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往事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西电往事】九旬老人王铭慈的抗战故事
时间:2015-09-05 15:33:36来源:点击:

前言: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纪念抗战:听九旬老人回忆抗战故事

■王铭慈

一、忆第一次见到八路军

78年前的7月7日,这一天,宛平城下、卢沟桥畔,日寇邪恶预谋的枪炮声下爆发了“卢沟桥事变”,卢沟桥上至今还留着累累弹痕。“卢沟桥事变”点燃了抗日战争的熊熊烈火,揭开了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伟大斗争的序幕,中国人民从此进入了全面抗击侵略的艰难时世。

难忘的1937年7月7日啊!我是1925年出生,12岁时我以第一名考上了平山县立女子高小,并得到了学费全免的奖励。我兴高采烈地走进课堂,不幸的是只上了两个多月的课,“卢沟桥事变”就爆发了。国民党军节节溃退,县城内处于一片混乱,校长宣布停课放假,学生各自回家。我回到老家西天井村,村里的人们也是人心惶惶不知所措。在这大难临头的时候,喜讯传来:高举抗日救国旗帜的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来了。

1937年的秋天,八路军来到我们村的消息传开了,我拉着奶奶去前街,看到八路军穿着草绿军装,迈着整齐地步伐,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军歌,列队停在我家门前的北场上,说是要在西天井村借灶做中午饭,奶奶和我就自报奋勇去领了12名战士回家开灶做饭。我领他们去抱柴,奶奶上灶帮他们做饭。他们对老百姓亲如一家担水、扫地,嘴里大娘、大娘地叫着。我问说:“有女兵吗?”他们说:“有”。我暗暗地想:立志长大了要当一名女兵。就在刚做好饭正准备吃时,忽然听到了一阵枪声,马上又听到了号音,只见他们立即放下碗筷跑出大门,奶奶见水缸边还放一支枪,让我快送出门,正迎担水的战士回来取枪,部队己在北场上集合。我和奶奶在门口目送八路军离开,回家关上了大门,奶奶拉着我进了南屋的石窑洞,她手提一个大铺盖,放在屋里的东南角坐下,紧紧的楼着我说:“别怕,这里子弹打不进来”。 我还是有点害怕,手脚和嘴都在不停发抖,奶奶抱着我,用手梳理着我的头发说:“不要着急,咱们的八路军一定能打走日本鬼子!”渐渐地听不到枪声了!

八路军的队伍打胜了,正在东天井村休息。不过部队还有任务要开走,可他们在我们村那顿饭还没吃完,于是有人就发动家家户户快去烙饼,让救命人八路军带着路上吃。奶奶得知消息后回家就叫我抱柴烧水,她把娘送我回来时带的一小袋白面都倒在面盆里用开水和了,都烙成饼上交,村里组织人用推车送往东天井村。这就是平山战例中提到的《温塘天井村之战》老百姓烙了两万张饼送给八路军的故事。

二、敌后的模范抗日根据地“晋察冀边区”

“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全面抗战开始。在西安事变之后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同年9月从根据地陕北东渡黄河,开入山西、河北交界的五台山地区。9月25日,八路军主力一一五师取得平型关、阳明堡大捷。之后10月,八路军总司令部离开五台山,一一五师副师长兼政治委员的聂荣臻奉命留下建立根据地,展开游击战。

随着抗日游击战争的深入发展,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晋察冀边区广大人民和部队迫切需要建立统一的政权机关来领导边区的各项建设工作。经过聂荣臻同志及边区各抗日团体领导人多次协商,于1938年1月10日至15日在阜平县完全小学校召开了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参加大会的代表共146人,代表着边区39县的县政府,代表着114个民众团体,代表着全边区的正规军与民众武装游击队、自卫军,代表着蒙、回、藏少数民族,代表着宗教界人士,代表着国共两党。会上选举产生了“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即边区政府),并一致选举聂荣臻、宋劭文、胡仁奎、张苏、刘奠基、吕正操、孙志远、娄凝先、李杰庸等九人为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委员。

