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西电往事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西电往事】王安民:我的西电路
时间:2015-04-21 10:06:37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

编者按: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我的西电路

——梦圆在西电

王安民简介:

王安民,男,现年72岁,1943年8月3日生,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人,1963年9月入西北工业大学航海学院水雷设计与制造专业,五年制本科毕业,1968年7月至1970年9月在重庆前卫仪表厂工作,1970年9月至1975年3月在西安东风仪表厂工作,1975年3月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工作,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2003年10月退休。独立及与他人合作编著出版教材书籍多本,数百万字,主要有:“概率论补充教材及解题方法探讨”,“五笔字型汉字输入法速成教程”,“计算机输入及五笔字型培训教程”,“微型计算机使用初步”;诗歌集“抗非典我们真情涌动”等。

而立过二来西电,而今古稀添三年,

四十一年岁月稠,我和西电命运连;

三尺讲台做奉献,培育桃李数万千,

生时圆梦在西电,死后魂魄梦西电。

人生在世,必须有理想、信念、目标和追求,也就是说必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有梦才能有为实现梦想的动力,才不会迷失方向。当然,这个梦要和民族梦、国家梦即中国梦相合相融,个人的梦要融合在中国梦之中,才能有意义,才能实现。实现自己的小梦要和实现国家的大梦相结合,要在实现中国的大梦中实现自己的小梦。小梦服从大梦,大梦指引小梦;无数小梦汇大梦,大梦实现小梦圆,万千小梦实现大梦圆。但是实现梦想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崎岖不平,要经过长年累月、不懈奋斗才成。同时,也要天时、地利、人和,要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这个梦的建立是在我读书、求学、识字、明理的过程中逐步形成、建立、明确、完善地。漫漫的求学路上,不知什么时候,老师的形象在我心中愈来愈高大、完善,以至于自己有了当一名教师的梦。我敬佩老师的无私奉献、诲人不倦;敬佩他们渊博的知识,能带领学生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三尺讲台,三寸粉笔,描绘着大千世界,带领学生探索宇宙奥秘;敬佩他们向蜡烛点亮别人、燃烧自己;敬佩他们象春蚕吐丝,把温暖留给人间,自己却默默无闻、死而无憾。但是,当我看到老师在传播知识时却日渐衰老,讲台粉笔灰尘呛得他们咳嗽阵阵。夏日一脸汗水,冬日手冻发青,春秋虽好但仍摆脱不了粉灰呛鼻、口干舌燥,心中一阵阵心疼。敬佩他们虽物质清贫却精神富有;敬佩他们只讲无私奉献、默默无闻,却换来桃李天下、万众敬仰。就是在这种感染、熏陶下我当教师的梦逐步形成、确立、坚定,今日的他就是明天的我!

然而,我实现梦想的路并不平坦。1968年经历了17年寒窗苦读的我风华正茂、踌躇满怀的想留在大学实现自己教师梦时,却因正值文革动乱,四人帮干扰,高校停止招生,不留教师,将我分配到工厂去烧锅炉,当磨工、装配工,这一呆就是八年。八年中,我无数次梦见自己站在讲台上,面对莘莘学子求知若渴的目光,飞舞粉笔,口若悬河,在黑板上推导一个又一个公式,析解一道又一道难题,和可爱的学生,共同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享受着获取知识的喜悦……常常笑醒梦中。八年中,我始终坚信我们敬爱的党,可爱的祖国不会让这种局面继续下去,总有一天会拨乱反正。我在忍耐、等待、寻求、探索,争取机会,同时在每日劳作后拖着疲倦的身躯认真读书、刻苦用功,增加、扩充自己的知识,蓄势待发。我坚定自己的梦一定要实现,也一定会实现!

