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往事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西电往事】郭志强:忆我的大学老师
时间:2015-05-06 09:30:12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

编者按: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忆我的大学老师

郭志强

面前的一张取自大学毕业集体照的截图让我不由地忆起往昔。三十年时光荏苒,政治课考试曾经博闻强记的我已经忘记大部分教师的姓名;三十年白驹过隙,照片中的老师们或许已经优雅老去,或许正在安享晚年;三十年岁月蹉跎,当我熬到可以正襟危坐为人师表的年龄时,也便到了需要写几段文字,向当年对我授业解惑的先生们表达敬意的时候了。饮水思源,我也愿借此机会讲一讲我对各位教师及所授课业的印象和感受。

对于班主任先生,我的印象自始至终,刘先生本性敦厚,与学生们只有半代的年龄差别,所以容易了解学生的想法和兴趣之所在,所以他会积极策划一些集体出游活动。作为一百四十人之多的家族之长,刘先生一向能够做到公平公正,一视同仁,这是我所十分敬重的地方。正因如此,我愿意赠送刘先生一句毛主席语录,那就是:“你过去是我的先生,现在是我的先生,将来还是我的先生。”

《数学分析》《线性代数》《概率论》是大家都必须上的课程,一百年前的公式,现在还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不好的地方就是一成不变带来的些许枯燥乏味。不过,任课教师们的课堂表现多少弥补了课程本身的生硬沉闷。讲授《数学分析》的周荣星先生高额头,黑眼镜,口音有点重,课堂讲话抑扬顿挫,埋头推导起公式来细致缜密,经常是到了下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才抬起头来,迷惑于下节课的老师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讲台上。讲解《线性代数》的陈建军先生应该是77届毕业的留校生,长得又高又瘦,属特长型人才,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是很招人喜欢的同辈学长,只是他笔下的那些矩阵却不那么招人喜欢,就像诸葛亮布下的石头阵,经常搞得我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只得其门而入,不得其门而出。

《机械制图》课的授课教师张楚方先生是我十分钦佩的一位教授,因为他是少数几位单从外表就能看出其儒雅气质和深厚内涵的知识分子。果不其然,张先生在黑板上徒手画出的圆圈比我用圆规画出来的还要端庄圆润。有一次学校要做宣传片,有关单位特意到教室给他录像,张先生一脸谦逊兼一丝不苟的范式让我记忆犹新。

基础理论打好之后,就要学习《电机》《自动控制》《电子设备结构设计》等专业准备课程。教《电机》的沈裕康先生和蔼可亲,经常使用不同的励磁方式引导学生的思维像转子一样疯狂旋转。教《自动控制》的严武升先生人如其名,长相高大威武,表情严肃认真,讲话只动嘴唇不张嘴,以至于一个学期下来,我都不知道先生牙齿长得什么样。教《结构设计》的赵惇殳先生是一位极有个性的人物,所以我判断他是位极有才华的教师,我可以忘记任何其他教员,但我不会忘记这位惇殳先生。教《场论》的王公宇先生看起来严肃而又严谨,讲解电场、磁场、重力场条理清晰。讲授《公差》的费敏安先生,记得他说过误差可以传递,可以累积,最后造成机毁人亡的惨剧,这同韩先生讲授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有异曲同工之警世之用。讲授《计算机语言》的季维发先生是又一位敬业尽职的教师代表,只是我需要在读懂那些难懂的BA-SIC语言之前,先要听懂他更加难懂的安徽方言。讲授《材料与工艺》的翁主光先生倒是不存在语音障碍,翁先生十分谦虚谨慎,普通话也讲得字正腔圆,顺耳易懂,不过他的几本教科书不知何故全都是油印版本,虽然当时让我不能理解,现在想来都是先生们编撰的绝版教材。

我还有幸接受过几位西电女教师的栽培。讲授《普通化学》的卢敏讲师长得像极了我初中时的班主任,让我对她印象颇深,我至今仍记得她讲的“熵”的概念。讲授《普通物理》的吴文仙教授,我只是在电视上与她有过多面之缘。那时候学校引进电化教学,全校同一年级的各系同学统一到主楼有彩电的教室看录像带,那种闹哄哄的场面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在宿舍楼前,上百人围观一台17寸大彩电,从踩着的凳子上被挤下摔倒的情景,现在想来还是让人不禁发笑。

《体育》课是唯一在上课时间可以合法逍遥室外的课程,所以我非常喜欢,对教我们体育的徐国富老师印象也不错。徐老师是陕北人,带口音的普通话很是铿锵有力。我是天生的旱地忽律,上大学后才第一次看到游泳池,对游泳更是有一种无药可治的恐惧,但游泳考试需要从泳池长端游个来回才算达标。我很感激徐先生准许我有去无回,购买两次单程车票,这样我便可以先从深水区跳下去,拼命前游直到放掉所有当初憋下的那口气,外加灌上几口黄汤作为能量补充,我才能谢天谢地到达浅水区,然后可以手脚并用,匍匐上岸。我对徐国富先生的感谢确实发自肺腑。

每个人在一生的旅途中都会遇到很多老师,学到很多功课。大学四年是我遇到最多老师,学到最多功课的四年,也是我的思维由简单走向复杂,我的心智由混沌走向清晰的四年。我看到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直到今天,我还在继续观看,继续学习,因为我的人生旅程虽然早已起步,但旅程的终点尚未到来。

郭志强简介:

郭志强,男,1964年1月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1年入读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电子机械系电子设备结构设计专业,并获工学学士学位;1987年入读北京工业大学机械工程系,研究光电转换效率,并获工学硕士学位;1994年入读夏威夷大学商学院,主修市场营销及国际贸易,并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上一条:【西电往事】刘增基:一位科研战士的经历
下一条:【西电往事】王安民:我的西电路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西电往事】郭志强:忆我的大学老师
发布时间:2015-05-06 09:30:12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我要评论: 0

