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要闻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西电往事】王金檀:控制工程系筹建追记
时间:2017-04-07 15:14:10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

前言: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

军事电信工程学院控制工程系筹建追记

■王金檀

王金檀,上海人,1930年2月出生。中学时期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并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49年7月由上海市军管会青干班转入中央军委工程学校(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区队长、班主任、训练参谋、系副主任、图书馆副馆长、校二机关党总支书记等职。1986年9月离休。

(摄影/王庆毅)

控制工程系成立于1959年8月,作为筹建工作的亲历者,对于这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在离休后曾有过写回忆的念头,因专业早已下马,日久想法就慢慢淡化了。数十年来,一些老同事、老校友也问及当年“命根子系”、“刀把子系”的情况,特别是最近几年3591班老校友对当时的经历更为关心,因此,又重新促使我在耄耋之年要抓紧记录那段岁月。

这个追记有三层含意:回应和感谢3591班老校友对母校诚挚的关心厚爱;本人有责任留下这段有意义的经历,了却本应交待的心愿;作为计算机学院史记的补充参考材料。

一、1959年我国“两弹一星”研制任务刚起步不久,国防科委和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即要求我校必须抓紧筹建控制工程系,并确定于同年招生开学。因任务紧迫,学校派遣闵长生(系主任)、周光耀(留美教授)、刘熙(训练参谋)三位同志急赴有关院、所、基地和军工厂等单位,进行沟通联系与实地考察。经过近半年紧张而艰辛的工作,初步了解和掌握了新技术领域的一些重要信息,并收集了一部分有价值的保密资料,为筹建任务打下重要的基础。

二、当时我校是属于通信兵部领导,学校共设置了四个系。1959年因专业建设的发展进行了调整;指挥工程系仍为一系,将原二、三系合并成电信工程系为二系,改雷达工程系为雷达导航系,称四系,筹建的控制工程系列为三系,下设弹道式导弹控制系统,飞航式导弹控制系统、遥控遥测、解算装置(计算机)四个专业,三系的专业业务工作,基本上与国防科委有关各局联系。1963年1月我校由通信兵部划归国防科委领导,控制工程系改称自动控制系。

三、本人是在1959年7月先去河南招生(部队先于清华北大录取),随后即在控制工程系工作。当时系属师级编制,下设政治、训练、行政三个处,后增设科研处。训练处配有三名训练参谋,刘熙同志分管训练计划、教务实施、师资管理;文道兴同志负责资料与教材管理;我分管科研学术、实验室建设、对外协作,三人分工明确,密切合作,我们配合很好。在教学工作中,当时有三项任务:(一)安排首届500名新学员开课问题;(二)迅速上报系的训练计划;(三)尽快落实专业的师资、教材、实验器材等问题。

四、系的训练计划是关系到导弹控制系统专业人才培养的方向、目标、学制、专业与课程设置,以及发展规模等方面的指导性文件(如学制曾考虑为六年,增设侦查专业等),该训练计划主要由刘参谋执笔撰写,经多次修改成文交系党委反复讨论后,报校党委审定。不同于其他系的是还需上报通信兵部审批,为了赶在国庆十周年前报送兵部,特请兰州军区空司派了一架小型运输机,将周光耀教授与我两人送到北京,第二天一早,我们直奔王诤部长家中,面呈了训练计划,并汇报有关筹建情况。

五、师资中的基础课与专业基础课老师没有问题,而专业课老师一个也没有,即使外聘外调也很难办,只能自力更生,白手起家。经校方研究决定,准备派师生到有关单位进行培训。于是一方面从现有的教员中选调,另一方面从56班大三以上学历的学生中抽调,最后确定共有27名同志进行脱产学习:杜廉石、陈怀琛等十六名同志去哈军工、王正光等六名同志去五院、李兴无等四名同志去清华、宋志芳同志去北大(后转五院)。经联系这些接受培训的单位对我校非常支持,如1959年9月我去哈军工联系培训事宜,该院领导在我带去的公函上当即批示:“责无旁贷”四个字,风格之高,迄今难忘。这批派出培训的同志深知后续任务之重大,个个勤奋学习,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回校后,一方面紧张备课,另一方面要编写大量专业教材与资料,从而有效地解决了学员急需的教材难题。这些教材在外协交流中,获得了兄弟院校的好评。系的师资队伍在控制工程系的筹建工作中起着至关重要的支柱作用。