1975年,经各方努力西电接纳了我,唤醒了我的教师梦。当我接到西电调令时,心中的激动无异于1963年我接收西北工业大学录取通知书,用“范进中举”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我感谢西电,让我进到高等学府,回到我魂牵梦绕的教师知识界,走进教育的神圣殿堂,找到实现梦想的土壤。抱着一颗感恩西电、报效西电、报效祖国人民的心,来到西电,当上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踏上了圆我教师梦的道路。

自从我第一次站上三尺讲台,到2003年退休,近三十年教学生涯中我一直克尽厥职、殚精竭力、競競业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着。我授课数万学时,从未迟到早退过一节课,几十年中,除过两次因眼底出血调过两次课外都坚持按课表执行。1992年因在四川走山路右脚骨折,回来拄着拐杖忍痛上课;患肩周炎期间,胳膊抬不起爬在黑板上书写。教过学生数万余,他们的作业全批改、打分、评级、记录,批改作业打过的勾和叉数十万,没有误判过一个,答疑没有缺席过一次。出的考题,批改的试卷没有错过一次。……我问心无愧地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教师、称职的教师。

改革开放,学校搞教学开发、函授教育、校外办学,我开发了汉中、兰州、成都、重庆等教学点。我不辞辛劳,四处奔波,有一个月火车、汽车不算,光飞机就飞了12趟。这些教学点有的至今仍在继续办着,为扩大学校影响,增加学校收入尽了自己一点绵薄之力。在教学开发同时,本校课程从未耽误,常常是出发前一刻还在课堂上,回来直接从车站、机场去课堂。为教学开发放弃了多少节假日我也记不清,有一次,汉中教学点出现问题,我大年初二赶去处理;有一次兰州教点有问题需解决,我春节只身呆在兰州。多少个暑假,我奔波在招生、录取的路上……。

在授课期间,我积极编写教材,出版著作,从不计报酬。我编写的《概率论解题方法及补充教材》近40万字,教材科只给了100元稿酬,我没有怨言。我热爱西电,拥护西电。我参加编审的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一书,在编审单位排名时由于我当时职称是讲师,而学校排名次是以职称为准的,将我校名排在一些无名大学,甚至专科学校之后。我抗争过,同时也因为自己无能而给学校蒙羞,我内疚、自责过。我和老伴李智军合作在陕西电子杂志社出版的《五笔字型汉字输入法速成教程》;在陕西科技出版社的《计算机输入及五笔字型培训教程》,在全国流行时,1992年因书稿出版一事我和老伴赴京拜会了汉字计算机排版技术发明人,北大教授王选先生和夫人陈堃裘教授;拜会了五笔字型发明人王永民教授。当我们看到北京书店、电脑店、出版社,甚至街头书摊上到处摆着我们的书,在北大方正电脑出版社、希望电脑出版社,当我们亮出引以自豪的西电工作证时,他们对我们的敬意让我们感动。但我们深知这种敬意是因为我们是西电人。他们送了我们许多书,并且表示书尽管拿,拿不动,可以邮寄给我们。并且纷纷约稿。希望电脑还现场拿出贰万元,让我们将书稿交给他们。清华出版社总编两次写信以叁万元定金约我们书稿,我们都挽谢,而将书稿交给了西电出版社,出版了一百多万字的书《微型计算机初步》。

我们热爱西电,遵守西电规章制度,同时也教育家人、亲朋、孩子热爱西电。我们两个儿子,大儿1986年保送入西电教改班,小儿1989年以高分考入西电,后来两人双双被保送就读西电公费研究生。当他们毕业时,我们鼓励他们在西电任教,献身教育事业。但当他们要追寻自己的梦,离开西电时,我们没有阻挡,而是主动退了培养费贰万多元。尽管当时读研没有收费制度是公费。但我们想让学校不受损失有所收益,而且孩子们也可以无后顾之忧,轻装上阵去圆自己的梦。2003年抗非典时期,我们合著了《抗非典、我们真情涌动》近40万字的诗颂。稿子交到时任校党委书记李立手中,他第一时间给我们作了批示,高度评价了我们的作品,并指示时任校宣传部长张培营全文发表在校园网上。

