的场景很让人难忘。

我们搬到西安时,学校老大楼已建好,但设备还没完全安装到位,道路也没有修好,建筑物周围随处可见土堆和建筑垃圾,操场也不平……这怎么办?那时也没有这么多民工,一是找不来,二是请不起,所以,大家下了车放下背包,立马投入到担土、平地、清理垃圾等艰难的建校劳动中。领导带头,全校参与,经过20多天热火朝天的劳动,学校的主干道修好了,大楼周围地面平整了,几十万册图书开箱上架了,设备安装好了,垃圾也消失了……

从凉爽的张家口到西安这个夏日“火炉”,本来就不太适应,再加上紧张的劳动,是非常辛苦的,但大家看上去却都是兴高采烈、斗志昂扬,在全校师生的努力下,9月1日按时开学了。这其中充分体现了我们特有的西电精神。

记  者:迁校之后的几年,学校迎来了怎样的发展?您认为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西电精神得到了怎样的体现?

蒋炳煌:1958年到1961年是学校的大发展时期。我们从学生2000多人,教职工1000多人,发展到全校近10000人,学生最多的时候达到8000多人,当然说老实话学生数量的激增是受1958年大跃进影响,已超出自身能够承载的能力。当时我们国家很困难,发生了自然灾害,粮食、食用油、肉、副食品这些全面紧张,加上学校人多,肝炎、痢疾等疾病时有发生,还有的同志因为营养不良导致浮肿,在这样一种灾害、困难面前,我们该怎么办?

是减人,让学生回家,还是靠上级,问国家要?这两条路我们都不走。既不能耽误学生学习也不能张口向国家要,我们选择自己动手,自强奋斗!我们自己办农场、办牧场、挖鱼池,养猪……

1960年,我们在咸阳郊区办了一个2000亩的农场,在大荔办了一个5500多亩的农场,在草滩渭河边也办了农场,在丈八沟挖了一个30亩的鱼池,还在陕北洛川办了牧场,养了3900多只羊,学校内部提倡各个食堂养猪、种菜,全部依靠自己劳动。

记得在陕北养羊的牧场,放牧的就是一位名叫杨苏的红军少校,当时不管是领导还是干部,大家都齐上阵,说干就干。就这样,我们陆续完成任务,3万多斤粮食、5万多斤花生,还有一部分肉、副食品,西电人依靠自己的双手补充了供给,克服了困难,使我们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基本未受影响,一直正常运转下来。

学校在1958年至1961年之间发展很快,除了师生数量的增长,我们还由4个系发展到7个系,由几个专业发展到20多个专业,同时,学校将三分之一的人力、物资分出去,在重庆建了一所雷达工程学院,另外还筹建了一个1000人规模的工厂为科研服务,就是现在学校西边的904厂。只要国家有需要,我们说分就分,说建就建,响应号召立竿见影,可见,西电人始终服从国家战略、服务地方发展,“艰苦奋斗、自强不息,求真务实、爱国为民”的西电精神在实际工作中传承了下来,并发挥着促进、指导作用。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精神,学校才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铸造了“西军电”辉煌。我国第一部气象雷达、我国第一套流星余迹通信系统、我国第一台可编程雷达信号处理机、我国第一台毫米波通信机、我军第一台塔型管空腔振荡器、我军第一台塞绳电报互换机、我军第一套三坐标相控阵雷达……在遭遇技术封锁的困难时期,西电却创造了我国电子与信息技术领域十余个“第一”。西电精神已经融入了西电人的血液,并带领着西电人直面困难,一往无前。

记  者:您认为西电精神产生的根源在哪里?时值学校在西安办学60周年,您认为新时期我们应如何更好地传承西电精神?

蒋炳煌:我们学校的根在部队,她诞生的直接原因是培养革命战争急需的通信技术人才,是由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亲手创建的、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的第一所工程技术学校。从创建到发展壮大,成为部队通信工程技术人才的摇篮,一直备受中央领导人的关怀。应该说,西电精神是在艰苦环境当中,在我们党、我们军队直接哺育下的长期过程中形成的。我们学校经历过长征精神的洗礼,延安精神的滋润,延续着中国高校最长的红色根脉。如果把党比作母亲,西电就是直接吸吮母亲乳汁长大的孩子。红色基因是西电这所中国高校最鲜明的特点。

学校迁址西安已经一个甲子,我们学校的发展跟我们国家一样,有起伏,但是总的来说,是向好的方向一步一步迈进。为什么困难情况下我们还能够取得成绩,还能获得发展,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停下艰苦奋斗的脚步,始终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如今在新时代,我们西电人更要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以新的面貌迎接新的挑战,完成新的时代使命。在这个过程中,引导我们的学生和教师不忘初心,传承弘扬好西电精神,对于发挥师生个人最大的能动性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应该抓住学校西安办学60周年这个契机,在回望历史的同时,认认真真总结学校的办学经验,梳理好我们为国家为地方作出的实实在在的贡献,讲好我们的西电故事,激励一代代西电人不忘初心,不懈前行。

人物简介:

蒋炳煌,男,1929年1月出生,湖南湘阴人,1945年5月参加革命,194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之初,先后在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杨支队(359旅南下支队)、359旅工作;1951年6月在新疆独立骑兵工作;1953年5月在新疆军区司令部工作;1954年11月后在本校工作,1981年1月任副校长,1989年12月离休,享受正厅级待遇。离休后继续发挥余热,先后任离退休党委委员,55号楼支部书记、支部宣传委员等职务。

责任编辑:贾凯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