六、专业实验设备也是一无所有,记得当时教研室张汶主任曾带一名保密员去北京某基地库房挑拣回来一批旧的零部件器材,如军用雷达发射机用的磁控管等,实验室中实际上只有一些教学模型和弹上的废次品,如陀螺仪等,难得有一个543型弹上的零部件实物,可能是借期的原因,不得不由我和另一位教员将实物从西安送到两千多公里以外的齐齐哈尔碾子山某军工厂。正如闵主任所言;在教学实践中,有些教员也未见过导弹实物,基本上是“纸上谈兵”,实践环节是寄希望与外协的毕业设计中,可见当时工作起步难度之大。这些情况上级机关是清楚的,1961年国防科委有关部门通知:拟拨给学校控制工程系一枚仿制1059型导弹,作为教学样机使用,这真是雪中送炭,知情者莫不兴奋不已!但这么大的实物(长度约近二十米,重量达三吨)在教学大楼内肯定放置不下,乃立即选址在教学大楼东侧盖起了一座大平房,作为专用实验室(见照片),并制定了“军列押运夜间作业”的安全保密计划,就等待着准备接运,非常遗憾的是军情突变,通知停止执行计划。

七、在筹建过程中对上述现实问题,包括学术交流参观等大部分问题都需要通过外协来解决,因涉及专业内容,单位之间不能直接联系,规定必须经国防科委转介,因此仅办理保密手续,就花费不少时间、人力和经费。经反映后,1960年底由国防科委四局李庄局长,来我校主持召开了西北地区新技术专业院校协作会议,参会的有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炮兵学校、空军第四高级专科学校、武威炮兵学校,后来北京航空学院也参加协作,并规定每年召开一次协作交流会议,从而这六所院校可直接联系,加强了合作。

八、关于筹建控制工程系的保密问题,也引起外界的不少猜疑,有的认为是搞特殊化,当时既无法解释,也不能解释,因涉及国防尖端武器的研制内容,任何一点泄密都是重大责任事故,因此加强保密制度是绝对必要的。当时的保密措施增加了不少人力和工作量,例如在系政治处,要配备专职保卫干部,教学区设有专用保密室和库房,每个干部、教员、学员都备有保密包,所有专用笔记本上每页均有编号。每当上下专业课,学员们忙于领交保密包,紧张的节奏他们是很有体会的。当时在专业教研室、实验室、资料室所在区还设有禁区和门卫,系部每季度必须上报部队实力报告(含人员编制、实验设备、武器弹药等的变化),并派专人乘包厢直送国防科委。此外凡来系参观、学习,交流专业内容者,必须携带个人政审密封证件,经审核后才能接待等等,真是“不胜其烦”,但规定还必须严格执行,因此,很希望能得到外界的理解。

九、控制工程系的筹建阶段,正值国家的大跃进时期,除教学实施中的困难外,突出的问题是院校要扩大招生,1959年系内招生500名学员,1960年招生1000名,1961年又招生1000名,盲目的扩招带来一系列矛盾,教学比例失调,工作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之中,不得不又进行多次调整,1962年停止招生,1963年少量招生。1964年国防科委对全国国防高等工程技术院校的专业设置进行调整,撤销了学校弹道式、飞航式两个导弹控制系统专业,保留了电子计算机专业(现计算机学院)。

十、在筹建工作困难的情况下,所幸国防科委和学校领导都非常重视和关心,协作单位也大力支持,基本上是一路“绿灯”尽力解决难题。更值得欣慰的是五年来学校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创建,培养了导弹控制系统约2000名早期专业人才,他(她)们在部队、基地、高校、研究所等航天有关部门保持部队光荣传统,奋力拼搏,为国防尖端武器的研制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母校争了光。

后记

一、从控制工程系的筹建、发展到现今的计算机学院,经历了近六十年的不平凡的道路,我们不能忘记历届广大教师付出的辛勤劳动,更不能忘记三位老前辈:闵长生同志、周光耀同志、刘熙同志,他们是控制工程系的奠基人。

二、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大庆,也是计算机学院(原控制工程系)成立六十周年的纪念日,同时又是首届59班学院进入我校控制工程系六十周年的日子,届时能争取共享欢庆的喜悦。

三、代号1059型导弹,就是东风一号DF-1,是我国第一代的战略导弹,也是2015年大阅兵时亮相的东方系列导弹的前身。学校教学大楼东侧的大平房,就是准借安置1059型导弹的专用实验室,它是我校筹建控制工程系唯一的实体见证,意义非凡,建议作为“遗址”保留。