我们热爱西电、感恩西电。西电给了我们无微不止的爱护和关怀。有一件事让我们终生难以忘怀。1977年我父亲因突遭车祸身亡,各级领导给了我们很大关怀。特别是因肇事单位在外地,抚恤金迟迟拖延,公安局因无交通工具不去追要,当时无私家车、出租车,我们也无交通工具可去,真是左右为难。无奈之下,我们找到时任的朱仕朴和副校长王金超,他们二人听了我的陈述,二话没说,立即电话指示校车队派了一辆伏尔加上路,同公安局人一起追回了拖延许久的抚血金,解决了我们的困难。只所以难以忘怀,是因为我们只是西电一名普通员工,他们是校最高领导,如此高级领导这样体贴、关心下属员工怎不让人感动!感恩西电关怀爱护我们全家。我们两个儿子是西电培养成才,如今都是IT界精英;我们夫妻二人都在西电获得高级职称,两人都多次被评优秀教师,多次受到表彰和奖励。我还获得一次奖励工资。我们的家庭曾两次被评为“五好家庭”。我们收入随着西电的发展不断提高,住房条件不断改善,从原四口人住筒子楼十几平米小房到如今南北校区各有一套共计约240多平方米的大房。每当我们在美丽的西电校园漫步,在新校166平方米房屋宽阔明亮的大厅闲庭信步,睡在宽阔的卧室时,对西电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2013年,当我们可爱的、不足4岁的小孙孙从美国回来看到我们的房子,天真地说道,爷爷奶奶房子真大,要住爷爷奶奶的大房子!我们对西电的感恩之情更加浓烈。我们告诉小孙孙这一切都是托西电的福。我们由衷地写过一篇《可以和国外名校相媲美的西电新校区》,我们感觉到它比我们夫妇去过的美国斯坦福、加州大学,加拿大的麦吉尔,康达迪亚大学更美。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呀!

如今,我们夫妇都已退休多年,均已年过古稀迈向耋耋之年,我从1975年至今已在西电生活了41个年头,而老伴李智军从1962年进校已有52年了。来时年轻娃娃、年富力强,而今两鬓斑白、腰弯背弓,而我更是多病缠身,已经无力为西电、为党的教育事业添砖加瓦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矣!但我们热爱西电的心却越来越红,感恩西电的感情越来越重。我们要“树立主人翁意识,团结、和谐、包容、进取,要校荣我荣,我荣校荣”。更加热爱西电,呵护西电,愿西电明天更美好!愿我校早日建成一所“特色鲜明,研究型、开放式、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高水平”大学。愿我校早日能与我们夫妇参观过的斯坦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麦吉尔、康克迪亚;能与牛津、哈佛、斯坦福齐名世界!

尽管我们夫妇都未成为西电名人,为西电争得多少荣誉,没有建立什么丰功伟绩,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事迹可树碑立传,没有什么惊天伟业可写丹青。但我在西电圆了梦,这个梦是伟大中国梦中的一个微小分子。我扪心自问我们教授了万千学生,桃李满天下,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吐尽了青丝,把青白,温暖留给了人间,我们著作,虽然没得到多少稿酬,但给千万人传授了知识,造福了社会。我们没有因虚度年华而悔恨,没有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功名利禄已是过眼云烟。夕阳无限好,可惜是黄昏。但我们要力争夕阳红,力争再为西电做多点奉献!我们无限热爱西电!卷恋西电!有一天当我们驾鹤西行,一缕青烟冲向长空,我们相信我们的魂魄仍然梦着西电,破茧化碟也会在西电校园飞!

可爱的西电万岁!