编者按: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忆我的大学老师

郭志强

面前的一张取自大学毕业集体照的截图让我不由地忆起往昔。三十年时光荏苒,政治课考试曾经博闻强记的我已经忘记大部分教师的姓名;三十年白驹过隙,照片中的老师们或许已经优雅老去,或许正在安享晚年;三十年岁月蹉跎,当我熬到可以正襟危坐为人师表的年龄时,也便到了需要写几段文字,向当年对我授业解惑的先生们表达敬意的时候了。饮水思源,我也愿借此机会讲一讲我对各位教师及所授课业的印象和感受。

对于班主任先生,我的印象自始至终,刘先生本性敦厚,与学生们只有半代的年龄差别,所以容易了解学生的想法和兴趣之所在,所以他会积极策划一些集体出游活动。作为一百四十人之多的家族之长,刘先生一向能够做到公平公正,一视同仁,这是我所十分敬重的地方。正因如此,我愿意赠送刘先生一句毛主席语录,那就是:“你过去是我的先生,现在是我的先生,将来还是我的先生。”

《数学分析》《线性代数》《概率论》是大家都必须上的课程,一百年前的公式,现在还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不好的地方就是一成不变带来的些许枯燥乏味。不过,任课教师们的课堂表现多少弥补了课程本身的生硬沉闷。讲授《数学分析》的周荣星先生高额头,黑眼镜,口音有点重,课堂讲话抑扬顿挫,埋头推导起公式来细致缜密,经常是到了下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才抬起头来,迷惑于下节课的老师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讲台上。讲解《线性代数》的陈建军先生应该是77届毕业的留校生,长得又高又瘦,属特长型人才,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是很招人喜欢的同辈学长,只是他笔下的那些矩阵却不那么招人喜欢,就像诸葛亮布下的石头阵,经常搞得我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只得其门而入,不得其门而出。

《机械制图》课的授课教师张楚方先生是我十分钦佩的一位教授,因为他是少数几位单从外表就能看出其儒雅气质和深厚内涵的知识分子。果不其然,张先生在黑板上徒手画出的圆圈比我用圆规画出来的还要端庄圆润。有一次学校要做宣传片,有关单位特意到教室给他录像,张先生一脸谦逊兼一丝不苟的范式让我记忆犹新。

基础理论打好之后,就要学习《电机》《自动控制》《电子设备结构设计》等专业准备课程。教《电机》的沈裕康先生和蔼可亲,经常使用不同的励磁方式引导学生的思维像转子一样疯狂旋转。教《自动控制》的严武升先生人如其名,长相高大威武,表情严肃认真,讲话只动嘴唇不张嘴,以至于一个学期下来,我都不知道先生牙齿长得什么样。教《结构设计》的赵惇殳先生是一位极有个性的人物,所以我判断他是位极有才华的教师,我可以忘记任何其他教员,但我不会忘记这位惇殳先生。教《场论》的王公宇先生看起来严肃而又严谨,讲解电场、磁场、重力场条理清晰。讲授《公差》的费敏安先生,记得他说过误差可以传递,可以累积,最后造成机毁人亡的惨剧,这同韩先生讲授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有异曲同工之警世之用。讲授《计算机语言》的季维发先生是又一位敬业尽职的教师代表,只是我需要在读懂那些难懂的BA-SIC语言之前,先要听懂他更加难懂的安徽方言。讲授《材料与工艺》的翁主光先生倒是不存在语音障碍,翁先生十分谦虚谨慎,普通话也讲得字正腔圆,顺耳易懂,不过他的几本教科书不知何故全都是油印版本,虽然当时让我不能理解,现在想来都是先生们编撰的绝版教材。

我还有幸接受过几位西电女教师的栽培。讲授《普通化学》的卢敏讲师长得像极了我初中时的班主任,让我对她印象颇深,我至今仍记得她讲的“熵”的概念。讲授《普通物理》的吴文仙教授,我只是在电视上与她有过多面之缘。那时候学校引进电化教学,全校同一年级的各系同学统一到主楼有彩电的教室看录像带,那种闹哄哄的场面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在宿舍楼前,上百人围观一台17寸大彩电,从踩着的凳子上被挤下摔倒的情景,现在想来还是让人不禁发笑。

《体育》课是唯一在上课时间可以合法逍遥室外的课程,所以我非常喜欢,对教我们体育的徐国富老师印象也不错。徐老师是陕北人,带口音的普通话很是铿锵有力。我是天生的旱地忽律,上大学后才第一次看到游泳池,对游泳更是有一种无药可治的恐惧,但游泳考试需要从泳池长端游个来回才算达标。我很感激徐先生准许我有去无回,购买两次单程车票,这样我便可以先从深水区跳下去,拼命前游直到放掉所有当初憋下的那口气,外加灌上几口黄汤作为能量补充,我才能谢天谢地到达浅水区,然后可以手脚并用,匍匐上岸。我对徐国富先生的感谢确实发自肺腑。

每个人在一生的旅途中都会遇到很多老师,学到很多功课。大学四年是我遇到最多老师,学到最多功课的四年,也是我的思维由简单走向复杂,我的心智由混沌走向清晰的四年。我看到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直到今天,我还在继续观看,继续学习,因为我的人生旅程虽然早已起步,但旅程的终点尚未到来。

郭志强简介:

郭志强,男,1964年1月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1年入读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电子机械系电子设备结构设计专业,并获工学学士学位;1987年入读北京工业大学机械工程系,研究光电转换效率,并获工学硕士学位;1994年入读夏威夷大学商学院,主修市场营销及国际贸易,并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责任编辑:李直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