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高考40年|郝跃:个人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新闻网
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要闻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恢复高考40年|郝跃:个人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
时间:2017-09-21 09:51:02来源:新闻中心点击:

前言: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迄今已40年整。翻开尘封的校史档案,有据可查的西电77、78级学生共有1573人。他们当中,先后有7人当选两院院士——包为民、张尧学、王中林、武向平、段宝岩、郝跃、杨小牛,这个令西电人自豪的名单生动诠释了人才培养的“西电现象”;他们当中,100余人本科或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成为40年来西电教学科研战线的重要中坚力量;他们当中,更多人毕业后走向社会,努力拼搏、贡献才智,成为了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主力军。通过恢复高考步入大学殿堂的西电77、78级校友,因为特殊的时代背景和鲜明的个人特质,毕业后成就了精彩的人生道路,成为西电教育大眼界、大境界、大胸怀、大格局的最好体现。在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之际,党委宣传部特推出“我的梦·时代梦·西电梦”系列主题报道,通过对77、78级杰出校友和在校教师的专访等形式,从一个侧面展示这批特殊的西电人身上的责任意识、奉献意识、担当意识和家国情怀,助力一流大学建设。

中科院郝跃院士: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

■记者 吴华

“如果没有1977年高考制度的改革,如果再推迟几年,或许我就扎根西双版纳了……”

每当记忆长河中高考经历的波澜荡起,中科院郝跃院士心间,就像多年前头顶那方彩云之南缀满星的夜空,明亮,深远。

“每个人的生涯始终都与一个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恢复高考40年之际,因高考而改变命运轨迹的郝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心中充满喟叹,“恢复高考,是当年从失常走向正常、从禁锢走向开放、从停滞走向发展的关键一步。高考不仅给青年一代带来了希望与实际意义上的未来,而且改变了社会价值观,促成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巨变。”

“当年,同学们对知识的渴求程度无以复加,要将逝去的时间夺回来,学好知识技能,为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祖国添砖加瓦,成为迈入象牙塔的青年人心中,最强烈的精神信念!”

拉开记忆的闸门,那段令郝跃刻骨铭心的特殊岁月倾泻而出……

“5分+绵羊”少年和一捆没人要的“数理化”

郝跃祖籍安徽阜阳,1958年生于重庆,在重庆长大。“文革”期间,父亲被打为走资派,身为知识分子的母亲也受牵连被关“牛棚”。

整整10年,对于这个被打上“黑五类”烙印的少年,家中仅有的,就是父母留下的满壁书籍——郝跃安置心灵的唯一港湾。

“这就是我的少年时代,所有的时间与空间,无数个静谧的夜晚,书页中升腾起的墨香伴我入眠。”

特殊的时代背景和成长经历,塑造了郝跃“5分+绵羊”的性格。“学习特别好,没有造反精神,看书写日记,所有精力都用来啃书。父母虽受到过冲击,但却始终对党忠贞不渝,这种世界观深深影响了我。”

1974年,高中毕业后的郝跃因年龄小而无法招工,于是,初中起就痴迷无线电的他,在学校义务当起了电工。修理发电机、电动机、汽车电子器件这些,都难不倒这个16岁的聪颖少年。

本想等年龄满了就招工,然而,历史再一次调转了人生的船头——那一年,郝跃作为浩浩荡荡的知识青年一员,下乡走入云南昆明半山区的农村。

一到农村,郝跃便当上了知青生产队队长,他笑说,原因简单,同去的80多人大都初中毕业,高中生很少,大队的支书就说,“你文化水平高,就你当队长吧!”

农村异常艰苦的生活与高强度的劳动,对一个人意志的磨练是严酷的。稀里糊涂当上知青生产队队长的郝跃,在繁重的劳动锻炼中经受着不曾有过的洗礼,这令他的“绵羊”性格也悄然发生了质的改变。

一天,大队突然宣布队里的阅览室不办了,要改成仓库,队里青年可以去搬走自己喜欢的书。郝跃那天去得比较晚,走进那间常泡的阅览室,郝跃哭笑不得。所有小说、文艺类书刊,像《欧阳海之歌》《金光大道》《解放军文艺》这些,全被拿空。而数理化书籍,却齐齐整整码在书架上,一本不少。