上一条:创新求索 永不停息:记2016师德标兵黄健斌教授
下一条:【研究生国奖人物】肖岚:格物致知 知足常乐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西电往事】王金檀:控制工程系筹建追记
发布时间:2017-04-07 15:14:10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我要评论: 0

前言: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

军事电信工程学院控制工程系筹建追记

■王金檀

王金檀,上海人,1930年2月出生。中学时期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并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49年7月由上海市军管会青干班转入中央军委工程学校(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区队长、班主任、训练参谋、系副主任、图书馆副馆长、校二机关党总支书记等职。1986年9月离休。

(摄影/王庆毅)

控制工程系成立于1959年8月,作为筹建工作的亲历者,对于这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在离休后曾有过写回忆的念头,因专业早已下马,日久想法就慢慢淡化了。数十年来,一些老同事、老校友也问及当年“命根子系”、“刀把子系”的情况,特别是最近几年3591班老校友对当时的经历更为关心,因此,又重新促使我在耄耋之年要抓紧记录那段岁月。

这个追记有三层含意:回应和感谢3591班老校友对母校诚挚的关心厚爱;本人有责任留下这段有意义的经历,了却本应交待的心愿;作为计算机学院史记的补充参考材料。

一、1959年我国“两弹一星”研制任务刚起步不久,国防科委和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即要求我校必须抓紧筹建控制工程系,并确定于同年招生开学。因任务紧迫,学校派遣闵长生(系主任)、周光耀(留美教授)、刘熙(训练参谋)三位同志急赴有关院、所、基地和军工厂等单位,进行沟通联系与实地考察。经过近半年紧张而艰辛的工作,初步了解和掌握了新技术领域的一些重要信息,并收集了一部分有价值的保密资料,为筹建任务打下重要的基础。

二、当时我校是属于通信兵部领导,学校共设置了四个系。1959年因专业建设的发展进行了调整;指挥工程系仍为一系,将原二、三系合并成电信工程系为二系,改雷达工程系为雷达导航系,称四系,筹建的控制工程系列为三系,下设弹道式导弹控制系统,飞航式导弹控制系统、遥控遥测、解算装置(计算机)四个专业,三系的专业业务工作,基本上与国防科委有关各局联系。1963年1月我校由通信兵部划归国防科委领导,控制工程系改称自动控制系。

三、本人是在1959年7月先去河南招生(部队先于清华北大录取),随后即在控制工程系工作。当时系属师级编制,下设政治、训练、行政三个处,后增设科研处。训练处配有三名训练参谋,刘熙同志分管训练计划、教务实施、师资管理;文道兴同志负责资料与教材管理;我分管科研学术、实验室建设、对外协作,三人分工明确,密切合作,我们配合很好。在教学工作中,当时有三项任务:(一)安排首届500名新学员开课问题;(二)迅速上报系的训练计划;(三)尽快落实专业的师资、教材、实验器材等问题。

四、系的训练计划是关系到导弹控制系统专业人才培养的方向、目标、学制、专业与课程设置,以及发展规模等方面的指导性文件(如学制曾考虑为六年,增设侦查专业等),该训练计划主要由刘参谋执笔撰写,经多次修改成文交系党委反复讨论后,报校党委审定。不同于其他系的是还需上报通信兵部审批,为了赶在国庆十周年前报送兵部,特请兰州军区空司派了一架小型运输机,将周光耀教授与我两人送到北京,第二天一早,我们直奔王诤部长家中,面呈了训练计划,并汇报有关筹建情况。

五、师资中的基础课与专业基础课老师没有问题,而专业课老师一个也没有,即使外聘外调也很难办,只能自力更生,白手起家。经校方研究决定,准备派师生到有关单位进行培训。于是一方面从现有的教员中选调,另一方面从56班大三以上学历的学生中抽调,最后确定共有27名同志进行脱产学习:杜廉石、陈怀琛等十六名同志去哈军工、王正光等六名同志去五院、李兴无等四名同志去清华、宋志芳同志去北大(后转五院)。经联系这些接受培训的单位对我校非常支持,如1959年9月我去哈军工联系培训事宜,该院领导在我带去的公函上当即批示:“责无旁贷”四个字,风格之高,迄今难忘。这批派出培训的同志深知后续任务之重大,个个勤奋学习,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回校后,一方面紧张备课,另一方面要编写大量专业教材与资料,从而有效地解决了学员急需的教材难题。这些教材在外协交流中,获得了兄弟院校的好评。系的师资队伍在控制工程系的筹建工作中起着至关重要的支柱作用。