上一条:【西电往事】郭志强:忆我的大学老师
下一条:【西电往事】肖国镇:半个世纪的密码情缘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西电往事】王安民:我的西电路
发布时间:2015-04-21 10:06:37来源:西电往事工作组点击:我要评论: 0

编者按:为了深入实施大学文化建设计划,挖掘西电红色文化资源,发挥文化育人功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离退休处、档案馆、图书馆、人文学院、校友总会等单位联合,主要面向离退休老同志和校友推出“讲述西电故事、留存西电记忆、传承西电精神、弘扬西电文化”等征文、访谈等活动。为此,我们特开设“西电往事”栏目,对征文、访谈的内容进行选登,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受访者)本人的观点。欢迎广大师生积极投稿,可发送邮件至news@mail.xidian.edu.cn。联系电话:81891716。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为了弘扬抗战精神,增强广大师生的爱国爱校之情,我们将陆续对抗战老战士进行访谈,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我的西电路

——梦圆在西电

王安民简介:

王安民,男,现年72岁,1943年8月3日生,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人,1963年9月入西北工业大学航海学院水雷设计与制造专业,五年制本科毕业,1968年7月至1970年9月在重庆前卫仪表厂工作,1970年9月至1975年3月在西安东风仪表厂工作,1975年3月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工作,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2003年10月退休。独立及与他人合作编著出版教材书籍多本,数百万字,主要有:“概率论补充教材及解题方法探讨”,“五笔字型汉字输入法速成教程”,“计算机输入及五笔字型培训教程”,“微型计算机使用初步”;诗歌集“抗非典我们真情涌动”等。

而立过二来西电,而今古稀添三年,

四十一年岁月稠,我和西电命运连;

三尺讲台做奉献,培育桃李数万千,

生时圆梦在西电,死后魂魄梦西电。

人生在世,必须有理想、信念、目标和追求,也就是说必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有梦才能有为实现梦想的动力,才不会迷失方向。当然,这个梦要和民族梦、国家梦即中国梦相合相融,个人的梦要融合在中国梦之中,才能有意义,才能实现。实现自己的小梦要和实现国家的大梦相结合,要在实现中国的大梦中实现自己的小梦。小梦服从大梦,大梦指引小梦;无数小梦汇大梦,大梦实现小梦圆,万千小梦实现大梦圆。但是实现梦想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崎岖不平,要经过长年累月、不懈奋斗才成。同时,也要天时、地利、人和,要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这个梦的建立是在我读书、求学、识字、明理的过程中逐步形成、建立、明确、完善地。漫漫的求学路上,不知什么时候,老师的形象在我心中愈来愈高大、完善,以至于自己有了当一名教师的梦。我敬佩老师的无私奉献、诲人不倦;敬佩他们渊博的知识,能带领学生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三尺讲台,三寸粉笔,描绘着大千世界,带领学生探索宇宙奥秘;敬佩他们向蜡烛点亮别人、燃烧自己;敬佩他们象春蚕吐丝,把温暖留给人间,自己却默默无闻、死而无憾。但是,当我看到老师在传播知识时却日渐衰老,讲台粉笔灰尘呛得他们咳嗽阵阵。夏日一脸汗水,冬日手冻发青,春秋虽好但仍摆脱不了粉灰呛鼻、口干舌燥,心中一阵阵心疼。敬佩他们虽物质清贫却精神富有;敬佩他们只讲无私奉献、默默无闻,却换来桃李天下、万众敬仰。就是在这种感染、熏陶下我当教师的梦逐步形成、确立、坚定,今日的他就是明天的我!

然而,我实现梦想的路并不平坦。1968年经历了17年寒窗苦读的我风华正茂、踌躇满怀的想留在大学实现自己教师梦时,却因正值文革动乱,四人帮干扰,高校停止招生,不留教师,将我分配到工厂去烧锅炉,当磨工、装配工,这一呆就是八年。八年中,我无数次梦见自己站在讲台上,面对莘莘学子求知若渴的目光,飞舞粉笔,口若悬河,在黑板上推导一个又一个公式,析解一道又一道难题,和可爱的学生,共同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享受着获取知识的喜悦……常常笑醒梦中。八年中,我始终坚信我们敬爱的党,可爱的祖国不会让这种局面继续下去,总有一天会拨乱反正。我在忍耐、等待、寻求、探索,争取机会,同时在每日劳作后拖着疲倦的身躯认真读书、刻苦用功,增加、扩充自己的知识,蓄势待发。我坚定自己的梦一定要实现,也一定会实现!