没想更多,几何、代数、物理、化学……郝跃各抽了一本,用草绳随意一捆,拎回当知青时的家里,顺手丢进了床下的箱子。

“劳动之余,最惬意的莫过于仰望头顶的天高云淡,尤其一入夜,伸手就能摘到星辰!”依旧在不安与期待中怔怔懂懂度日的郝跃,没有想到,这捆书日后竟会派上大用场。

1976年,随着青年大军招工,郝跃来到西双版纳的地质队,当起勘探工人。没多久,电工基础扎实的他又被调到地质大队去当电工。“我还参加过西双版纳景洪县电工大比武,就是踩着登高板登电线杆,看谁快。那时的我乐在自己的工作中。”郝跃的嘴角微微扬起。

当恢复高考的希望在遥远的天边升起时,本想一心一意当电工的郝跃,突然记起了从农村带来的那捆“数理化”,这套不到10公分高的铅字书,成了那时高价也买不来的“香饽饽”。

把丢失的时间夺回来

从1977年10月21日公布高考恢复,到12月10日开始考试,仅有40多天备考,必须与时间赛跑!

那时刚出《毛选》五卷,地质队员们晚上冲凉后要拿着板凳去参加集体学习,每晚9点半以后,郝跃才能开始专业课的复习。住在地质队用两米高席子一间间隔开、房顶一排相通的茅草棚里,为了不影响别人,不敢开灯的郝跃,就着微弱的暖黄色煤油灯光,要继续熬到凌晨3点。

“自己一夜之间成了高玉宝,‘我要上学’的念头如此强烈!”

恢复高考时,积压了十几年的青年至少有几千万人。考大学最直接最迅速地点燃了许多人心中的火把,也因此注定高考是一条严酷的羊肠小径。“当时我们地质系统有100多人考大学,考上的有两个,我是其中之一。”

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年轻人心中充满对革命的向往。“陕西延安是革命圣地,而西安离延安不远,西电又是所军校,专业还是我喜爱的无线电。”就是这样简单的原因,作为570万高考大军中的幸运儿之一,原本可以上清华的郝跃,踏入了向往已久的西电校园。

1978年2月,刚下火车迎面袭来的西北刺骨寒风,着实给了从热带来的19岁南方青年一个“下马威”。“但我心里是火热的,信念决定了一切——要把丢失的时间夺回来!”

在西电争分夺秒的学习情形,成为了郝跃终身难忘的记忆——

“那时经济改革刚开始,西电常停电,一停电,大家就不约而同点起蜡烛继续学。远望去,老大楼、西大楼、东大楼里烛火通明,汇聚成一道道载着知识报国梦的‘星河’。周六晚上学校有时会在操场上放电影,一些同学,比如王中林(现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4年期间没有看过一场,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

做一颗祖国的螺丝钉

那时,资源匮乏,基础设施条件很差,很多教材是刻蜡版油印的,听英语要用总也借不到的笨重大录音机。同学们的伙食,早上包谷糊糊咸菜,中午萝卜白菜,晚上白菜萝卜,一顿粗粮一顿细粮。但郝跃觉得,这都不是困难。

“毕业后,只要能发挥专业特长,无论戈壁大漠或深山峻岭,只要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哪里需要就扎根在哪里。爱国奉献的情怀灌注在了那代人的灵魂里!”谈到77级学生朴素的共同理想,郝跃语气坚定,“根本不会想太多,就是要做一颗祖国的螺丝钉!”

郝跃相信,自己上山下乡和当工人的4年没有白费。“我们那代人经历的种种,就像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要上刑场时,跟李奶奶讲的那句话——有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都能对付!”

郝跃院士带领团队进行氮化镓器件可靠性测试

1982年,毕业于西电半导体物理与器件专业的郝跃一头扎进微电子材料和器件的科学研究与人才培养。这个“猛子”一扎就是30多年,随着一道道难题破解,探底“科研之洋”的数据被不断刷新。

针对新型氮化镓半导体材料与器件的攻关,郝跃带领团队相继提出一系列创新的高质量材料生成方法、新型半导体材料与器件结构,微波功率器件的效率被提高至当前国际最高纪录73%,几乎达到了半导体微波功率器件电能转换的极限。成果被评价为过去10多年该领域的3项里程碑成果之一,先后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各一项。

郝跃院士带领团队操作半导体设备

“微电子不微。”这是郝跃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基于半导体微电子技术的芯片加上软件构成了信息时代和信息社会科技文明的基础。所以,微电子技术是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体现,是国家综合国力的标志。提起“挚爱”微电子,一生追求当好“祖国螺丝钉”的郝跃语速不由加快,“作为科研工作者,必须承担起自己的使命!”

