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媒体西电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沈八中:育人是回国后的首要目标
时间:2017-07-14 08:33:13来源:中国青年报点击:

洄游中国逐梦来

沈八中:育人是回国后的首要目标

吴华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孙海华

2017年5月9日,沈八中教授走下飞机,迈出了回归祖国的第一步。这一次落地,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就在事业攀上高峰之时,他放弃美国一流公司的高级职务,挥别好友和科研伙伴,说服妻子舍弃国外的优渥生活,留下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回到祖国,作为全职教授,出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院长,为培养祖国信通领域的青年人才俯首耕耘。

向着祖国的方向,奋力划出一桨

是什么让沈八中毅然回归?“在国外工作生活得再好,心,不在腔子里。”这是他发自肺腑的朴素回答。沈八中的人生之舟,向着祖国的方向,奋力划出一桨。

“培养人才,是一个学者最好的归宿!”中科院院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校长郑晓静的这句话,更坚定了他回归的心意。沈八中说,回母校培养一批掌握领先科技、有志担当、能在国际舞台上亮剑的靠谱青年,为身边教育科研环境的改进尽一分力,“这是现在的我最看重、最想做的事”。

1959年出生的沈八中,高中毕业时正赶上恢复高考。他被招进当时设在洛阳的军事院校——洛阳外国语学院,成为第一批“师资班”的5年制重点培养学生。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的他很快就被派往西电,进修信息论课程。

在西电,他结识了影响自己一生的恩师——创立了“肖-Massey定理”的学界泰斗肖国镇教授。勤奋好学、有悟性的他给肖教授留下深刻印象,肖教授鼓励他一定要报考自己的研究生。

1985年,在西电攻读应用数学专业硕士学位的沈八中开始踏踏实实学习编码理论。肖教授带他合写的第一篇论文,就发表在国际数学核心期刊《Discrete Mathematics(离散数学)》上。

“海漂”29年,攀上事业高峰

临近硕士毕业,荷兰安托芬大学校长杰克法林特教授到西安交通大学讲学,讲学内容正与沈八中所学的编码方向一致,现场只有沈八中一人问了问题。杰克法林特到西电讲学,沈八中又作了翻译。被这个年轻人的学习热忱与专业素养打动,杰克法林特极力说服沈八中去读他的博士生。

于是,1988年硕士毕业后,沈八中的命运之舟扬帆渡海,驶至荷兰。在荷兰,他完成了数学与计算科学系的4年博士学业。在布加勒斯特的一次会议上,沈八中结识了一位美国理海大学的教授,在该教授盛情邀请之下,他于1993年来到理海大学,开始了博士后研究。

“我说我总是靠运气,每个人生的关键点上都‘撞’上了伯乐。”沈八中说。但在大家看来,沈八中口中的“好运”,离不开他精进科研的勤勉作风和乐观通达的人生态度。

1995年,完成博士后研究的沈八中先在美国知名企业昆腾公司工作。4年后,又来到以强劲芯片研发能力享誉业界的美国博通公司,开启了18年漫长的科研之旅。

在这里,他主持设计了世界上第一片具有高阶调制及Turbo编码技术的卫星电视机顶盒芯片,在国际著名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接连拿下182项美国专利,其中10余项发明被收入国际标准,参与制定了7个国际标准……依靠实力,沈八中获得了公司“杰出工程师”奖,成为技术总监。

育人,是回国后首要目标

科研工作让沈八中学会了如何将一件件事情做到极致,也让他几乎走遍世界。但走得再远,最牵动内心的还是故乡。

2006年,应恩师肖国镇教授邀请,沈八中回到西电为通院的学生作讲座。此后,沈八中开启了一场场为西电学子设计的讲座,一次次与西电科研工作者促膝交谈,直到2012年,沈八中成为西电第一个“千人计划”受聘教授。

“为什么不在自己还年富力强、积累最盛的时候,带着先进的技术、理念、经验回来,做一些事情?”每次乘机离开祖国时,内心纠结于此的沈八中总感到一丝惆怅。

此后,母校向他发出回校全职担任通信工程学院院长的邀请,虽然待遇比在国外的一半还少,沈八中却为此内心澎湃。他觉得,自己回国的时候到了。

2017年3月,沈八中与西电签订了聘任协议,回校担任全职教授,育人是他回国后的首要目标。 “教育就像老师在学生的大脑里编码,将影响学生的言行和人生抉择。”沈八中希望,能把自己对科学的热情和人生经验悉数传递给学生们。

上紧发条的“时钟”,疾走不止

“回国之前,我看了一部电影。”沈八中说。影片《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知无涯者)》,讲述了印度数学奇才拉马努金在战争动荡与备受歧视的年代到英国剑桥求学,与英国著名数学教授哈代亦师亦友,相互扶持,终在数学领域摘得明珠的故事。沈八中的内心,因影片中浓郁的大学学术自由气息而震撼。他坦言,国内大学普遍缺少这种氛围。

“我十分赞同郑晓静院士提出的‘崇尚学术,回归工程’的理念。一方面,学校要有包容开放的自由空气,有给老师提供‘慢工磨剑’环境的气魄胸怀。另一方面,还要思考探索创新实现‘回归工程’,究竟有哪些具体路径。”

“我们与工业界的合作是否应有侧重?”“我们经常去大企业开会、合作,到底应该是为了拿项目、要资金,还是从工业界发现问题,去解决它?”“身为院长,怎样利用自己的国际人脉,推动学院在更高层次上自主创新?”