晋察冀边区各级抗日政权建立起来了,人民生活、生产有人管了,人民都高唱着歌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学校也开学了,1940年我又考入晋察冀边区民族民主革命中学五中,编在八大队学习,校址设在河北省平山县南庄村。这是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从校长何力平到老师、班干部都是从延安来到抗日前线的知识分子。开有《社会发展简史》、《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产党简史》、《共产党与中国革命》等课程。

1941年,日寇集中兵力对晋察冀边区党、政、军、机关、学校住地滹沱河北岸发动了空前未有的“大扫荡”,学校决定“化整为零”,把学生分散到较安全的山村老百姓家中。当时田慧琴任班长,我是副班长,一行8人,党组织还处于秘密时期,我们班有三名党员,我任小组长。学校的干部把我们送到各村交给村干部。边区的人民真好,村长亲自一个一个学生的安排。乡亲们站在自己家门口像迎接亲人一样接待了我们,村长交待:“这些孩子是革命的后代,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要让他们吃好、睡好,敌人扫荡结束后,要把他们完好地交给政府。”边区的人民没有推托,不怕风险,老乡们说:“有我们就有孩子们,就是豁出命也要保全他们。”有位军属说:“ 我们的孩子在外面也是这样,这些孩子和我的孩子一样,你们放心好了。”

老师对我们也提出要求:“尊敬房东,要成为新家庭中的一员,按辈数该叫娘叫娘,该叫爹叫爹,爷爷、奶奶、姐姐、哥哥都得记住,叫的像、叫的亲,要勤快帮助家中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要听话……。”

村长把我领到一个姓宋的群众家中,老俩口宋大娘、宋大伯都是50来岁,儿子去当兵了,家里还有一个姑娘叫宋玉莲。为了我的安全,他们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记得我想去看望袁家姐妹,背了我的灰书包,大娘说:“背这个不行呀!”给我换了一个小篮,叫宋大伯把我的灰书包藏在后院里;大娘见我还穿着学校发的列宁装(灰色钻头的只有三个小扣,腰间扎根小带)就去把她姑娘用自己织的花格格布做的上衣拿来给我穿,叫我站在她面前仔细端详,理理我的头发,拉拉我的衣襟,拉着我的手说:“这样你像了,我又多了个念书识字的姑娘。”我也情不自禁的甜甜地叫了一声“娘”,心中热呼呼的。

敌人还是扫荡到我们住的这个山村,我们跟着转移,宋大妈让我和玉莲带了点吃的用的拉着她家那头毛驴先走。跟着人群逃进西山沟,躲进了玉米地好几天里,带的东西吃完了,玉莲就去摘南瓜,从南瓜挖开,里面塞上玉米豆用火烧熟充饥。白天我们几个年轻人就爬到山顶上,观看敌人的动静,盼着早日能回村。让我高兴的是,在山沟里我见到了班长田惠琴、张敏和袁家姐妹。就在这时村干部来沟里看乡亲们,并立即向学校报告了我们的情况,学校接到村上的报告,得知关家姐弟被抓,袁小妹生病严重,就派人来接我们返校了。

在八年抗战中,晋察冀边区军民和日伪作战32,000余次,毙伤日伪军30万余人,对抗日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此边区军民创造了地雷战、地道战等一系列游击战法,被中共中央誉为“敌后模范的抗日根据地及统一战线的模范区”。

三、别忘了惨死在日本鬼子刀下的乡亲

返校时,路经平山县元坊村,我就请假回外祖父家,见到我的胞妹王守敏,谈起“反扫荡”时一些情景。

听妹妹说:“日本鬼子扫荡快到南庄时,大家都逃到东柏坡附近的山沟里。十几个人趴在树底下,大气不敢出。忘记趴了多长时间,看到外面火光冲天,知道房子被鬼子烧了。到了傍晚,有些逃难的来到我们这沟岔里,说日本兵下了山,兽性大发作,见房子就烧,见人就杀。”        

当我返校回到南庄时,实际惨状比我妹妹说的还严重。敌人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进村后烧杀淫掠,见人就杀,见啥抢啥,走时把带不走的粮食和房子一起放火烧光。