大学教育应适时而变

面向未来,总有一种时不我待紧迫感的郝跃,一方面密切关注着学科前沿此起彼伏的热点,一方面思考着大学教育中尚需变革的关键点。“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大学教育应适时而变,在功能上完成四项转变——从知识学习指导者转变为未来生活设计者,从文化知识传授者转变为知识体系建构者,从课程教材执行者转变为课程教学的研究探索者,从教育教学管理者转变为人际关系的协调者。”

“恢复高考至今40年过去了,在全球化和高等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高的背景下,通过大力实施国际化办学路径实现高水平办学目标已在当今国内外高等教育界达成共识。培养人才的家国情怀和国际化视野对一流大学而言至关重要。学校一流建设的思路也正契合了这点。学校五届一次教代会提出的“国际化牵引行动”计划的实施,为学校在教育教学改革、人才培养质量提升等方面取得突破发挥了显著作用,国际化已经成为驱动学校跨越式发展的关键因素。”

谈及“一流建设”,郝跃的话语字斟句酌,“在坚持传承和弘扬已融入学校血脉的优良传统的同时,尤其要重视增强学生的国际化视野。具备国际化视野是手段不是目的,要通过具备国际化的眼光与视角,把握世界发展规律与趋势,有效整合先进理念与先进生产要素于个人具体的工作实践,服务于个人自身与国家事业的发展,并最终提高自身与国家的全球竞争力。”

面对教育事业的重要话题,郝跃眼中饱含期盼:“我们要在学生迈进校园后的每个细小的育人点滴中,注重启发他们融入国际化趋势,瞄准国际前沿,对标国际标准,敢于在更富挑战性的国际大平台上展示自己,使我们的学生成为有大眼界、大境界、大胸怀、大格局的新时代青年。

郝跃院士接受中国科学报和学校宣传部记者采访

“历史告诉我们,每个人的前途命运都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以自身经历精彩注解了中国知识分子在时代巨变中责任与担当的郝跃说,“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作为大学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紧扣时代步伐,强化育人力度和环境建设,在推进学校‘一流建设’、实现‘中国梦’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往期链接:

恢复高考40年|包为民:家国情怀指引成功路

恢复高考40年|曹丽娜:教书匠也要有工匠精神

恢复高考40年|张建奇:与物理结下一辈子的缘分

上一条:各大媒体聚焦第三届“互联网+”大赛总决赛
下一条:党员教师公开课|帮助大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恢复高考40年|郝跃:个人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
发布时间:2017-09-21 09:51:02来源:新闻中心点击:我要评论: 0

前言: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迄今已40年整。翻开尘封的校史档案,有据可查的西电77、78级学生共有1573人。他们当中,先后有7人当选两院院士——包为民、张尧学、王中林、武向平、段宝岩、郝跃、杨小牛,这个令西电人自豪的名单生动诠释了人才培养的“西电现象”;他们当中,100余人本科或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成为40年来西电教学科研战线的重要中坚力量;他们当中,更多人毕业后走向社会,努力拼搏、贡献才智,成为了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主力军。通过恢复高考步入大学殿堂的西电77、78级校友,因为特殊的时代背景和鲜明的个人特质,毕业后成就了精彩的人生道路,成为西电教育大眼界、大境界、大胸怀、大格局的最好体现。在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之际,党委宣传部特推出“我的梦·时代梦·西电梦”系列主题报道,通过对77、78级杰出校友和在校教师的专访等形式,从一个侧面展示这批特殊的西电人身上的责任意识、奉献意识、担当意识和家国情怀,助力一流大学建设。

中科院郝跃院士: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

■记者 吴华

“如果没有1977年高考制度的改革,如果再推迟几年,或许我就扎根西双版纳了……”

每当记忆长河中高考经历的波澜荡起,中科院郝跃院士心间,就像多年前头顶那方彩云之南缀满星的夜空,明亮,深远。

“每个人的生涯始终都与一个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恢复高考40年之际,因高考而改变命运轨迹的郝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心中充满喟叹,“恢复高考,是当年从失常走向正常、从禁锢走向开放、从停滞走向发展的关键一步。高考不仅给青年一代带来了希望与实际意义上的未来,而且改变了社会价值观,促成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巨变。”

“当年,同学们对知识的渴求程度无以复加,要将逝去的时间夺回来,学好知识技能,为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祖国添砖加瓦,成为迈入象牙塔的青年人心中,最强烈的精神信念!”