1975年,经各方努力西电接纳了我,唤醒了我的教师梦。当我接到西电调令时,心中的激动无异于1963年我接收西北工业大学录取通知书,用“范进中举”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我感谢西电,让我进到高等学府,回到我魂牵梦绕的教师知识界,走进教育的神圣殿堂,找到实现梦想的土壤。抱着一颗感恩西电、报效西电、报效祖国人民的心,来到西电,当上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踏上了圆我教师梦的道路。

自从我第一次站上三尺讲台,到2003年退休,近三十年教学生涯中我一直克尽厥职、殚精竭力、競競业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着。我授课数万学时,从未迟到早退过一节课,几十年中,除过两次因眼底出血调过两次课外都坚持按课表执行。1992年因在四川走山路右脚骨折,回来拄着拐杖忍痛上课;患肩周炎期间,胳膊抬不起爬在黑板上书写。教过学生数万余,他们的作业全批改、打分、评级、记录,批改作业打过的勾和叉数十万,没有误判过一个,答疑没有缺席过一次。出的考题,批改的试卷没有错过一次。……我问心无愧地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教师、称职的教师。

改革开放,学校搞教学开发、函授教育、校外办学,我开发了汉中、兰州、成都、重庆等教学点。我不辞辛劳,四处奔波,有一个月火车、汽车不算,光飞机就飞了12趟。这些教学点有的至今仍在继续办着,为扩大学校影响,增加学校收入尽了自己一点绵薄之力。在教学开发同时,本校课程从未耽误,常常是出发前一刻还在课堂上,回来直接从车站、机场去课堂。为教学开发放弃了多少节假日我也记不清,有一次,汉中教学点出现问题,我大年初二赶去处理;有一次兰州教点有问题需解决,我春节只身呆在兰州。多少个暑假,我奔波在招生、录取的路上……。

在授课期间,我积极编写教材,出版著作,从不计报酬。我编写的《概率论解题方法及补充教材》近40万字,教材科只给了100元稿酬,我没有怨言。我热爱西电,拥护西电。我参加编审的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一书,在编审单位排名时由于我当时职称是讲师,而学校排名次是以职称为准的,将我校名排在一些无名大学,甚至专科学校之后。我抗争过,同时也因为自己无能而给学校蒙羞,我内疚、自责过。我和老伴李智军合作在陕西电子杂志社出版的《五笔字型汉字输入法速成教程》;在陕西科技出版社的《计算机输入及五笔字型培训教程》,在全国流行时,1992年因书稿出版一事我和老伴赴京拜会了汉字计算机排版技术发明人,北大教授王选先生和夫人陈堃裘教授;拜会了五笔字型发明人王永民教授。当我们看到北京书店、电脑店、出版社,甚至街头书摊上到处摆着我们的书,在北大方正电脑出版社、希望电脑出版社,当我们亮出引以自豪的西电工作证时,他们对我们的敬意让我们感动。但我们深知这种敬意是因为我们是西电人。他们送了我们许多书,并且表示书尽管拿,拿不动,可以邮寄给我们。并且纷纷约稿。希望电脑还现场拿出贰万元,让我们将书稿交给他们。清华出版社总编两次写信以叁万元定金约我们书稿,我们都挽谢,而将书稿交给了西电出版社,出版了一百多万字的书《微型计算机初步》。

我们热爱西电,遵守西电规章制度,同时也教育家人、亲朋、孩子热爱西电。我们两个儿子,大儿1986年保送入西电教改班,小儿1989年以高分考入西电,后来两人双双被保送就读西电公费研究生。当他们毕业时,我们鼓励他们在西电任教,献身教育事业。但当他们要追寻自己的梦,离开西电时,我们没有阻挡,而是主动退了培养费贰万多元。尽管当时读研没有收费制度是公费。但我们想让学校不受损失有所收益,而且孩子们也可以无后顾之忧,轻装上阵去圆自己的梦。2003年抗非典时期,我们合著了《抗非典、我们真情涌动》近40万字的诗颂。稿子交到时任校党委书记李立手中,他第一时间给我们作了批示,高度评价了我们的作品,并指示时任校宣传部长张培营全文发表在校园网上。