据平山县志记载:1941年日本“大扫荡”时,南庄被杀害的就有72人,全县共被杀害的513人。同时还抓了不少青壮年送到东北做苦力,只有个别人逃跑回来,其他均下落不明。

四、忆八月十五日本鬼子投降

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抗大七分校女生队的学员们进教室正准备上课,突然校部的通讯员手拿校刊《号外》兴奋地跑上山来,高声大喊着:“好消息!特大好消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了!”《号外》上几个醒目的大红前缀先映入人们的眼帘。顿时这一喜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女生队的各个角落,人们按奈不住喜悦的心情,拉起手来喊着、跳着,把帽子扔得好高好高。黑板上马上有人写出了庆祝抗战胜利的标语,锣鼓也敲起来了,整个群山都沸腾了,同学们个个充满激情和活力,双眼都饱含着欣喜的泪水,每个人的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静。晚饭后,我们一群同学抱了柴火上山去,生起篝火,围着篝火跳跃欢呼,述说着、惦记着家乡的亲人。

霎时间我仿佛看见敌人燃起的冲天大火吞噬着晋察冀边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在火光中我好似看到了被捆绑抓走的乡亲和同学,看到二吉舅一家六口被枪杀的惨景;还有在我们奔赴延安,在路上被日军打了伏击,突围时为救同学脱险而中弹牺牲的李熙民指导员。于是我低着头在哭泣,然后我又紧抓起几把黄土高高地扬起,伤心、激动、欣喜的眼泪交织在一起,于是我大声呼喊:“日本无条件投降了!日本鬼子被打败了,我们胜利了!”

这一特大喜讯足以慰藉烈士的英灵,烈士们,你们安息吧!遇难的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们安息吧!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和军队,经过八年的艰苦奋斗,浴血奋战,终于打败了日本鬼子,从此结束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战争。

上一条:【西电往事】赵希普:辗转人生路 曲折翻译情
下一条:【西电往事】井连庚:我的西电情怀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西电往事】九旬老人王铭慈的抗战故事
发布时间:2015-09-05 15:33:36来源:点击:我要评论: 0

前言: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纪念抗战:听九旬老人回忆抗战故事

■王铭慈

一、忆第一次见到八路军

78年前的7月7日,这一天,宛平城下、卢沟桥畔,日寇邪恶预谋的枪炮声下爆发了“卢沟桥事变”,卢沟桥上至今还留着累累弹痕。“卢沟桥事变”点燃了抗日战争的熊熊烈火,揭开了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伟大斗争的序幕,中国人民从此进入了全面抗击侵略的艰难时世。

难忘的1937年7月7日啊!我是1925年出生,12岁时我以第一名考上了平山县立女子高小,并得到了学费全免的奖励。我兴高采烈地走进课堂,不幸的是只上了两个多月的课,“卢沟桥事变”就爆发了。国民党军节节溃退,县城内处于一片混乱,校长宣布停课放假,学生各自回家。我回到老家西天井村,村里的人们也是人心惶惶不知所措。在这大难临头的时候,喜讯传来:高举抗日救国旗帜的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来了。

1937年的秋天,八路军来到我们村的消息传开了,我拉着奶奶去前街,看到八路军穿着草绿军装,迈着整齐地步伐,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军歌,列队停在我家门前的北场上,说是要在西天井村借灶做中午饭,奶奶和我就自报奋勇去领了12名战士回家开灶做饭。我领他们去抱柴,奶奶上灶帮他们做饭。他们对老百姓亲如一家担水、扫地,嘴里大娘、大娘地叫着。我问说:“有女兵吗?”他们说:“有”。我暗暗地想:立志长大了要当一名女兵。就在刚做好饭正准备吃时,忽然听到了一阵枪声,马上又听到了号音,只见他们立即放下碗筷跑出大门,奶奶见水缸边还放一支枪,让我快送出门,正迎担水的战士回来取枪,部队己在北场上集合。我和奶奶在门口目送八路军离开,回家关上了大门,奶奶拉着我进了南屋的石窑洞,她手提一个大铺盖,放在屋里的东南角坐下,紧紧的楼着我说:“别怕,这里子弹打不进来”。 我还是有点害怕,手脚和嘴都在不停发抖,奶奶抱着我,用手梳理着我的头发说:“不要着急,咱们的八路军一定能打走日本鬼子!”渐渐地听不到枪声了!

