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主页 English 宣传部
高教视点
表格等宽内容时,请左右滑动 <>
【对话】双一流:走出“重金挖人”路径依赖
时间:2017-05-15 15:46:23来源:《高教视点》2017年第3期点击:

专访加拿大工程院院士、汕头大学执行校长顾佩华

双一流:走出“重金挖人”路径依赖

谈到重金挖人,就不能不提到汕头大学:早在1993年,汕头大学以月薪1万元的“天价”引进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王梓坤,在知识界不亚于引发了一场地震。彼时,王梓坤从北京师范大学拿到的月薪只有400元,是汕头大学的1/25。

汕头大学是国内唯一由李嘉诚基金会长期支持的地方大学。建校30多年来,汕头大学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离“世界一流大学”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加拿大工程院院士、汕头大学执行校长顾佩华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现在才是汕头大学发展的“最好的机遇”。在顾佩华的字典里,似乎并没有“重金挖人”。

群众基础很重要

中国教育报:最近两年围绕“双一流”建设,一些地方大学开出了很高的价码以吸引人才,很多人担心会引起“挖人大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顾佩华:没有一个国家不希望有自己的世界一流大学。目前公认的世界一流大学,都是研究型大学,用的都是西方的考核指标。中国搞“双一流”建设,首先要明确的是,我们是根据自己的历史和现状,做自己应该做的正确事情。对学校来说,我们也不可能根据某一个指标去办学,否则大家都搞成一样了。

当前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学校为了追求指标漂亮,就把钱集中起来,搞几个人才。“重金挖人”就属于此类。培养人是大学最本质的属性,对一所大学而言,每一个学生都是“最重要的”。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广大学生和教师的群众基础很重要,国家和高校都要重视人均教学资源的提升,不能把有限的办学资源给学校的几个人才,而生均的教育资金却非常低。

中国教育报:2017年1月,教育部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出台了实施办法,以5年为一个周期提速“双一流”建设。但也有学者认为有些操之过急,因为欧美“双一流”高校都有长期渐进的过程。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顾佩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面对的挑战》一书中,世界银行有个统计,20世纪30年代,世界500强企业的平均寿命是90年;到了2006年,变成了15年。不是这些企业做得不好,是整个时代变了。谷歌、脸书、苹果、阿里巴巴等企业,把整个商业体系都改变了。

一流大学建设也一样。哈佛、耶鲁、牛津、剑桥等都有几百年的历史,考察其世界一流大学的形成,确实是一个自然演变的过程。但这对中国国情和当今教育发展的现实来说并不一定很合适,因为需要等太长时间了。我认为国家推进“双一流”建设是非常正确的。中国现阶段的发展,需要自己培养各方面的精英人才,比如优秀的科学家、工程师、医生、律师、企业家、各类领袖人才等,不能让青年人都到国外去学习,我们必须自己培养,也一定能够培养。此外,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大量的一流创新和颠覆性的成果以及伟大的思想。

中国教育报:我注意到汕头大学提出建设“国际知名高水平大学”,你们会如何做?

顾佩华:国情不同、校情不同,一流大学建设的过程应该是不一样的。政府所能提供的,主要是大学发展的外部条件,比如资金、政策等方面的支持。大学建设的内部条件,比如优秀大学文化建设、战略规划制定等,显得尤其重要。特别是,每个大学都要有自己的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和水平。

汕头大学被誉为中国高等教育的“试验田”。2001年以来,汕头大学的阳光财务制度改革、系统整合医学教育改革、CDIO工程教育改革、年薪制改革等,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得到了推广和借鉴。世界一流大学都在探索新的教育模式,如斯坦福首创“开环大学”模式、麻省理工学院激励校友和学生创新创业,下一步汕头大学也要探索新的教育模式,通过国际合作如与GTIIT(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简称广以)双聘等,创造高水平科研成果,建设高水平教师队伍,培养高水平人才。