一个个亟待探索的问题像“跑程序”一样在沈八中的脑海中川流不息。为了迅速进入角色,回国不久的沈八中,已经像上紧发条的“时钟”,疾走不止。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年7月14日02版

上一条:西安有了首个驻高校警务室
下一条:沈八中:培养人才,是学者最好的归宿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沈八中:育人是回国后的首要目标
发布时间:2017-07-14 08:33:13来源:中国青年报点击:我要评论: 0

洄游中国逐梦来

沈八中:育人是回国后的首要目标

吴华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孙海华

2017年5月9日,沈八中教授走下飞机,迈出了回归祖国的第一步。这一次落地,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就在事业攀上高峰之时,他放弃美国一流公司的高级职务,挥别好友和科研伙伴,说服妻子舍弃国外的优渥生活,留下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回到祖国,作为全职教授,出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院长,为培养祖国信通领域的青年人才俯首耕耘。

向着祖国的方向,奋力划出一桨

是什么让沈八中毅然回归?“在国外工作生活得再好,心,不在腔子里。”这是他发自肺腑的朴素回答。沈八中的人生之舟,向着祖国的方向,奋力划出一桨。

“培养人才,是一个学者最好的归宿!”中科院院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校长郑晓静的这句话,更坚定了他回归的心意。沈八中说,回母校培养一批掌握领先科技、有志担当、能在国际舞台上亮剑的靠谱青年,为身边教育科研环境的改进尽一分力,“这是现在的我最看重、最想做的事”。

1959年出生的沈八中,高中毕业时正赶上恢复高考。他被招进当时设在洛阳的军事院校——洛阳外国语学院,成为第一批“师资班”的5年制重点培养学生。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的他很快就被派往西电,进修信息论课程。

在西电,他结识了影响自己一生的恩师——创立了“肖-Massey定理”的学界泰斗肖国镇教授。勤奋好学、有悟性的他给肖教授留下深刻印象,肖教授鼓励他一定要报考自己的研究生。

1985年,在西电攻读应用数学专业硕士学位的沈八中开始踏踏实实学习编码理论。肖教授带他合写的第一篇论文,就发表在国际数学核心期刊《Discrete Mathematics(离散数学)》上。

“海漂”29年,攀上事业高峰

临近硕士毕业,荷兰安托芬大学校长杰克法林特教授到西安交通大学讲学,讲学内容正与沈八中所学的编码方向一致,现场只有沈八中一人问了问题。杰克法林特到西电讲学,沈八中又作了翻译。被这个年轻人的学习热忱与专业素养打动,杰克法林特极力说服沈八中去读他的博士生。

于是,1988年硕士毕业后,沈八中的命运之舟扬帆渡海,驶至荷兰。在荷兰,他完成了数学与计算科学系的4年博士学业。在布加勒斯特的一次会议上,沈八中结识了一位美国理海大学的教授,在该教授盛情邀请之下,他于1993年来到理海大学,开始了博士后研究。

“我说我总是靠运气,每个人生的关键点上都‘撞’上了伯乐。”沈八中说。但在大家看来,沈八中口中的“好运”,离不开他精进科研的勤勉作风和乐观通达的人生态度。

1995年,完成博士后研究的沈八中先在美国知名企业昆腾公司工作。4年后,又来到以强劲芯片研发能力享誉业界的美国博通公司,开启了18年漫长的科研之旅。

在这里,他主持设计了世界上第一片具有高阶调制及Turbo编码技术的卫星电视机顶盒芯片,在国际著名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接连拿下182项美国专利,其中10余项发明被收入国际标准,参与制定了7个国际标准……依靠实力,沈八中获得了公司“杰出工程师”奖,成为技术总监。

育人,是回国后首要目标

科研工作让沈八中学会了如何将一件件事情做到极致,也让他几乎走遍世界。但走得再远,最牵动内心的还是故乡。

2006年,应恩师肖国镇教授邀请,沈八中回到西电为通院的学生作讲座。此后,沈八中开启了一场场为西电学子设计的讲座,一次次与西电科研工作者促膝交谈,直到2012年,沈八中成为西电第一个“千人计划”受聘教授。

“为什么不在自己还年富力强、积累最盛的时候,带着先进的技术、理念、经验回来,做一些事情?”每次乘机离开祖国时,内心纠结于此的沈八中总感到一丝惆怅。

此后,母校向他发出回校全职担任通信工程学院院长的邀请,虽然待遇比在国外的一半还少,沈八中却为此内心澎湃。他觉得,自己回国的时候到了。

2017年3月,沈八中与西电签订了聘任协议,回校担任全职教授,育人是他回国后的首要目标。 “教育就像老师在学生的大脑里编码,将影响学生的言行和人生抉择。”沈八中希望,能把自己对科学的热情和人生经验悉数传递给学生们。

上紧发条的“时钟”,疾走不止

“回国之前,我看了一部电影。”沈八中说。影片《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知无涯者)》,讲述了印度数学奇才拉马努金在战争动荡与备受歧视的年代到英国剑桥求学,与英国著名数学教授哈代亦师亦友,相互扶持,终在数学领域摘得明珠的故事。沈八中的内心,因影片中浓郁的大学学术自由气息而震撼。他坦言,国内大学普遍缺少这种氛围。

“我十分赞同郑晓静院士提出的‘崇尚学术,回归工程’的理念。一方面,学校要有包容开放的自由空气,有给老师提供‘慢工磨剑’环境的气魄胸怀。另一方面,还要思考探索创新实现‘回归工程’,究竟有哪些具体路径。”

“我们与工业界的合作是否应有侧重?”“我们经常去大企业开会、合作,到底应该是为了拿项目、要资金,还是从工业界发现问题,去解决它?”“身为院长,怎样利用自己的国际人脉,推动学院在更高层次上自主创新?”

一个个亟待探索的问题像“跑程序”一样在沈八中的脑海中川流不息。为了迅速进入角色,回国不久的沈八中,已经像上紧发条的“时钟”,疾走不止。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年7月14日02版

责任编辑:付一枫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