拉开记忆的闸门,那段令郝跃刻骨铭心的特殊岁月倾泻而出……

“5分+绵羊”少年和一捆没人要的“数理化”

郝跃祖籍安徽阜阳,1958年生于重庆,在重庆长大。“文革”期间,父亲被打为走资派,身为知识分子的母亲也受牵连被关“牛棚”。

整整10年,对于这个被打上“黑五类”烙印的少年,家中仅有的,就是父母留下的满壁书籍——郝跃安置心灵的唯一港湾。

“这就是我的少年时代,所有的时间与空间,无数个静谧的夜晚,书页中升腾起的墨香伴我入眠。”

特殊的时代背景和成长经历,塑造了郝跃“5分+绵羊”的性格。“学习特别好,没有造反精神,看书写日记,所有精力都用来啃书。父母虽受到过冲击,但却始终对党忠贞不渝,这种世界观深深影响了我。”

1974年,高中毕业后的郝跃因年龄小而无法招工,于是,初中起就痴迷无线电的他,在学校义务当起了电工。修理发电机、电动机、汽车电子器件这些,都难不倒这个16岁的聪颖少年。

本想等年龄满了就招工,然而,历史再一次调转了人生的船头——那一年,郝跃作为浩浩荡荡的知识青年一员,下乡走入云南昆明半山区的农村。

一到农村,郝跃便当上了知青生产队队长,他笑说,原因简单,同去的80多人大都初中毕业,高中生很少,大队的支书就说,“你文化水平高,就你当队长吧!”

农村异常艰苦的生活与高强度的劳动,对一个人意志的磨练是严酷的。稀里糊涂当上知青生产队队长的郝跃,在繁重的劳动锻炼中经受着不曾有过的洗礼,这令他的“绵羊”性格也悄然发生了质的改变。

一天,大队突然宣布队里的阅览室不办了,要改成仓库,队里青年可以去搬走自己喜欢的书。郝跃那天去得比较晚,走进那间常泡的阅览室,郝跃哭笑不得。所有小说、文艺类书刊,像《欧阳海之歌》《金光大道》《解放军文艺》这些,全被拿空。而数理化书籍,却齐齐整整码在书架上,一本不少。

没想更多,几何、代数、物理、化学……郝跃各抽了一本,用草绳随意一捆,拎回当知青时的家里,顺手丢进了床下的箱子。

“劳动之余,最惬意的莫过于仰望头顶的天高云淡,尤其一入夜,伸手就能摘到星辰!”依旧在不安与期待中怔怔懂懂度日的郝跃,没有想到,这捆书日后竟会派上大用场。

1976年,随着青年大军招工,郝跃来到西双版纳的地质队,当起勘探工人。没多久,电工基础扎实的他又被调到地质大队去当电工。“我还参加过西双版纳景洪县电工大比武,就是踩着登高板登电线杆,看谁快。那时的我乐在自己的工作中。”郝跃的嘴角微微扬起。

当恢复高考的希望在遥远的天边升起时,本想一心一意当电工的郝跃,突然记起了从农村带来的那捆“数理化”,这套不到10公分高的铅字书,成了那时高价也买不来的“香饽饽”。

把丢失的时间夺回来

从1977年10月21日公布高考恢复,到12月10日开始考试,仅有40多天备考,必须与时间赛跑!

那时刚出《毛选》五卷,地质队员们晚上冲凉后要拿着板凳去参加集体学习,每晚9点半以后,郝跃才能开始专业课的复习。住在地质队用两米高席子一间间隔开、房顶一排相通的茅草棚里,为了不影响别人,不敢开灯的郝跃,就着微弱的暖黄色煤油灯光,要继续熬到凌晨3点。

“自己一夜之间成了高玉宝,‘我要上学’的念头如此强烈!”

恢复高考时,积压了十几年的青年至少有几千万人。考大学最直接最迅速地点燃了许多人心中的火把,也因此注定高考是一条严酷的羊肠小径。“当时我们地质系统有100多人考大学,考上的有两个,我是其中之一。”

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年轻人心中充满对革命的向往。“陕西延安是革命圣地,而西安离延安不远,西电又是所军校,专业还是我喜爱的无线电。”就是这样简单的原因,作为570万高考大军中的幸运儿之一,原本可以上清华的郝跃,踏入了向往已久的西电校园。

1978年2月,刚下火车迎面袭来的西北刺骨寒风,着实给了从热带来的19岁南方青年一个“下马威”。“但我心里是火热的,信念决定了一切——要把丢失的时间夺回来!”