向以色列理工学什么

中国教育报:汕头大学给人感觉是一个很洋气的学校,不仅教师和学生中有很多外国人,执行校长、学院院长都可以由外籍人士担任。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顾佩华:全球化是一个大趋势。世界一流大学都是国际化的大学,都是在全世界找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学生。汕头大学这些年一直强调要给教师和学生一个“走出去”的机会,学生有一个短期境外访学的经历,教师有一个短期访问和国际合作的经历,再回来学习和工作,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让教师和学生“走出去”,去了解别人的文化和社会实情,对于增强我们自己的文化理性和文化自信,非常重要。

同时我们也要善于利用全世界的资源包括人才。比如中国高铁的发展,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引进后再创新,做成世界上先进的技术和产品,很多国家都需要我国高铁。国际化会必然带来多元化,在汕头大学校园里,说英语的就有美国人、英国人、以色列人、德国人等等。各种口音的英语,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除了使我们师生员工能够和各国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国际化的办学环境还能给汕头大学带来更多的东西。国际化办学不是把别人变成我,也不是把我变成别人,而是要有意识地增加对多元文化了解和理解。因为现在大学生毕业以后,参与的竞争都将是国际的竞争。

中国教育报:汕头大学和以色列理工学院合作建设的GTIIT,今年就要招收首批学生。现在中外合作办学这么多,为什么还要引进以色列理工?

顾佩华:以色列理工学院创建于1912年,是全世界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最多的大学之一,美国工程院外籍院士的数量排名第二。以色列理工的创新创业意识特别强,在人们还没有汽车的时候,他们就在从事航空研究。他们的毕业生有23%至少创办了一家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以色列公司,有一半是以色列理工校友创办的。

犹太人骨子里面都是创新和创业。我想,这也是2013年李嘉诚先生和李嘉诚基金会倡导引进以色列理工的主要原因。GTIIT是我国第一所以工科为特色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汕头大学将与GTIIT互聘高水平教师,更重要的是学习以色列理工在创新创业人才培养方面的成功经验。

办学不要小家子气

中国教育报:8年前,我来汕大采访时有一个感受,与深圳、浦东等特区相比,汕头的发展速度太慢了,甚至比不上内地一些地方。这会影响汕头大学的发展吗?

顾佩华:这涉及大学与地方的关系问题。最近一年来,汕头市发生了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广东省排名第一,GDP增速排名第二。汕头已经成为一个文明、开放的宜居城市,房价低、空气好、水质优,轻轨等交通也得到了发展,这些都有利于我们吸引人才。

在城市发展的某一个阶段,大学会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作用。汕头大学也是汕头市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必须做到与汕头市共成长。比如练江的水污染治理,我们应该引进、组建最先进的团队,建设练江治理中心等科研平台,聚集一大批企业和行业的力量,为潮汕地区水污染治理提供服务。练江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的学科发展和科研创新水平也就上去了。全国还有那么多的江河湖海需要治理,不愁我们没有项目可做,也可以去争取国际项目。

中国教育报:今年也是您全职回国到汕头大学的第11个年头。您对地方大学的“双一流”建设有什么建议?

顾佩华:地方大学特别是公立大学的存在,主要是要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的。像李嘉诚先生之所以支持汕大,包括新建的GTIIT,也是为了增强潮汕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活力、培养地方发展的急需人才。因此,地方大学的“双一流”建设,要纳入地方创新发展的大系统中,把地方发展中的问题,作为大学科研的动力。

国家创新体系中需要各种人才,每个大学都要有自己的定位,都可以办出特色。国家的“双一流”建设、GTIIT的建立加上汕头市的发展,我认为这是汕头大学的一次大的机遇,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次机遇。

我现在突出感觉到,我在汕头大学10多年了,现在是汕头大学发展的难得机遇,我们要有“大格局”,不要总是纠结过去的汕头发展中的问题,而是站在历史发展的新起点上,抓住新机遇,与汕头市共同发展。

(《中国教育报》2017年4月24日 作者:储召生)