八路军的队伍打胜了,正在东天井村休息。不过部队还有任务要开走,可他们在我们村那顿饭还没吃完,于是有人就发动家家户户快去烙饼,让救命人八路军带着路上吃。奶奶得知消息后回家就叫我抱柴烧水,她把娘送我回来时带的一小袋白面都倒在面盆里用开水和了,都烙成饼上交,村里组织人用推车送往东天井村。这就是平山战例中提到的《温塘天井村之战》老百姓烙了两万张饼送给八路军的故事。

二、敌后的模范抗日根据地“晋察冀边区”

“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全面抗战开始。在西安事变之后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同年9月从根据地陕北东渡黄河,开入山西、河北交界的五台山地区。9月25日,八路军主力一一五师取得平型关、阳明堡大捷。之后10月,八路军总司令部离开五台山,一一五师副师长兼政治委员的聂荣臻奉命留下建立根据地,展开游击战。

随着抗日游击战争的深入发展,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晋察冀边区广大人民和部队迫切需要建立统一的政权机关来领导边区的各项建设工作。经过聂荣臻同志及边区各抗日团体领导人多次协商,于1938年1月10日至15日在阜平县完全小学校召开了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参加大会的代表共146人,代表着边区39县的县政府,代表着114个民众团体,代表着全边区的正规军与民众武装游击队、自卫军,代表着蒙、回、藏少数民族,代表着宗教界人士,代表着国共两党。会上选举产生了“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即边区政府),并一致选举聂荣臻、宋劭文、胡仁奎、张苏、刘奠基、吕正操、孙志远、娄凝先、李杰庸等九人为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委员。

晋察冀边区各级抗日政权建立起来了,人民生活、生产有人管了,人民都高唱着歌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学校也开学了,1940年我又考入晋察冀边区民族民主革命中学五中,编在八大队学习,校址设在河北省平山县南庄村。这是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从校长何力平到老师、班干部都是从延安来到抗日前线的知识分子。开有《社会发展简史》、《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产党简史》、《共产党与中国革命》等课程。

1941年,日寇集中兵力对晋察冀边区党、政、军、机关、学校住地滹沱河北岸发动了空前未有的“大扫荡”,学校决定“化整为零”,把学生分散到较安全的山村老百姓家中。当时田慧琴任班长,我是副班长,一行8人,党组织还处于秘密时期,我们班有三名党员,我任小组长。学校的干部把我们送到各村交给村干部。边区的人民真好,村长亲自一个一个学生的安排。乡亲们站在自己家门口像迎接亲人一样接待了我们,村长交待:“这些孩子是革命的后代,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要让他们吃好、睡好,敌人扫荡结束后,要把他们完好地交给政府。”边区的人民没有推托,不怕风险,老乡们说:“有我们就有孩子们,就是豁出命也要保全他们。”有位军属说:“ 我们的孩子在外面也是这样,这些孩子和我的孩子一样,你们放心好了。”

老师对我们也提出要求:“尊敬房东,要成为新家庭中的一员,按辈数该叫娘叫娘,该叫爹叫爹,爷爷、奶奶、姐姐、哥哥都得记住,叫的像、叫的亲,要勤快帮助家中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要听话……。”