六、专业实验设备也是一无所有,记得当时教研室张汶主任曾带一名保密员去北京某基地库房挑拣回来一批旧的零部件器材,如军用雷达发射机用的磁控管等,实验室中实际上只有一些教学模型和弹上的废次品,如陀螺仪等,难得有一个543型弹上的零部件实物,可能是借期的原因,不得不由我和另一位教员将实物从西安送到两千多公里以外的齐齐哈尔碾子山某军工厂。正如闵主任所言;在教学实践中,有些教员也未见过导弹实物,基本上是“纸上谈兵”,实践环节是寄希望与外协的毕业设计中,可见当时工作起步难度之大。这些情况上级机关是清楚的,1961年国防科委有关部门通知:拟拨给学校控制工程系一枚仿制1059型导弹,作为教学样机使用,这真是雪中送炭,知情者莫不兴奋不已!但这么大的实物(长度约近二十米,重量达三吨)在教学大楼内肯定放置不下,乃立即选址在教学大楼东侧盖起了一座大平房,作为专用实验室(见照片),并制定了“军列押运夜间作业”的安全保密计划,就等待着准备接运,非常遗憾的是军情突变,通知停止执行计划。

七、在筹建过程中对上述现实问题,包括学术交流参观等大部分问题都需要通过外协来解决,因涉及专业内容,单位之间不能直接联系,规定必须经国防科委转介,因此仅办理保密手续,就花费不少时间、人力和经费。经反映后,1960年底由国防科委四局李庄局长,来我校主持召开了西北地区新技术专业院校协作会议,参会的有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炮兵学校、空军第四高级专科学校、武威炮兵学校,后来北京航空学院也参加协作,并规定每年召开一次协作交流会议,从而这六所院校可直接联系,加强了合作。

八、关于筹建控制工程系的保密问题,也引起外界的不少猜疑,有的认为是搞特殊化,当时既无法解释,也不能解释,因涉及国防尖端武器的研制内容,任何一点泄密都是重大责任事故,因此加强保密制度是绝对必要的。当时的保密措施增加了不少人力和工作量,例如在系政治处,要配备专职保卫干部,教学区设有专用保密室和库房,每个干部、教员、学员都备有保密包,所有专用笔记本上每页均有编号。每当上下专业课,学员们忙于领交保密包,紧张的节奏他们是很有体会的。当时在专业教研室、实验室、资料室所在区还设有禁区和门卫,系部每季度必须上报部队实力报告(含人员编制、实验设备、武器弹药等的变化),并派专人乘包厢直送国防科委。此外凡来系参观、学习,交流专业内容者,必须携带个人政审密封证件,经审核后才能接待等等,真是“不胜其烦”,但规定还必须严格执行,因此,很希望能得到外界的理解。

九、控制工程系的筹建阶段,正值国家的大跃进时期,除教学实施中的困难外,突出的问题是院校要扩大招生,1959年系内招生500名学员,1960年招生1000名,1961年又招生1000名,盲目的扩招带来一系列矛盾,教学比例失调,工作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之中,不得不又进行多次调整,1962年停止招生,1963年少量招生。1964年国防科委对全国国防高等工程技术院校的专业设置进行调整,撤销了学校弹道式、飞航式两个导弹控制系统专业,保留了电子计算机专业(现计算机学院)。

十、在筹建工作困难的情况下,所幸国防科委和学校领导都非常重视和关心,协作单位也大力支持,基本上是一路“绿灯”尽力解决难题。更值得欣慰的是五年来学校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创建,培养了导弹控制系统约2000名早期专业人才,他(她)们在部队、基地、高校、研究所等航天有关部门保持部队光荣传统,奋力拼搏,为国防尖端武器的研制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母校争了光。

后记

一、从控制工程系的筹建、发展到现今的计算机学院,经历了近六十年的不平凡的道路,我们不能忘记历届广大教师付出的辛勤劳动,更不能忘记三位老前辈:闵长生同志、周光耀同志、刘熙同志,他们是控制工程系的奠基人。

二、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大庆,也是计算机学院(原控制工程系)成立六十周年的纪念日,同时又是首届59班学院进入我校控制工程系六十周年的日子,届时能争取共享欢庆的喜悦。

三、代号1059型导弹,就是东风一号DF-1,是我国第一代的战略导弹,也是2015年大阅兵时亮相的东方系列导弹的前身。学校教学大楼东侧的大平房,就是准借安置1059型导弹的专用实验室,它是我校筹建控制工程系唯一的实体见证,意义非凡,建议作为“遗址”保留。

责任编辑:付一枫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