上一条:【学府信息】上海师范大学:15门课首试“课程思政”
下一条:【视角】扎根中国大地 培养世界一流人才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对话】双一流:走出“重金挖人”路径依赖
发布时间:2017-05-15 15:46:23来源:《高教视点》2017年第3期点击:我要评论: 0

专访加拿大工程院院士、汕头大学执行校长顾佩华

双一流:走出“重金挖人”路径依赖

谈到重金挖人,就不能不提到汕头大学:早在1993年,汕头大学以月薪1万元的“天价”引进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王梓坤,在知识界不亚于引发了一场地震。彼时,王梓坤从北京师范大学拿到的月薪只有400元,是汕头大学的1/25。

汕头大学是国内唯一由李嘉诚基金会长期支持的地方大学。建校30多年来,汕头大学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离“世界一流大学”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加拿大工程院院士、汕头大学执行校长顾佩华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现在才是汕头大学发展的“最好的机遇”。在顾佩华的字典里,似乎并没有“重金挖人”。

群众基础很重要

中国教育报:最近两年围绕“双一流”建设,一些地方大学开出了很高的价码以吸引人才,很多人担心会引起“挖人大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顾佩华:没有一个国家不希望有自己的世界一流大学。目前公认的世界一流大学,都是研究型大学,用的都是西方的考核指标。中国搞“双一流”建设,首先要明确的是,我们是根据自己的历史和现状,做自己应该做的正确事情。对学校来说,我们也不可能根据某一个指标去办学,否则大家都搞成一样了。

当前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学校为了追求指标漂亮,就把钱集中起来,搞几个人才。“重金挖人”就属于此类。培养人是大学最本质的属性,对一所大学而言,每一个学生都是“最重要的”。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广大学生和教师的群众基础很重要,国家和高校都要重视人均教学资源的提升,不能把有限的办学资源给学校的几个人才,而生均的教育资金却非常低。

中国教育报:2017年1月,教育部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出台了实施办法,以5年为一个周期提速“双一流”建设。但也有学者认为有些操之过急,因为欧美“双一流”高校都有长期渐进的过程。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顾佩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面对的挑战》一书中,世界银行有个统计,20世纪30年代,世界500强企业的平均寿命是90年;到了2006年,变成了15年。不是这些企业做得不好,是整个时代变了。谷歌、脸书、苹果、阿里巴巴等企业,把整个商业体系都改变了。

一流大学建设也一样。哈佛、耶鲁、牛津、剑桥等都有几百年的历史,考察其世界一流大学的形成,确实是一个自然演变的过程。但这对中国国情和当今教育发展的现实来说并不一定很合适,因为需要等太长时间了。我认为国家推进“双一流”建设是非常正确的。中国现阶段的发展,需要自己培养各方面的精英人才,比如优秀的科学家、工程师、医生、律师、企业家、各类领袖人才等,不能让青年人都到国外去学习,我们必须自己培养,也一定能够培养。此外,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大量的一流创新和颠覆性的成果以及伟大的思想。

中国教育报:我注意到汕头大学提出建设“国际知名高水平大学”,你们会如何做?

顾佩华:国情不同、校情不同,一流大学建设的过程应该是不一样的。政府所能提供的,主要是大学发展的外部条件,比如资金、政策等方面的支持。大学建设的内部条件,比如优秀大学文化建设、战略规划制定等,显得尤其重要。特别是,每个大学都要有自己的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和水平。

汕头大学被誉为中国高等教育的“试验田”。2001年以来,汕头大学的阳光财务制度改革、系统整合医学教育改革、CDIO工程教育改革、年薪制改革等,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得到了推广和借鉴。世界一流大学都在探索新的教育模式,如斯坦福首创“开环大学”模式、麻省理工学院激励校友和学生创新创业,下一步汕头大学也要探索新的教育模式,通过国际合作如与GTIIT(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简称广以)双聘等,创造高水平科研成果,建设高水平教师队伍,培养高水平人才。