村长把我领到一个姓宋的群众家中,老俩口宋大娘、宋大伯都是50来岁,儿子去当兵了,家里还有一个姑娘叫宋玉莲。为了我的安全,他们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记得我想去看望袁家姐妹,背了我的灰书包,大娘说:“背这个不行呀!”给我换了一个小篮,叫宋大伯把我的灰书包藏在后院里;大娘见我还穿着学校发的列宁装(灰色钻头的只有三个小扣,腰间扎根小带)就去把她姑娘用自己织的花格格布做的上衣拿来给我穿,叫我站在她面前仔细端详,理理我的头发,拉拉我的衣襟,拉着我的手说:“这样你像了,我又多了个念书识字的姑娘。”我也情不自禁的甜甜地叫了一声“娘”,心中热呼呼的。

敌人还是扫荡到我们住的这个山村,我们跟着转移,宋大妈让我和玉莲带了点吃的用的拉着她家那头毛驴先走。跟着人群逃进西山沟,躲进了玉米地好几天里,带的东西吃完了,玉莲就去摘南瓜,从南瓜挖开,里面塞上玉米豆用火烧熟充饥。白天我们几个年轻人就爬到山顶上,观看敌人的动静,盼着早日能回村。让我高兴的是,在山沟里我见到了班长田惠琴、张敏和袁家姐妹。就在这时村干部来沟里看乡亲们,并立即向学校报告了我们的情况,学校接到村上的报告,得知关家姐弟被抓,袁小妹生病严重,就派人来接我们返校了。

在八年抗战中,晋察冀边区军民和日伪作战32,000余次,毙伤日伪军30万余人,对抗日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此边区军民创造了地雷战、地道战等一系列游击战法,被中共中央誉为“敌后模范的抗日根据地及统一战线的模范区”。

三、别忘了惨死在日本鬼子刀下的乡亲

返校时,路经平山县元坊村,我就请假回外祖父家,见到我的胞妹王守敏,谈起“反扫荡”时一些情景。

听妹妹说:“日本鬼子扫荡快到南庄时,大家都逃到东柏坡附近的山沟里。十几个人趴在树底下,大气不敢出。忘记趴了多长时间,看到外面火光冲天,知道房子被鬼子烧了。到了傍晚,有些逃难的来到我们这沟岔里,说日本兵下了山,兽性大发作,见房子就烧,见人就杀。”        

当我返校回到南庄时,实际惨状比我妹妹说的还严重。敌人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进村后烧杀淫掠,见人就杀,见啥抢啥,走时把带不走的粮食和房子一起放火烧光。

据平山县志记载:1941年日本“大扫荡”时,南庄被杀害的就有72人,全县共被杀害的513人。同时还抓了不少青壮年送到东北做苦力,只有个别人逃跑回来,其他均下落不明。

四、忆八月十五日本鬼子投降

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抗大七分校女生队的学员们进教室正准备上课,突然校部的通讯员手拿校刊《号外》兴奋地跑上山来,高声大喊着:“好消息!特大好消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了!”《号外》上几个醒目的大红前缀先映入人们的眼帘。顿时这一喜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女生队的各个角落,人们按奈不住喜悦的心情,拉起手来喊着、跳着,把帽子扔得好高好高。黑板上马上有人写出了庆祝抗战胜利的标语,锣鼓也敲起来了,整个群山都沸腾了,同学们个个充满激情和活力,双眼都饱含着欣喜的泪水,每个人的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静。晚饭后,我们一群同学抱了柴火上山去,生起篝火,围着篝火跳跃欢呼,述说着、惦记着家乡的亲人。

霎时间我仿佛看见敌人燃起的冲天大火吞噬着晋察冀边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在火光中我好似看到了被捆绑抓走的乡亲和同学,看到二吉舅一家六口被枪杀的惨景;还有在我们奔赴延安,在路上被日军打了伏击,突围时为救同学脱险而中弹牺牲的李熙民指导员。于是我低着头在哭泣,然后我又紧抓起几把黄土高高地扬起,伤心、激动、欣喜的眼泪交织在一起,于是我大声呼喊:“日本无条件投降了!日本鬼子被打败了,我们胜利了!”

这一特大喜讯足以慰藉烈士的英灵,烈士们,你们安息吧!遇难的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们安息吧!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和军队,经过八年的艰苦奋斗,浴血奋战,终于打败了日本鬼子,从此结束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战争。

责任编辑:付一枫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