在西电争分夺秒的学习情形,成为了郝跃终身难忘的记忆——

“那时经济改革刚开始,西电常停电,一停电,大家就不约而同点起蜡烛继续学。远望去,老大楼、西大楼、东大楼里烛火通明,汇聚成一道道载着知识报国梦的‘星河’。周六晚上学校有时会在操场上放电影,一些同学,比如王中林(现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4年期间没有看过一场,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

做一颗祖国的螺丝钉

那时,资源匮乏,基础设施条件很差,很多教材是刻蜡版油印的,听英语要用总也借不到的笨重大录音机。同学们的伙食,早上包谷糊糊咸菜,中午萝卜白菜,晚上白菜萝卜,一顿粗粮一顿细粮。但郝跃觉得,这都不是困难。

“毕业后,只要能发挥专业特长,无论戈壁大漠或深山峻岭,只要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哪里需要就扎根在哪里。爱国奉献的情怀灌注在了那代人的灵魂里!”谈到77级学生朴素的共同理想,郝跃语气坚定,“根本不会想太多,就是要做一颗祖国的螺丝钉!”

郝跃相信,自己上山下乡和当工人的4年没有白费。“我们那代人经历的种种,就像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要上刑场时,跟李奶奶讲的那句话——有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都能对付!”

郝跃院士带领团队进行氮化镓器件可靠性测试

1982年,毕业于西电半导体物理与器件专业的郝跃一头扎进微电子材料和器件的科学研究与人才培养。这个“猛子”一扎就是30多年,随着一道道难题破解,探底“科研之洋”的数据被不断刷新。

针对新型氮化镓半导体材料与器件的攻关,郝跃带领团队相继提出一系列创新的高质量材料生成方法、新型半导体材料与器件结构,微波功率器件的效率被提高至当前国际最高纪录73%,几乎达到了半导体微波功率器件电能转换的极限。成果被评价为过去10多年该领域的3项里程碑成果之一,先后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各一项。

郝跃院士带领团队操作半导体设备

“微电子不微。”这是郝跃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基于半导体微电子技术的芯片加上软件构成了信息时代和信息社会科技文明的基础。所以,微电子技术是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体现,是国家综合国力的标志。提起“挚爱”微电子,一生追求当好“祖国螺丝钉”的郝跃语速不由加快,“作为科研工作者,必须承担起自己的使命!”

大学教育应适时而变

面向未来,总有一种时不我待紧迫感的郝跃,一方面密切关注着学科前沿此起彼伏的热点,一方面思考着大学教育中尚需变革的关键点。“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大学教育应适时而变,在功能上完成四项转变——从知识学习指导者转变为未来生活设计者,从文化知识传授者转变为知识体系建构者,从课程教材执行者转变为课程教学的研究探索者,从教育教学管理者转变为人际关系的协调者。”

“恢复高考至今40年过去了,在全球化和高等教育国际化水平不断提高的背景下,通过大力实施国际化办学路径实现高水平办学目标已在当今国内外高等教育界达成共识。培养人才的家国情怀和国际化视野对一流大学而言至关重要。学校一流建设的思路也正契合了这点。学校五届一次教代会提出的“国际化牵引行动”计划的实施,为学校在教育教学改革、人才培养质量提升等方面取得突破发挥了显著作用,国际化已经成为驱动学校跨越式发展的关键因素。”

谈及“一流建设”,郝跃的话语字斟句酌,“在坚持传承和弘扬已融入学校血脉的优良传统的同时,尤其要重视增强学生的国际化视野。具备国际化视野是手段不是目的,要通过具备国际化的眼光与视角,把握世界发展规律与趋势,有效整合先进理念与先进生产要素于个人具体的工作实践,服务于个人自身与国家事业的发展,并最终提高自身与国家的全球竞争力。”

面对教育事业的重要话题,郝跃眼中饱含期盼:“我们要在学生迈进校园后的每个细小的育人点滴中,注重启发他们融入国际化趋势,瞄准国际前沿,对标国际标准,敢于在更富挑战性的国际大平台上展示自己,使我们的学生成为有大眼界、大境界、大胸怀、大格局的新时代青年。

郝跃院士接受中国科学报和学校宣传部记者采访

“历史告诉我们,每个人的前途命运都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以自身经历精彩注解了中国知识分子在时代巨变中责任与担当的郝跃说,“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作为大学教育工作者,我们必须紧扣时代步伐,强化育人力度和环境建设,在推进学校‘一流建设’、实现‘中国梦’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往期链接:

恢复高考40年|包为民:家国情怀指引成功路

恢复高考40年|曹丽娜:教书匠也要有工匠精神

恢复高考40年|张建奇:与物理结下一辈子的缘分

责任编辑:付一枫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