向以色列理工学什么

中国教育报:汕头大学给人感觉是一个很洋气的学校,不仅教师和学生中有很多外国人,执行校长、学院院长都可以由外籍人士担任。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顾佩华:全球化是一个大趋势。世界一流大学都是国际化的大学,都是在全世界找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学生。汕头大学这些年一直强调要给教师和学生一个“走出去”的机会,学生有一个短期境外访学的经历,教师有一个短期访问和国际合作的经历,再回来学习和工作,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让教师和学生“走出去”,去了解别人的文化和社会实情,对于增强我们自己的文化理性和文化自信,非常重要。

同时我们也要善于利用全世界的资源包括人才。比如中国高铁的发展,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引进后再创新,做成世界上先进的技术和产品,很多国家都需要我国高铁。国际化会必然带来多元化,在汕头大学校园里,说英语的就有美国人、英国人、以色列人、德国人等等。各种口音的英语,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除了使我们师生员工能够和各国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国际化的办学环境还能给汕头大学带来更多的东西。国际化办学不是把别人变成我,也不是把我变成别人,而是要有意识地增加对多元文化了解和理解。因为现在大学生毕业以后,参与的竞争都将是国际的竞争。

中国教育报:汕头大学和以色列理工学院合作建设的GTIIT,今年就要招收首批学生。现在中外合作办学这么多,为什么还要引进以色列理工?

顾佩华:以色列理工学院创建于1912年,是全世界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最多的大学之一,美国工程院外籍院士的数量排名第二。以色列理工的创新创业意识特别强,在人们还没有汽车的时候,他们就在从事航空研究。他们的毕业生有23%至少创办了一家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以色列公司,有一半是以色列理工校友创办的。

犹太人骨子里面都是创新和创业。我想,这也是2013年李嘉诚先生和李嘉诚基金会倡导引进以色列理工的主要原因。GTIIT是我国第一所以工科为特色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汕头大学将与GTIIT互聘高水平教师,更重要的是学习以色列理工在创新创业人才培养方面的成功经验。

办学不要小家子气

中国教育报:8年前,我来汕大采访时有一个感受,与深圳、浦东等特区相比,汕头的发展速度太慢了,甚至比不上内地一些地方。这会影响汕头大学的发展吗?

顾佩华:这涉及大学与地方的关系问题。最近一年来,汕头市发生了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广东省排名第一,GDP增速排名第二。汕头已经成为一个文明、开放的宜居城市,房价低、空气好、水质优,轻轨等交通也得到了发展,这些都有利于我们吸引人才。

在城市发展的某一个阶段,大学会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作用。汕头大学也是汕头市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必须做到与汕头市共成长。比如练江的水污染治理,我们应该引进、组建最先进的团队,建设练江治理中心等科研平台,聚集一大批企业和行业的力量,为潮汕地区水污染治理提供服务。练江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的学科发展和科研创新水平也就上去了。全国还有那么多的江河湖海需要治理,不愁我们没有项目可做,也可以去争取国际项目。

中国教育报:今年也是您全职回国到汕头大学的第11个年头。您对地方大学的“双一流”建设有什么建议?

顾佩华:地方大学特别是公立大学的存在,主要是要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的。像李嘉诚先生之所以支持汕大,包括新建的GTIIT,也是为了增强潮汕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活力、培养地方发展的急需人才。因此,地方大学的“双一流”建设,要纳入地方创新发展的大系统中,把地方发展中的问题,作为大学科研的动力。

国家创新体系中需要各种人才,每个大学都要有自己的定位,都可以办出特色。国家的“双一流”建设、GTIIT的建立加上汕头市的发展,我认为这是汕头大学的一次大的机遇,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次机遇。

我现在突出感觉到,我在汕头大学10多年了,现在是汕头大学发展的难得机遇,我们要有“大格局”,不要总是纠结过去的汕头发展中的问题,而是站在历史发展的新起点上,抓住新机遇,与汕头市共同发展。

(《中国教育报》2017年4月24日 作者:储召生)

责任编辑:王格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月热点