我们热爱西电、感恩西电。西电给了我们无微不止的爱护和关怀。有一件事让我们终生难以忘怀。1977年我父亲因突遭车祸身亡,各级领导给了我们很大关怀。特别是因肇事单位在外地,抚恤金迟迟拖延,公安局因无交通工具不去追要,当时无私家车、出租车,我们也无交通工具可去,真是左右为难。无奈之下,我们找到时任的朱仕朴和副校长王金超,他们二人听了我的陈述,二话没说,立即电话指示校车队派了一辆伏尔加上路,同公安局人一起追回了拖延许久的抚血金,解决了我们的困难。只所以难以忘怀,是因为我们只是西电一名普通员工,他们是校最高领导,如此高级领导这样体贴、关心下属员工怎不让人感动!感恩西电关怀爱护我们全家。我们两个儿子是西电培养成才,如今都是IT界精英;我们夫妻二人都在西电获得高级职称,两人都多次被评优秀教师,多次受到表彰和奖励。我还获得一次奖励工资。我们的家庭曾两次被评为“五好家庭”。我们收入随着西电的发展不断提高,住房条件不断改善,从原四口人住筒子楼十几平米小房到如今南北校区各有一套共计约240多平方米的大房。每当我们在美丽的西电校园漫步,在新校166平方米房屋宽阔明亮的大厅闲庭信步,睡在宽阔的卧室时,对西电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2013年,当我们可爱的、不足4岁的小孙孙从美国回来看到我们的房子,天真地说道,爷爷奶奶房子真大,要住爷爷奶奶的大房子!我们对西电的感恩之情更加浓烈。我们告诉小孙孙这一切都是托西电的福。我们由衷地写过一篇《可以和国外名校相媲美的西电新校区》,我们感觉到它比我们夫妇去过的美国斯坦福、加州大学,加拿大的麦吉尔,康达迪亚大学更美。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呀!

如今,我们夫妇都已退休多年,均已年过古稀迈向耋耋之年,我从1975年至今已在西电生活了41个年头,而老伴李智军从1962年进校已有52年了。来时年轻娃娃、年富力强,而今两鬓斑白、腰弯背弓,而我更是多病缠身,已经无力为西电、为党的教育事业添砖加瓦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矣!但我们热爱西电的心却越来越红,感恩西电的感情越来越重。我们要“树立主人翁意识,团结、和谐、包容、进取,要校荣我荣,我荣校荣”。更加热爱西电,呵护西电,愿西电明天更美好!愿我校早日建成一所“特色鲜明,研究型、开放式、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高水平”大学。愿我校早日能与我们夫妇参观过的斯坦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麦吉尔、康克迪亚;能与牛津、哈佛、斯坦福齐名世界!

尽管我们夫妇都未成为西电名人,为西电争得多少荣誉,没有建立什么丰功伟绩,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事迹可树碑立传,没有什么惊天伟业可写丹青。但我在西电圆了梦,这个梦是伟大中国梦中的一个微小分子。我扪心自问我们教授了万千学生,桃李满天下,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吐尽了青丝,把青白,温暖留给了人间,我们著作,虽然没得到多少稿酬,但给千万人传授了知识,造福了社会。我们没有因虚度年华而悔恨,没有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功名利禄已是过眼云烟。夕阳无限好,可惜是黄昏。但我们要力争夕阳红,力争再为西电做多点奉献!我们无限热爱西电!卷恋西电!有一天当我们驾鹤西行,一缕青烟冲向长空,我们相信我们的魂魄仍然梦着西电,破茧化碟也会在西电校园飞!

可爱的西电万岁!

责任编辑:李直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